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龙吟水泊

第100章 一百零八:武二郎一棍辟群贼

龙吟水泊 逆天吼 7060 2020-03-04 04:05

  

王勇取了一枚铜钱,就在手里玩着,树下有小风一点点的吹过,树叶哗啦啦的响着,几只蝴蝶就在树旁飞过,这样的天气,让人有一种迷醉的感觉。

在不远处,有一头老牛,正在牧童的驱赶下,缓慢的走着,一只不大的小牛犊跟在一旁,一会好奇的跑开几步,一会又溜回来,倚着母牛,并不是的把头向着母牛身下探去,这个时候的人还不习惯喝牛奶,母牛的奶就那样在身体里,充盈的都流出来了,小牛不是的添上一下,母牛倒也不烦,就由它那样跟着。

牧童走着走着,就从一旁扯起一片草来,含在嘴里,吹出一串清脆的声音,一幅田家图画自然生成在这里。

王勇道:“就在这里歇一天好了,明天一早,我们再走,大家也都方便一些。”

李江见鲍旭都听王勇的,就下去安排住处,然后知客僧自来送了酒食,王勇心细,让人把那财物都担到了他和鲍旭的屋子里放了,这才开始吃饭。

两个人刚吃了个半饱,一个兄弟飞跑进来,叫道:“哥哥快去看看,前面有人要抢李家九娘,和我们的弟兄打起来了,已经打到了我们好几个弟兄了。”

鲍旭眼睛一瞪,叫道:“找死!”跳起来就飞奔出去,王勇也跟在后面出来。

两个人就到了前面,只见一伙庄丁打扮的人,就堵在庙门前,枯树山的人结成一个人阵,就一个俏丽的女孩围在正中,而李江被倒在地上,由两个老汉扶抱着坐在那里,口鼻之中都流出血来,地上还有两颗大牙。

鲍旭眼睛一瞪,叫道:“哪个厮打得?”

“是你家三公子!”随着话音,那些庄丁散开,闪出一个人,一身淡色锦衣,坐在一张椅子上,手里拿着一把高丽纸的折扇,看上去虽然生得面好,但是两只三角眼却把他脸上的样子给破坏了,让人一看就有几分戾气。

鲍旭二话不说,一记‘穿心脚’向着那三角眼的心口踹了过去,三角眼也没有想到,鲍旭说打就打,出手还这么快,急叱一声,飞跃而起,鲍旭一脚踹在那把椅子上,哗啦一声,椅子立时粉碎,跟着鲍旭闪身上步,一拳向着三角眼的心口捣过去。

三角眼历喝一声:“好!”他人刚落下,脚下不稳,没有办法闪避,只能是双手合抱,向前把鲍旭的拳头给托住,但是鲍旭拳上的量冲击,三角眼被撞得不由自己的向后退去,连了五、六步了,到了门口,他向后一蹬步,正好踹在门槛上,这才站住,脸上泛一团红晕,这还是他未敢托大,直接双手合抱把鲍旭的拳头给托住了,若是大意半分,用了一只手,那手骨这会就折了。

三角眼的眼中射出一股阴芒,咬牙切齿的道:“好本事!我倒是大意了!”

鲍旭看到这三角眼能接下自己一拳,知道他不是一般的人物,当下冷哼一声,道:“你这厮凭啥欺负俺得家人!”

三角眼冷哼一声道:“阁下却是误会了,在下是这阳谷县十,祝家的祝彪,我想我们‘祝氏三杰’的名号,你也是应该听说过的,我们兄弟,还不至于就来这里抢一个小姑娘,这女的自己攀了阳谷县西门大官人,得大官人的青眼,被看中了,他爹都收了我们大官人的礼钱,答应把她给我们大官人做妾了,但是这老儿却就地要价,不肯把人交出来了,所以我们才来领人的。”

“胡说!胡说!”李江大声叫道:“我都不知道那个西门大官人是什么人,我连见都没有见过他,几时把女儿就许给他了!”

祝彪冷笑不歇,也不去理会李江,王勇这个时候,就走过来,仔细打量打量,这个祝家老三,随后道:“你说李叔把女儿给了你家西门大官人了,那你可有契书?”

祝彪得意的一笑,就从怀里拿出一张契书来,迎风一抖,那张纸就在他的手上展了开来,然后祝彪手指一弹那信就向着王勇飞了过去。

王勇看到祝彪的卖弄,不由得淡淡一笑,就把那信纸拿在手里,仔细看了看,道:“这上面却是卖人合约,李叔把女儿卖了一千贯钱,给城中开生药铺子的西门庆。”

鲍旭叫道:“这必然是假的!”

