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龙吟水泊

第213章 二百二十一:夜闯应奉局

龙吟水泊 逆天吼 6911 2020-03-04 04:05

  

润州城里,离着应奉局不远处的一个小摊子上,陈丽卿、陶宗旺两个就坐在那里,一人手里捧着一碗头脑,陶宗旺喝得吸溜吸溜的,而陈丽卿则是用筷子搅着碗里的肉什么的,眼睛一直瞟着应奉局的大门,他们两个都要找应奉局的晦气,一拍即合,所以打完了之后,就联手进城来了。

今天应奉局紧张了许多,一队队的官军不时的在门前走过,而应奉局里面的校尉也都提刀带剑的警备着,陈丽卿一边看一边数,嘴里嘟囔着:“这么一会就四队人过去,这头猪倒是惜命!”

陶宗旺道:“你说你朋友被朱汝闲抓去了,那你怎么不去打听消息啊?”

陈丽卿冷笑一声,道:“我又没钱,打听到了消息又怎么样?还能把人买出来吗?若是能把朱汝闲给抓在手里,还怕他们不放人吗!”她说到这里,想到梁红玉这会可能正被应奉局的人折磨,就一阵心疼肝疼,站起来叫道:“走吧,今天晚上,我们就来这里,好好的闹一闹!”陶宗旺一仰头,就把最后一口食物吞了下去,然后跟着陈丽卿离开。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将交定更,应奉局侧墙处,一队巡逻的兵丁就从这面过去,黑暗之中两道人影飞窜出来,眨眼就到了墙边,前面一个略蹲了蹲身子,后面的那个急纵而起,踩着前面的飞踩上墙,随后就在墙上一弯腰,伸手勾住下面的人同伴,用力一扯,把下面的人也拉上了墙头。

陶宗旺的轻身功夫不行,站在墙头晃了两晃,险些摔下去,陈丽卿急伸手在他腰一扶,这才让他站得稳了。

陈丽卿指着下面道:“早上我都看过了,外面和里面的人,巡逻的时间是一致的,外面的过去,里面的也会过去,我们感紧进去。”

陶宗旺苦着脸道:“我这轻身功夫不成,若是下去,只怕就惊动了人了。”

陈丽卿一笑道:“你别动就是了。”说完抓了陶宗旺的领子飞身一纵,就如同凌空而渡的燕子一般,滑落下来,着地无声,一点动静都没有。

陶宗旺向着陈丽卿一挑大指,随后小声道:“我们哪里去找那个朱汝贤去啊?”

陈丽卿小声道:“我们向前找找,若是没有头绪,就抓个人问问。”

当下陈丽卿在前,陶宗旺在后两个人就向前摸去,这应奉局的院子是润州一家富户的院子,那容康眼界小,这院子是他穷困的时候做工的地方,当初得势之后,就仗着应奉局的势给抢了过来,自觉得扬眉吐气了,实际上这院子只有五进,前面两进做了办公地方,后面就只剩下三进了,实在是不大。

陈丽卿和陶宗旺向里摸了一会,就到中间的院子了,这里灯火通明,仆役下人,来来往往,络绎不绝,陈丽卿小声道:“我觉得应该就在这里了。”

陶宗旺道:“这里来往的人太多了,我们不好藏着啊。”

陈丽卿就盯着院子中间的正屋,陶宗旺的话她一句都没听进去,陶宗旺看出她的不对,急忙道:“你别冲动,那朱汝贤是朱勔的大儿子,身边自然有无数的高手保护,我们偷袭还能得手,若是直接出手,只怕连过都靠不到,就被打回来了。”

陈丽卿白了陶宗旺一眼,道:“我自然知道,还用你说!”她用宝剑指了指对面走过来的一个丫鬟,道:“我看她刚才从正屋里出来,现在端了东西,应该是给正屋送过去的,我若是打扮成这个样子,还愁进不去吗?”

