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龙吟水泊

第200章 二百零八:水上斗法

龙吟水泊 逆天吼 7036 2020-03-04 04:05

  

丁道甲的剑向着陈丽卿疾斩而来,那速度陈丽卿跟本就做不出反应,眼看着剑就要到她的头顶了,梁红玉双钩齐出,猛的一锁,正好把丁道甲的剑给锁住了,但是那剑巨烈的一颤,梁红玉手上发抖,双钩一下被挣开了,那剑就在梁红玉的头上一颤,然后转头飞了回去。

丁道甲伸手一抚,飞回来的剑就在他的眼前停住,随后丁道甲用手指一动,那剑就在他的脸前,不住的旋转起来,丁道甲则是看着梁红玉阴阴一笑道:“好手段,竟然能接住我的飞剑,那这回你再试试看!”说完手指一弹,那剑向着梁红玉弹射过去,这一回剑飞得更快,完全不给人反应的时间,一旁的陈丽卿一脚飞去,就把梁红玉给踹翻在地,剑在梁红玉的头顶过去,梁红玉扬起的长发,被剑斩去数绺,随风飘散开来。

梁红玉根本不敢起来,就地一滚,大声叫道:“姐姐快走!”这丁道甲的飞剑太快,她们完全没有办法防范,也不能总是刺向陈丽卿,梁红玉来救,刺向梁红玉,陈丽卿来救啊。

陈丽卿听到喊声,也不转身脚尖点地,向后退去,手里的青錞宝剑舞得如同孔雀开屏一般,把身子护了个水泄不透。

丁道甲冷哼一声,道:“无知女娃,你岂能护得住!”说着手指连动,那柄飞剑不住的向着陈丽卿射去,叮叮当当的声音不住的响起,突然陈丽卿闷哼一声,手上一滞,肩上跟着浮出一道血线来。

“死!”丁道甲大喝一声,那剑化成一道流星,向着陈丽卿就射了过来,陈丽卿急切之间,只能是下意识的一闪,但是只躲过去了一点,剑还是刺进了她的小腹之中,不过并没有刺得太深,只进去一个剑尖,随后飞剑就被弹了出来,原来陈丽卿的身上穿着一件金丝软甲,这才逃过了一难。

陈丽卿虽然没有被刺伤,但是飞剑上的力量,还是让她内脏受创,喷出一口血来。

梁红玉这会跳了起来,抱了陈丽卿就跑,丁道甲长笑道:“这一会贫道要让你们两个都死!”说话间用力一摧飞剑,那剑又向着梁红玉的后心刺去,可是让丁道甲没有想到的是,他这里用力一摧,飞剑出去半截之后,立刻发出一阵阵的哀鸣,就在空中一滞,停顿了一会之后,就落在了地上。

丁道甲大惊失色,急忙捏决召唤,飞剑在地上弹了两下,然后飞了回去,丁道甲抓剑在手,仔细查看,就见剑上尽是米粒大的缺口,剑的前半部的刃口都和锯齿一般了。

丁道甲看得连连跺脚,叫道:“我的飞剑啊!”他这剑只是寻常钢铁打得,如何能抵得过青錞剑啊,若不是丁道甲的法力在上面,刚才就折断了。

钱振鹏急忙道:“道长放心,我这就过去,把她们擒回来!”

丁道甲咬牙切齿的道:“我和你一起去,那口剑我要拿回来,炼了来补我的剑!”

两个人刚要追,突然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响起,钱振鹏回头看去,就见金节带着明教的教徒总算是赶上来了,他不由得长出一口气,大声叫道:“那两个贱人就在前面,给我抓住她们!”

明教教徒以扇形散开,金节一马当行我,向着梁红玉、陈丽卿两个追了下来。

梁红玉抱着陈丽卿疯了一般的跑着,陈丽卿连声叫道:“小妹,你放我下来!”

梁红玉声音都带了哭腔了:“好姐姐,我们就是死,也要死在一起!”她只恨自己出了这么个主意,这才遇上了丁道甲,此刻不由得心中愧悔难当。

陈丽卿听到梁红玉的话,哭笑不得的道:“好妹妹,你快放下吧,我没有受伤到那个地步。”

梁红玉还没醒过神来,仍向前跑,只是跑了十几步,脚下发凉,鞋已经湿了,但是梁红玉还向前跑,陈丽卿眼看不好,双手抓住了梁红玉的上半身,猛的一荡,就势荡了下来,然后双臂用力,把梁红玉给抱了起来,这才停住。

梁红玉气喘吁吁,还想要说什么,陈丽卿摆手道:“好妹妹,再跑我们就要走到水里去了。”梁红玉这才看到,她已经跑下了码头,半个身子都被水浸得湿了。

此时钱振鹏也带着人到了,就把码头围住,叫道:“两个小贱人,我看你们还往哪里跑!”