王勇道:“这契上不单有官府的印信,最关键的是,有李叔的手印。”说着他走过去,把李江的手抓起来,用大拇指比了比道:“一模一样。”

李江叫屈道:“我怎么可能干出这畜牲不如的事来啊!”那面李九娘突然一分人群,向着一旁的大柱子就撞过去了,鲍旭急一闪身,就挡在了李九娘身前,这才没让她把自己给撞死。

祝彪凉凉的道:“就是死了,还要照赔那一千贯钱呢!”

王勇笑笑,向着祝彪道:“只要一千贯钱这事就能了了?”

祝彪看看王勇,他不知道王勇是干什么的,但是王勇往那里一站,自有一番气度,竟让他不能相抗,于是被王勇问得不由得点了点头,说道:“西门大官人是我结拜的兄弟,你们拿钱拿人,任选一样,只要你们选了,三爷看你们不易,就帮你们说说大官人就是了。”

王勇冷笑一声,走回到那个李九娘身边,他是第一次看到这女子,就见她生得娇俏,别有一番让人心动的气息,难怪会让西门庆那个色中饿鬼动心了,再看鲍旭关怀的护着那女孩儿,心里就有了几分瞧科,抖了抖那张纸,轻声道:“妹子,你怕什么,你忘了咱们是干什么的了?还会在意这个吗?”

李九娘先是一怔,随后醒悟过来,过才注意到自己还在鲍旭的怀里,不由得脸上泛起红晕急忙挣开,退到一旁。

王勇又到了李江身边,就道:“李叔,你把女儿卖了一千贯,这可不是一笔小数啊,那钱呢?你拿出来,我还给人家,人家三公子可是说了,只要把钱还了,他就替我们向西门大官人说些好话,把这件事过去了。”

李江叫屈的道:“老汉几时见过这钱啊!”

鲍旭就在王勇身后小声道:“李叔当年就是因为赌钱,被人用假契纸给骗了,把浑家压上了,那债主过去收债,李婶性子烈,事后就上了吊了,李叔悔恨之下,就杀了那个债主,然后跟地我师父。”

王勇轻叹一声,道:“我的李叔,你这也不长记性啊,一次让人骗了,两次又让人给骗了,你看看这契书,你是如何签下的,这上面的指印不可能是自己跑过来的啊。”

李江苦着脸道:“我一个字都不认得,哪里知道这契书是怎么回事啊!”

王勇道:“你虽然不认字,但是你几时给人按过手印还是知道的吧,你好好回想一下。”

李江想了想,突在一拍大腿道:“我想起来了,昨天那个知客僧让我按了一个契。”

鲍旭急道:“怎么回事?李叔,你快说啊?”

李江就道:“本来我们租了这庙里的房子来住,但是也没有什么契约,可是昨天那知客僧和我说,官府要来盘查,让我给他按一个手印,我就按了。”

王勇起身道:“去几个兄弟,把那位知客僧给我请来!”

早有几个大汉就冲进庙里去了,王勇回头向着祝彪道:“三公子,你也不要着急,我们一点点的来,你看如何?”

祝彪越看越不对,心道:“西门庆这个没头没脑的蠢猪,他只说这些是逃难的浪民,可是现在看来,这绝不是流民,只怕这一会要踢到铁板上了。”想到这里,他忙堆起一个笑脸,道:“好说,我就等一会好了。”

过不得一会,几个大汉就架着一个胖大的和尚回来,向着地上一摔,道:“哥哥,我们把人拿过来了!”

王勇走过去,把那信纸展开,就向着知客僧道:“这位师父,你自己看看,这是怎么回事?”

那知客僧得浑身哆哆嗦嗦,念了一声佛号道:“阿弥陀佛,这是那位施主自己把女儿卖了给人的,与小僧无关。”

“你放屁!”李江骂着就要过来,王勇回手做了个手式,鲍旭就把人给抱住了,王勇就把那块皇城司的腰牌拿出来,拍在了知客僧的面前,道:“这些人是我们家大人的族亲,你认为他们会放着官身不做,去把女儿卖给一个商户吗?”

那知客僧的眼睛一下瞪得多大,他是做得就是知客这个活,自然知道皇城司的名头,这些人都是皇上的亲信,那里会做出卖人的事啊。

王勇看着那知客僧的脸变来变去,又笑道:“要不要我们去打打官司啊?是阳谷县,还是郓州府,你来说。”

“大人!”那知客僧哇得一声就哭出来了,抱住了王勇的腿,叫道:“此事实与小僧无关啊,是西门大官人看中了这姑娘,就逼着小僧骗那位老爷给了签了这契的,那西门大官人是本寺好大的施主,小僧实在不敢得罪他啊!”

“那签了契,钱呢?”