陶宗旺那脑袋也限,虽然觉得不对,但也想不出更好的主意,只得道:“你……你自己小心。”

陈丽卿跟本不听陶宗旺说话,伏着身子快步过去,眨眼就潜到了廊下,身子一纵就到了那丫鬟的后面,手中的宝剑向前一送,只吐出来半截,剑刃就抹在了那丫鬟的脖子上。

那丫鬟身子一软就向下倒去,陈丽卿把人抱住,然后拖着人进了草丛之中,向着陶宗旺一努嘴,陶宗旺小心的出来,监视着四周,陈丽卿就在暗处,把衣服换好,大步向着正屋走去,陶宗旺伸手在脑门上拍了一掌,心道:“这哪里像是丫鬟啊。”他情知陈丽卿进去就会露馅,于是提了大铁锨,就潜身蛇行,到了正屋的外面等着。

陈丽卿端着托盘,里面的东西早就洒得光了,昂首挺胸的进了正屋,早有丫鬟过来拦住,道:“把银耳羹给我,你退下吧。”

陈丽卿一听自己进不去,哪里肯答应啊,迈步向里就撞,里面出来的是大丫鬟,急声叫道:“你做什么!”急伸手来挡的时候,陈丽卿用力一推,那大丫鬟跌跌退退的摔出去,陈丽卿脚下加速,一步就进了里面的,大声叫道:“银耳羹来了!”

朱汝贤晚上和润州知州喝了一点酒,这会正有些头疼,坐在那里正由着他的妻子方氏给他按着头呢,听到叫声,吓了一跳,猛的一激凌坐直身子,就和陈丽卿打了个对脸。

朱汝贤只看一眼,就知道陈丽卿不是丫鬟,急喝一声:“来得是谁!”

陈丽卿厉叫一声:“来得是你姑奶奶!”说着手里劲气一吐,托盘、细盏都向着朱汝贤飞了过去,朱汝贤哪里能躲得开来啊,就怔看着东西向着自己过来,方氏惊呼一声,向前一倒,挡在了朱汝贤的身前,托盘和结细盏都打在了她的身上,细盏炸开,碎瓷迸飞,木托盘则是直接插进了方氏的身体之中。

“芳儿!”朱汝贤惨声大叫,一把将方氏给抱住,恨恨的瞪向了陈丽卿,大声叫道:“来人!给我碎剐了她!”

陈丽卿冷哼一声,仗剑向前,青錞宝剑青芒闪动,向着朱汝贤刺去,朱汝贤抱着方氏,手掌在一旁的桌子上一拍,一张铁板型的大罩子飞重而落,就把朱汝贤和方氏都给裹住了,但是陈丽卿的青錞宝剑毫不费力的刺破了铁板,此时朱汝贤抱着方氏,身子被铁板罩住,坐在椅子上起来不得,就看着青錞宝剑刺在方氏的背上,那木托船砰的一声炸碎,木刺四下迸飞,有不少落下来的,都打在朱汝贤的身上,而剑则刺进了方氏的身体里,本来疼得晕过去的方氏猛然瞪大了眼睛,张着嘴欲叫不出,身子一软死在朱汝贤的怀里。

“啊!”朱汝贤凄声大叫,抱着方氏叫道:“来人,来人!你们这帮没用的废物,都在哪里呢!”

随着朱汝贤的叫声,左近的护卫都向着正堂屋冲过来,当先正是那个温斐,他手执一对短戟,在火光中健牛一般的身躯向着正堂屋撞了过来,看上去就如同典韦重生了似的,眼看着就要冲到门前,窗下廊外的假山石边,突然暴发出一声大吼,跟着陶宗旺虎扑出来,手里的大铁锨向着温斐的头上劈了下来。