陈丽卿冷哼一声,道:“你有本事下来!看看我弄不弄得死你!”

钱振鹏冷笑道:“下来就下来,你以为我不敢吗?”说着话大步向下就走。

陈丽卿是能拼命就不肯后退的性子,但是梁红玉跟本就没有在这里拼命的想法,此时大眼睛骨碌碌的乱转,一眼看到离着她们不远就有一艘船正在解揽绳,她眼珠一转,手在身后一抓,然后大声叫道:“看吾法宝!”随着叫声,一把黑呼呼的东西向着钱振鹏就洒过来了。

钱振鹏是老江湖了,一见那暗器的样子就急叫道:“不好,是毒砂!快退!”说完当先向后退去,明教那些教徒也都跟着退,只是明教教从的武功参差不齐,那里退得及啊,几个慢一些的就被洒了一身的砂子,吓得站在那里,一边向下乱抖,一边不住的尖叫。

梁红玉这会丢了砂子之后,扯了陈丽卿闪身后纵,一个箭步就到了那正在解揽的船上。

解着揽绳的大汉惊呼一声,抄起身边船桨向着梁红玉就拍过来了,陈丽卿就上手一掌,拍在了船桨之上,砰的一声,犹如金铁相交的声响起,原来陈丽卿的掌上戴着一幅铁环手套,而那汉子的桨却是精钢的。

那汉子提着钢桨来触陈丽卿的手,陈丽卿屹立不倒,而那汉子却不由自主的向后嫁了几步,两只脚的脚后跟都已经到了船梆子外面了,钢桨的桨叶子更是被拍得不停的发出嗡嗡的响声。

船舱之中又窜出三条大汉,当先一人正是那‘赤须龙’费保,两边的是倪云、狄成而和陈丽卿对了一掌的正是卜青。

费保厉声叫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他话说一半就顿住了,却是借着月光认出了对面的陈丽卿。

“是你们!”费保冷声道:“你们这是做什么?”

梁红玉急忙拱手道:“这位英雄,我们和钱振鹏交恶,还请英雄援手,救我们一救。”

费保冷着脸看着梁红玉,摇头道:“不行!我们太湖四杰虽然拒绝了钱振鹏,不想加入明教,但是我们也不想得罪明教,你们还是请一步吧!”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钱振鹏在岸上检查了那几个被‘毒砂’打中的弟子,不由得脸色难看,大步向着水边过来,原来那些弟子中得并不是什么毒砂,而是普通的砂子,而且就是在这水边捡起来的。

钱振鹏恨恨的冲到了水边,正好看到费保在和梁玉红说话,不由得暴跳如雷的叫道:“费保!你这厮!我家教主好意看你,你不入教也就罢了,如何却和这些女贼勾结?”

梁红玉听到钱振鹏的叫声,不由得一笑,向着费保道:“这位费英雄,你我此时同船,你就是再解释也解释不清了。”

费保一张阴沉沉的,冷冷的看了一眼梁红玉,这才向着钱振鹏道:“钱兄,我正是费保,只是我们和这两个人却是没有什么关……。”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钱振冷森森的笑道:“有没关系再说,你等却下船就是了!”

梁红玉站在船头微微一笑,道:“费英雄,你请下船吧。”

费保看着梁红玉那似笑非笑的样子,心里一阵恼火,再看看岸上,足有上百的明教教徒,不由得暗自心惊,忖道:“钱振鹏这是把常州教坛的所有人马都给调出来了吗?”他再看看梁红玉和陈丽卿,心道:“这两个人是什么人,怎么就让明教这么出手啊?”

钱振鹏这会大声叫道:“费保,你不要自误!”

费保苦笑一声,道:“钱兄,你让我怎么信你啊!还请钱兄就带着人向后退出三十步,然后让我们兄弟就驱他们两个下船。”

钱振鹏冷笑道:“我们好不容易才把她们逼到了这里,你让我们后退三十里,那她们要是跑了,你来负责吗?”

倪云不满的道:“你们要抓人,我们兄弟负什么责!”

金节这会道:“四位,你们看看这周围的船,哪一艘不是看到我们圣教办事,就都躲了开来,维有你们,偏偏就留在这里,难道不是在等着他们吗?”