知客僧哭道:“确是不曾有钱。”

王勇回头向着祝彪道:“三公子,听到子没有?虚钱实契,使人诈骗,这哪一条都够下狱的了。”

祝彪对王勇这些话并不上心,他重视的是王勇手里抓着的牌子,他和那知客僧也是认识的,知道他是个什么东西,若这牌子,不是什么重要的,那他绝不会在意,可是现在看他的样子,满面绝望,显然这牌子让他知道,西门庆和他们祝家都罩不住了,才会这样。

祝彪就强笑一声,道:“既是如此,那我就是被那西门庆给骗了,阁下只管去抓西门庆算帐就是了,我们立刻离开。”说完招呼了庄丁要走,王勇冷笑一声,道:“三公子好机灵啊!”

祝彪连忙站下,强笑道:“我却忘了,我们打伤了人,怎么能就这么走了呢。”说着走过来,把一张飞钱,双手捧着送到了王勇的面前,同时瞟了一眼,王勇手里的牌子。

王勇就是要让祝彪过来看看这牌子,所以握得极有窍门,看着好像好像挺隐密,但是却又能让祝彪看到上面的字。

‘皇城司’三个字入眼,祝彪差点坐地上,他们祝家不过就是乡村豪强,而西门庆不过就是一个商户,这样的人家,怎么能惹得起皇城司啊。

祝彪暗骂西门庆太过坑人,面上却是更加恭敬了,就把那飞钱呈上,道:“一切都是小人的错过,还请大人您能高抬贵手,把小人给放了吧。”

王勇哼了一声,就把那飞钱拿过来收在了自己的手荷包里,然后道:“三公子请请吧,我们以后会再见面的。”

祝彪心里更怕,但是他也知道,这会不是说事的时候,于是就一拱手道:“小人先行告退。”

王勇这会也不想把祝彪给惹得急了,就道:“三公子请便吧。”

祝彪就惶惶然的走了,就去找西门庆商量去了。

王勇回头把那张飞钱向着李九娘一晃,道:“妹子,这是一百两银子,也算不少了,你自己留着,就做嫁妆好了。”

李九娘被王勇说得脸上一红,就想要躲开,鲍旭不管那些,就把飞钱拿过来,塞到了李九娘的手里,道:“拿着!”

王勇怪异的向着鲍旭一笑,鲍旭被他笑得心慌,不由得就瞪了他一眼。

王勇收了笑容,道:“五哥,我们赶紧走,那个祝彪被我的腰牌给吓走了,回去之后,一定会告诉那西门庆,而西门庆为了免罪,肯定会去惊动官府,到了官府来人,那我们就不好走了。”

鲍旭也知道,一来他们的身份不能暴光,二来他们还带着那些财宝,只要被查出来,立刻就会和生辰纲大案联系起来,于是立刻下令,所有人动起来,马上离开寺庙。

鲍旭恨那知客僧害人,就让人把这些和尚都给圈到一个僧房之中,然后都给捆上,只说要等官府来人,审了那知客僧之后,看看他们是不是同犯才能决定放人,这些和尚虽然叫苦不迭,但却没有一个敢挣扎的,只是老实的就在那里待了,鲍旭又让人把寺庙搜了个干净,这才离开,只是走得时候又让人在里面把庙门给插了,然后再翻墙出来,这样外人来了,也不可能知道他们走了。

一行人不敢耽搁,一路向南而行,老老小小的行得慢了,走到深夜,这才出了竹口镇,这些人都是老小,这会已经疲惫不堪了,王勇就安排了精壮放哨,寻了一处树林他歇了。

一夜易过,到了第二天早上,重新上路,仍向南行,路上再无事端,眼看着就要到寿张县境内了,王勇就派了人回去报信。

此时梁山之上,是韩伯龙在主事,他接到山下朱贵传回来的消息,又惊又喜,直叫道:“却没有想到,那么大的事,原来是我们山上的出的手了!”

当上就安排了杜迁、宋万两个带着三百喽啰下山,一路向北接应,寿张县接到消息,说是梁山的人下山了,吓得立刻紧闭县门,封锁城池,连百姓想要出城去打柴都给禁了,就躲起来缩头乌龟了。

王勇他们回到梁山,先让人安排枯树的老小住下,然后把那生辰纲拿了出来,众人看得惊叹不已,王勇就把如何劫了生辰纲的事说了,然后道:“我把这个给大家看了,我这里说明,这里有两份是别人存在咱们山寨的,这个不能动,然后鲍五哥当初是独分一份的,我这里给他挑出来了,这个也不走公账,然后我给我老婆挑了一些,其余的大家来分。”

杜迁哈哈大笑道:“哥哥,我们也没有去劫,这些东西,我们就不要插手了。”

王勇摆摆手道:“这拿回来,就是给山上的弟兄们的,我这里提一句,这东西分成三份,一份诸位哥哥们来分,一份算作山中公账,一份估了钱,给下面的弟兄们分一些,让他们手里也宽松宽松。”说完向着韩伯龙道:“韩大哥,这事就交给你来办了。”

韩伯龙摆手道:“你只管放心就是了。”

随后王勇又把鲍旭拉过来,道:“这个就是我那结义的五哥,我的意思,就请我这五哥,在韩大哥身下,坐一把交椅,诸位以为如何?”