温斐双戟盘头,向上格去,轰的一声巨响,虽然陶宗旺的大铁锨给震得弹了起来,但是温斐脚下的花砖都被拍碎了,他的双脚也被震得没入土中一寸来深。

温斐双臂发麻,情知遇到对手了,于是大声叫道:“都过来助我!”随着他的叫声,四条大汉一齐冲了出来,轮着朴刀向着陶宗旺斩去。

陶宗旺少小的时候,得到一位异人的传授,练会这大铁锨的本事,本来那异人也是明教中人,想要引了陶宗旺入教,但是陶老太太舍不得儿子,一直不肯答应,陶宗旺就这样留在家里务农,平素很少和人动手,这是第一次尽使自己的力气,只觉得双膀之间有无穷尽的力量,足可以摇天撼地了,看到那四个人一齐冲过来,不由得大吼道:“来得正好!”说话间手里的大铁锨用力荡起来,连着和四柄铁锨撞在一起,当当当当四声连响,那四个人手里的朴刀被拍得和曲尺一般。

外面交手的同时,陈丽卿从铁板里拔剑出来,冷声道:“你以为你躲在一个乌龟壳子里就能藏过去了吗!”说着挥剑削去,铁板竟被她斩去了一条。

躲在里面的朱汝贤又惊又怒,恐惧的看着陈丽卿,透过斩下来的那一条,两个人正好能看个对眼。

陈丽卿冷笑一声,又是一剑斩去,就在她的剑斩到铁板上的一刻,她头顶突然轰隆一声响,跟着乱瓦和碎木片都向着陈丽卿的头上砸了下来。

陈丽卿收剑后退,尘烟散开,堂屋的上面出来一个大窟窿,从那里钻进来两个人,一个是温乌鸦,一个是乌世铁,两个人一个护住了朱汝贤,一个向前一步,就挡在了陈丽卿的前面。

乌世铁在贺家祖茔害了同胞这才逃了一命,回来被同伴好一番鄙视,他又不是朱汝贤的人,本来就被大家排斥,这会更加无法溶入到朱汝贤的队伍当中了,乌世铁心里窝着老大一口恶气,这会看到陈凡卿都爆发出来,大吼一声,轮手里的大镰刀就像是惊雷一般的向着陈丽卿盖了下来。

陈丽卿斜身飞起,春燕一般的掠了过去,手掌在乌世铁的镰刀上一拍,借力飞纵,过来,手中的青錞宝剑顺势向着乌世铁的脸上划过去,这会交手,不比当日与乌世铁在贺家祖茔交手的时候,可以平心静气的慢慢打,此时完全要得是一个速度,所以陈丽卿完全是冒险的打法。

乌世铁也没有想到陈丽卿竟然会不顾性命的过来,急切之中,镰刀收不回来,匆匆之中抬手相格,来挡陈丽卿的青錞宝剑,手和宝剑一触,四个手指头被一划而落,一条血线飙起,随着陈丽卿的宝剑而去。

乌世铁惨叫一声,向后倒退,陈丽卿根本不去管他,就向着朱汝贤这面扑过来了,手里的剑连续颤抖,颤一下化成数条,连颤十几下之后,剑影飘渺,完全看不到剑的真身了。

温乌鸦嘎嘎怪笑道:“好,好一个女妹子,好一手剑法!”他手中的鸳鸯钺向着一处合去,把陈丽卿的剑影都给裹在了钺身之中。

剑影和钺身一合,响声和爆豆一般的响起,上百的剑影竟然都是真的,温乌鸦的眼神变得凝重起来,长吸一口气,全身的力气都凝聚到了手上,手臂粗大了一圈,把衣服都给振碎了,两条露出来的手臂上,青筋一条一条的崩起,粗大的就如小蛇一般在蠕动着。

叮当声停下,陈丽卿被逼得身不由己的向后一退,温乌鸦这会吐出一口浊气,手臂上的青筋退去,双臂微微的颤抖,陈丽卿这会也是面红耳赤,握剑的手上流下一条血线来,这‘千影千幻千形剑’的使用,全靠肩部的力量,她和温乌鸦碰了那些剑之后,肩背上的肌肉都被震得破裂开了,血从上向下,自袖子流出来。

乌世铁这会悄悄的向着陈丽卿的身后凑了过来,长镰拖着,双手握着镰柄的尾部,心中默默计算着距离。

温乌鸦看到乌世铁的动作,嘎嘎怪笑的道:“小丫头,你这是什么剑法,怎么有这么大的威力啊?”陈丽卿的力气可是不如他,但是仍然把他逼的不得不用了全力,所以温乌鸦才对这剑法大感兴趣,另外他这样和陈丽卿说话,也为得是分散陈丽卿的注意力,只要乌世铁能发出一击,那温乌鸦就把握在陈丽卿躲过去的时候,重创于她。