费保心里有苦说不出来,他们几个从汇宾楼出来,因为什么都没有吃,就在码头边上的小酒家里买了些酒肉,又在船上用土灶煮了一锅湖鲜,吃了起来,正吃得欢的时候,听到明教的叫喊,随后又发觉周围的船纷纷起锚,向着湖中驶去,费保就让狄成出来解揽开船,但是狄成却是和明教赌气,说什么也不肯,后来卜青看着不妥,这才出来解揽,就这么一耽搁,结果就被梁红玉他们跳上船来了。

此时事犯两难,费保在没有得到钱振鹏的保证之前,绝不敢就逼梁红玉和陈丽卿下船,不然就是两面都会对他们下手了。

费保深吸一口气,道:“钱兄,我可以让一步,你来说一个两全之策,只要你说出来,我们就做。”

费保这已经是在退让了,他和梁红玉、陈丽卿两个完全不认识,也没有必要去为了她们得罪明教这样的庞然大物。

钱振鹏冷笑一声,道:“让我说一个两全之策也不是不行,那就是你们动手,杀了他们两个。”

陈丽卿听到这话,立刻冷然的向着费保看去,倪云、狄成二人都感觉到了陈丽卿的敌意,急忙各自抓了一旁的铜桨在手,小心的戒备着,他们兄弟出来也没有带大长兵器,除了身上的手叉子,就是这铜桨了。

梁红玉却是全不着急的拦住了陈丽卿,然后道:“费英雄,我们姐妹不和你说那些条件,任你而行,只要你不后悔就可以了。”

费保脸色又是一变,不可思议的看着梁红玉和陈丽卿,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竟然是女人,钱振鹏看到他的样子,不由得恼火的道:“女人又怎么了?你费保不会是不杀女人的好人吧!”

费保也不去理会钱振鹏,而是向着梁红玉道:“这位……姑娘,费某和你们没有什么恩怨,不知道姑娘能不能放过费某?”他眼看在钱振鹏那里得不到保证,转头来救梁红玉了,只要她们肯下船,那他就还有转机。

梁红玉一笑道:“费英雄,你还没有看明白吗?那钱振鹏一看到你们的船,就已经打定了心要把你们给算进来了,就算是我们下了船,你们不答应他们的条件,又如何走得了啊。”

费保也不是傻子,他也知道,钱振鹏想利用这个机会,把他们给拢在明教之中,但是他还是抱着一线希望,能逃就逃,能避就避,只是梁红玉挑明了,他也不可能再向梁红玉出手了。

狄成眼看费保左右求恳都没有用处,不由得恼了,向着钱振鹏叫道:“你们给老子滚后面去!”然后又向着梁红玉道:“你们两个给我下船,这是我们兄弟的船,不想载你们!”

陈丽卿冷笑一声,道:“你可以试试!”

狄成眼睛一瞪就要动手,被卜青急忙扯住,斥道:“你不要胡闹了!”

船上这会闹着,岸上丁道甲的耐心也没了,沉声道:“钱都使,这些人既然存心想要和我圣教做对,那你还顾忌什么!出手就是了!”

钱振鹏急忙解释道:“回丁道长,这四个人号称‘太湖四杰’是教主看中的人。”

丁道甲摆手道:“行了,教主看中他们,是他们的福份,可是现在他们明显不想要这个福份,你还理他们做什么!只管拿下,生死勿论,教主那里,我去解释。”

钱振鹏早就烦了,听到丁道甲这话,不由得有了底气,沉声道:“好,就依道长!”随后一挥手道:“给我把他们都拿下!”

金节带着人就向水里冲,倪云大声向着费保道:“大哥!这些人没有放过我们的意思,您还犹豫什么啊!”

费保不由得长叹一声,随后一挥手道:“走!”

卜青、狄成二人同时出手,两根长长的大篙子向着岸边一点,小舟就如疾箭一般的射了出去,向着湖心而去,金节他们的人扑得急了,有七、八个直接就扑到了水里,金节倒还好一些,强自站住,回头向着钱振鹏叫道:“都使,现在怎么办啊?”

钱振鹏恨恨的一跺脚,叫道:“让湖上的船过来,上船去追!”只是湖上的船早就躲得远了,这会到哪里去叫啊,明教那些弟子连感带吓唬,总算叫了两只小船过来,那上面除了船夫,只能再载十来个人,当下钱振鹏、丁道甲两个人各带一队,分别上了船,就向着费保他们追了过去,金节带着人就在岸上等着。

三艘船在湖水之中走着,梁红玉向后指去,道:“他们追上来了,费英雄,你们要是真的不是明教的对手,那就停下船,我们姐妹自与他们拼命就是了。”

费保冷哼一声,道:“姑娘这个时候还说这样的话,有什么用!”他一边说一边回头看去,眼见后面的两艘船紧紧的追过来,不由得冷笑道:“让他们见识见识我们兄弟的本事!”说话间太湖四杰依次坐下,手里的铜桨入水,同时用力一扳,小船立时加速,就是奔马也比不过它,在湖水之中破浪前行,闪电一般的向前冲去。

钱振鹏在后面看到费保他们加速,急摧自己这只船的船主,可是那船主吃奶的力量都用上了,也不能让船再快一分了,急得钱振鹏大声叫道:“道长,我们要被甩下来了!”