王勇在山上的威望益足,杜迁、宋万都不是那争权的人,自然没有话说了,就让人在韩伯龙身下安了一把交椅。

王勇等大家分好了之后,又说了杜壆的事,然后道:“我有意也请这位杜统领在我们山上坐一把交椅,几位哥哥的意思呢?”

韩伯捻着须髯道:“二哥这个意思是为了我们山寨好,但是那杜壆像二哥说的那样了得,我们山寨上可没有人能制得住他,他要是心怀二志,那我们如何处之啊?”

王勇一笑道:“这个你们尽可放心,杜壆就是把我们都抓起来,送到官府去,梁中中书也不可放过他,所以杜壆无处可去,而我们,急需要杜壆这样的人,给我们山寨压阵,我们才能发展的起来,而且我们可以先请杜壆坐一把交椅,但是却不让杜壆管事,一点点的他能溶入我们山寨,我们山寨也有了实力,就不怕他心怀二志了。”

鲍旭也接口道:“那杜壆是个骄傲的人,就算是被我们囚在山上,也肯定不会插手山上的事,他还不会认同自己就是山贼了,所以暂时,我们不用担心他,时间长了,就像是王兄弟说得那样,他想做什么,也做不了了。”

韩伯龙犹豫一会,还是道:“依我看,还是徐徐图之的好。”

王勇笑道:“韩大哥说得是老成之言,也正该如此,这样就先让杜壆在山上住着,过段时间我从东京回来再说。”

王勇已经把他要去东京完婚的事说了,杜迁就叫道:“兄弟,你这去了东京,这喜酒,我们兄弟怎么喝啊?”

王勇笑道:“等我回来,我重新摆一桌就是了,而且我还会从东京带好酒回来,给请几位哥哥。”

宋万笑着向杜迁道:“你急什么,兄弟和弟妹都是我们山上的人,不回来还能留在东京啊。”

众人一齐大笑,然后就让人备了酒,痛饮了一回,都喝得大醉了,这才散场。

第二天鲍旭辞了王勇,就去东溪村看他的姐姐,他这会离得近了,自然要多来走动。

王勇在山上转了转,闲着无事,回到自己的下处,拿十几样生辰纲上的好东西,就来看王伦。

王勇在山上大殿后面的一处屋子住着,平素有宋万给挑得六个亲兵伺候他,古代的医术不行,他的身体又没有那么好,双腿断了之后,不由得身子一天天的差了,在病魔的缠磨下,本来的雄心都少了好多,因此看到王勇进来,只是哼了一声,也没有说什么。

王勇就凑过去,把那些东西一一给他看了,然后道:“‘小弟不日就要和二娘完婚了,虽然只是纳妾,但是我也是依了妻礼来办的。”

王伦哼了一声,道:“这和我说有什么用!”

王勇笑道:“我这要成亲了,不由得想到了哥哥,哥哥虽然是腿断了,但是身子没坏,想来也想要一个女人,所以我想让人到城里,给哥哥买一个女人回来,到时是为妻为妾,都有哥哥说了算就是了。”

王伦猛的睁开眼睛看着王勇,有些不太相信的道:“你……你说得是真的?”

王勇点头道:“我自然不必来骗哥哥,只是不知道哥哥想要什么样的,只要哥哥说了,小弟就帮哥哥选一个就是了。”

王伦就那样盯着王勇,半响才道:“郓城县有一个婊子,叫做玉香兰,我甚爱她,你要是真有这心,就把她给我赎买出来,给我做个妾就是了。”

王勇笑道:“这是小事,我后日就让人去郓城县,把那人玉香兰哥哥赎买回来就是了。”

王伦的嘴角露出一点笑意,道:“那个,可是晁盖的心头肉啊。”

王勇脸上一僵,看着王伦,道:“原来哥哥不是要找女人,却是在算计我啊!”

王伦皮笑肉不笑的道:“这叫什么话,难道他晁盖喜欢得,我就喜欢不得了吗!我的好兄弟,哥哥就把这事托付给你了!”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龙吟水泊》,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