陈丽卿讥笑一声,突然回身,向着乌世铁就是一剑,这一剑于刚才那剑法大相径庭,只有一剑,但却如一击而下的霹雳一般,猛的刺了出来,迅急威猛,把敌人整个给裹在其中,让敌人无处可退,只能硬接硬架这一剑。

变故丛生,不管是温乌鸦还是乌世铁都没有想到陈丽卿卿竟会这样出手,此时温乌鸦如果出手,陈丽卿可以毫不费力的把这一剑向着温乌牙转去,但是温乌鸦在有准备的情况下,还是能耗费心力的接下来,但是温乌鸦岂能为了别人伤损自己,就站在那里看着,脸上尽是幸灾乐祸的神色,乌世铁也知道温乌鸦眼看温乌鸦不肯出手帮着自己,只得一咬牙,双手抓紧了长镰,拼力向着陈丽卿劈去。

剑、镰相交,哗啦一声,长镰断裂迸飞,碎片满空皆是,而镰杆则从乌世铁手里飞了出去,而陈丽卿身向前进,宝剑去势不停,一下划开了乌世铁脖子,也就在这一刻,温乌鸦用力一掷,双钺就向着陈丽卿飞去,这双钺飞出去的时候是分开的,但是欺到陈丽卿身前的时候,已经成了合抱之势,此时的陈丽卿借招之势冲出去斩了乌世钱,完全无法自控,只能是看着鸳鸯钺合锁过来,吸气收腹,扭腰斜跨,同时还向前冲。

咔的一声,双钺合锁,就把陈丽卿的腰给锁住了,锐利的钺刃割肉而入,最深的地方都到了陈丽卿的腰骨了。

温乌鸦怪笑道:“小贱人,我看你这会还能逃得了吗!”说着用力向回拉着双钺,他这拉法可不是就勒着为算,只要他一用力,那钺刃就会接着向里切,等于零碎割人一般,惟一的办法就是跟着双钺向回拉的势头向后退,但是一但退过去,自然就会被温乌鸦控制住了。

陈丽卿身子微微一滞,皮肉立时被割开了,她只能被动的跟着双钺向后退,温乌鸦得意的哈哈大笑,于此同时,朱汝贤把机关打开,抱着方氏钻了出来,咬牙切齿的叫道:“用力拉!把她给我碎剐了!”

陈丽卿这会看到朱汝贤从铁板后面钻出来,冷笑一声,突然出手,早就藏好的流星虎爪飞射而去,正击在温乌鸦的头上。

温乌鸦两个瞪大了的眼睛尽是不信的神色,向着左右飞去,脑瓜子碎开,鲜血和脑浆子都打在朱汝贤的身上。

朱汝贤被打得身上一哆嗦,哆嗦着手在脸上抹下来血污,送到眼前,随后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陈丽卿连腰上的鸳鸯钺都没有摘去就窜到朱汝贤的身前,一伸手扣住了他的脖子,此时身陈丽卿脸上还是那样的秀丽,身上却是沾满了污血,看上去就像是从地狱里钻出来的美丽女鬼一样,朱汝贤吓得哇哇大叫,陈丽卿厉声吼道:“闭嘴!”朱汝贤所有吼叫声都被吓得压了回去。

陈丽卿单臂较力,把朱汝贤提起来,大步向着正堂屋外走去,那鸳鸯钺的链子在地上拖着,哗啦啦直响,到了门前陈丽卿一脚把房门给踹得飞了出去,随后站到门前阶上,大声叫道:“都给我住手!”