丁道甲这会已经看到了,冷哼一声道:“他们这就走不了了!”说话间他就走到了船头,把头发散开,披发仗剑,向着前面指去,口中喃喃有词,突然向前一点,费保他们船前面的湖水疾冲而起,化成一条水龙,就向着费保他们的船冲了过来。

费保大声叫道:“让开!”随着他的叫声,倪云、卜青、狄成三个人一齐用力,小船一扭头就擦着水龙过去了,梁红玉、陈丽卿两个人都被甩得摔倒在船里,梁红玉有些惊恐的看着那条水龙,而陈丽卿则是恨恨的道:“可惜我爹不在这里,不然岂能惧他啊!”

就在说话的工夫,那水龙一头扎进了湖水之中,就在小船的边上,巨大的冲击,让小船一下子跳了起来,几乎就要倾覆过去了。

丁道甲远远的看到,冷笑道:“小辈,你们马上停船,道爷还能给你们一条生路,不然你们就等着下湖去喂王八吧!”

钱振鹏则是大笑道:“道长好手段啊!”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费保他们的小船下方,一股巨力向上冲了过来,费保四人同时都感应到了,不由得一齐变色,随后猛的加力,那船又向前冲出去一截。

船的中心让开了那巨力的冲击,但是船尾还是被扫到了,梁红玉和陈丽卿看去,就见那水龙一头冲了出来,猛的一下,把船尾给撞碎了。

小船一下失去了平衡,就在水面上一转,向着一侧倾斜,费保的脸色难看的道:“这下走不得了!”其实以他们兄弟的操船技巧来说,这船还是能冲出去的,但是速度却是上不来了,这样一来,后面的船就能追上了,所以费保才说走不得了!“

狄成咬牙切齿的道:“走不得就和他们干了!”说完就要抽桨出来,倪云却是大叫道:“别动,快支船躲开!”原来那水龙又向着他们扑过来了,这要是撞下来,那就是一湖的碎板子了,而巨大的撞击之下,他们谁也别想活了。

四个人一齐用力,可是这船的平衡失了,虽然费保他们的操船能力不错,却不可能让船马上就转过来,小船在他们的力量冲击下,就在湖中打转,而这个时候,水龙就已经要下来了。

“回去!”一个声音突然响起,跟着一道劲气就冲了过来,撞在了水龙之下,那水龙如有实体一般,发出一声凄厉的长啸,然后上半身就向后仰去。

此时丁道甲的船最快,已经追过来了,就在那水龙的上半身笼照之中,眼看着那水龙向后仰着砸下来,船家急得连连扳桨,但是他没有太湖四杰那样的本事,根本就不能让船移开,而且使力一个不均,啪的一声,船桨竟然断了。

船家急得大声叫道:“道长,道长!”

丁道甲这会也慌了,手上连连捏决,想要把水龙打散开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和水龙的联系完全中断,不管他怎么捏决,也不能让水龙散开。

轰的一声,巨大的水龙一下就砸在了丁道甲他们的船上,小船被拍了个粉碎,而水龙也散开了。

钱振鹏急声叫道:“道长!”要是丁道甲在他这里出了事,他可不敢保证那包道乙会不会报复他。

早在水龙砸下来之前,小船上的人就都跳了水了,但是丁道甲不会水,眼看水龙下来,也不敢跳,渐渐的水龙已经到了身前了,丁道甲一咬牙,就捏了一个护体决,站在船头不动。

水龙狠狠的砸在了丁道甲的身上,然后才再砸到船上,小船粉碎,而丁道甲的身上,一道道护体光华在水的冲击下散去,最后丁道甲浑身湿透的站在那里,他脚下竟然还踩着一块船板,身上除了道袍湿了之外,再无损伤。

钱振鹏看到丁道甲没事,不由得长出一口气,刚要喊丁道甲,就见丁道甲身子突然弯曲,就如同大虾一般的岣嵝起来,顺着嘴里喷出一道血箭来,射出去丈余来远,随后一个跟头就摔进湖里去了。

钱振鹏这会也顾不得追人了,连声叫道:“快救丁道长,快救丁道长,快啊……。”他正喊着,就见水波荡开,丁道甲就像一只大王八一般的团着身子出了水了,原来他用了法决,把自己给救上来了。

早有人把丁道甲给拉到了船上,钱振鹏关切的道:“道长,您觉得如何啊?”

丁道甲并不回话,只是咬牙切齿的指着前面费保他们的船,叫道:“给我追上去!杀了他们!”

钱振鹏连声答应,就下令自己这面的船家摇船快追,向着费保他们的船冲过去。龙吟水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