外面温斐带着人围着陶宗旺恶斗正酣,陶宗旺状似疯魔一般,轮开那条大铁锨上盘下盖,左舞右旋的转开,虽然身上几处受伤,但仍然不退,这是陶宗旺第一次与人交手,打得疯了,虽然身上有伤,但是胸中畅快,酣畅淋漓,怎么都停不下手来。

陈丽卿一声大吼之后,应奉局的护卫纷纷后退,陶宗旺还轮着大铁锨拼力挥击,隔陈丽卿回手在腰上把鸳鸯钺给扯下来,向着陶宗旺掷去,同时大叫一声:“停下!”

鸳鸯钺呼的一声缠在了陶宗旺的铁锨上面,连转几下,紧紧的缠住,上面的力量带得陶宗旺身子一滞,他的神智这才略显清明,喘着粗气停了下来。

陈丽卿抓着朱汝贤的脖子,把他给提了起来,厉声道:“你们看看这是谁?”

温斐等人惊怔的看着陈丽卿手里的朱汝贤,一个护卫头领叫道:“把我们大相公给放下!”

陈丽卿用力摇了摇手臂,叫道:“把我的妹妹给交出来,我就放了他!”

温斐这会才反应过来,他想到此时自己在这些人之中算是一个首领了,若是自己表现不好,被自己的叔父(他叔父就是温乌鸦,他还不知道温乌鸦已经死了呢)看到,那就不好了,想到这里他上前一步,道:“先放手,有什么话我们慢慢说,若是大相公有什么不妥,那你左不过是一个死路,还有什么可说的。”

陈丽卿看一眼朱汝贤,就见这家伙被他掐得眼凸舌伸,眼看着就要死了,急忙松手,把他摔在脚下,用剑逼着。

朱汝贤伏在地上,不住的喘着粗气,半响工夫,眼睛才算是回神,望着陈丽卿咬牙切齿的道:“给我……给我杀了……。”他话还没有说完,陈丽卿狠跺了他一脚,把他的话又都给踹得咽了回去。

“不要动粗!”温斐叫道:“你要如何,只管说来!”

“我说过了,把我妹妹还来!”

温斐都气得要哭了,道:“我知道你妹妹是谁啊!”

陈丽卿此时只觉得身体在一点点的变凉,脑子里发昏,她知道这是血流得多了的缘故,于是就把舌头向前一探,舌尖伸到了上下牙之间,用力一咬,把粉粉的舌尖给咬下来一点,这才变得清醒过来,向着温斐叫道:“废什么话,就是你们在贺家祖茔地抓到的梁红玉!”

温斐有些惊疑的看着陈丽卿,昨天他们一个人也没有抓到啊。

陈丽卿看到温斐不说话,只道他要找借口,上去一脚,把朱汝贤的手指头给踩断两根,朱汝贤疼惨叫不止,陈丽卿咬牙切齿的道:“如果不把我妹交出来,我就一点点的踩碎他身上所有的骨头!”

温斐急忙叫道:“你不要冲动!我们这就去把人给你带来!”

陈丽卿冷哼一声,道:“我给你们一柱香的时间,只要没把人带来,你们就等着收骨头吧!”说完提了朱汝贤就向着屋里走去,才走了两步,她又站住,一指陶宗旺道:“你;跟着过来,把那个女人给我抓进来!”说着指了指边上的一个丫鬟。

那丫鬟吓得差点晕过去,陶宗旺心道:“那是个女人,又不能如何你,你怕什么。”一边想着一边抓了那丫鬟的衣服,拖着她过日子堂屋。

陈丽卿进来之后,把朱汝贤丢给陶宗旺道:“你看着他,在他们没有把我妹妹交回来之前,别让他死了,其余的随你。”说完抓了那丫鬟就走。

那丫鬟吓得尖声大叫,都站不起来了,陈丽卿厉声叫道:“我又不吃你!你叫什么!”说完拖着她到了后面,把自己的衣服解开,取出刀创药来,道:“你帮我包扎上,我送你一场富贵。”

那丫鬟看到陈丽卿只是叫她过来帮着包扎,这才平静了一些,但是看着陈丽卿腰上皮肉翻卷的样子,还是吓得身子直哆嗦,变那样颤着手的拿着药,给陈丽卿包扎起来。龙吟水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