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龙吟水泊

第198章 二百零六:报得大仇

龙吟水泊 逆天吼 7121 2020-03-04 04:05

  

陈丽卿一伸把那流星虎爪的链子抓住,猛的向怀中一夺,叶虎的流星虎爪就扣在身上,这会巨疼袭体无力抵抗陈丽卿的一扯,竟然跟着虎爪向着陈丽卿的怀里过来,陈丽卿大吼一声,一脚踹在叶虎的胸口,而手上的力量不减,两股力量的冲击之下,喀喇一声,叶虎的完好的手竟然被她生生的给扯下来了,而叶虎则是活活的疼死了。

柳元成看着叶虎惨死,不由得更惊,连连挥手道:“给我拿下,拿下!”

随着柳元成的叫喊,应奉局的校尉一拥向下,陈丽卿手上一抖,流星虎爪就被她甩得悠了起来,整体抖得和大枪一般的齐,飞转流舞,把冲过来的校尉都给裹进去了,那尖锐的虎爪把那些校尉的身体都给撕烂了。

陈丽卿吸引住了那些校尉,梁红玉就向着柳元成冲过去,她手里拿着的时司大嫂当年横行天下的长把大屠刀,虽然不是什么上古名刀,却因为司家夫妻身在江南,借势之利。到龙泉打制的,锋锐绝伦,那些应奉局的校尉不是兵痞,就是地皮,混进应奉局就是为了欺压百姓的,他们跟本就不保养自己的刀,甚至都不会保养,此时拔出鞘来,刀身上都带着细小的绣迹,被梁红玉的长刀一过,立时断裂迸飞,那些校尉吓得连声尖叫,没命的逃开,竟然没有一个人是挡在柳元成身前的。

柳元成眼看着梁红玉就要冲到眼前了,不由得又惊又怒,又慌又惧,连声叫道:“给我挡住她,挡住她!”一边喊一边向着大轿退去。他的两个心腹壮着胆子,就挡在了他的身前。

“让开!”梁红玉闪身前进,双手执刀向前用力劈去,柳元成的那两个心腹同时举刀格去,三口刀劈在一处,那两个心腹的刀被梁红玉一刀斩断,梁红玉的刀并不停歇,跟着下。

柳元成的那两个心腹贴得太近,这梁红玉的刀下来,他们完全来不及躲避,长刀过去,把他们两个贴在一起的脸各自割下来一片,随后梁红玉飞身而起,一个双飞燕把那两个家伙踢得左右滚了开来,身子纵下,把柳元成整好给裹在刀势之中。

柳元成这会吓得腿都软了,就瘫坐在地上,看着那刀向着自己的头上下来,怔着双眼,瞪着梁红玉傻了一般的不动,就那样等死了。

“休伤大人!”随着一声大喝,一个人影闪身而至,手里的长钩向前一递,钩的小枝正好抵在了梁红玉的刀上。

梁红玉如遭雷殛,就向后退去,她人在半空,若是这样摔下来,双腿必遭重击,梁红玉倒也了得,就抱身翻滚,连滚几圈,然后落地站稳,提刀护在身前,看着眼前闪出来那个大汉。

来人身着青色绵甲,手里提着一对青铜护手钩,脸上生着一对黑色的斑块,一左一右,就在眼下,一眼看去,就好像多生了两只眼一般。

梁红玉根本不去问那个校尉的名字,就提着刀,围着他转着,想要找出他的破绽来,刚才交手那一刀让她知道,对面那个校尉的力量远远的超过她,硬拼出手,她绝不是对手。

柳元成这会才缓过来一些,就从地上爬起来,指着梁红玉咬牙切齿的道:“程远,不要杀了这个贱人,给我拿住她,我要好好的炮制她!”

这大汉名叫‘四眼狼’程远,是江南有名的独行大盗,因为得罪了明教的人,不得不进入官府躲避,本来他是在朱勔身边的,这次柳元成出来,为了自己的安全,这才费尽了口舌,把他给请了出山,做自己的护卫,但是程远万全看不上柳元成,跟本不跟在他的身边,刚才就是半路上找酒喝去了,而柳元成并不学武,因此在他看来,有这么多的手下在,也不在意少了一个程远,可是他万没有想到,这么多人,竟然都挡不住梁红玉和陈丽卿,此时见程远挡住了梁红玉,不由得又来了劲了。

程远冷哼一声,道:“这女人的武力不弱,老子要是向你说得那样出手,绝挡住她杀你。”

柳元成脸上一僵,随后又恨恨的道:“那就活剐了她!”

程元又唾了一口气道:“一样办不到!你最好赶紧走,不然我没有办法挡住她不杀你。”

柳元成万想不到程远竟然会这么说,不由得瞪了一眼程远,转头钻进了轿子,叫道:“起轿,起轿!”他虽然心中认定了程远不好好出力,但是他也不敢留在这里。

梁红玉眼看柳元成要走,哪里还顾得程远阻路,大喝一声:“柳贼别走!”说完飞身扑去,程远等得就是这个时候,他算计着柳元成一动,梁红玉肯定会行动失衡,所以才催着柳元成离开,这会大吼一声,双钩齐挥,横着向着梁红玉扫了过去。

梁红玉眼睛定定的看着双钩,看着就到身前,突然踢出双腿,双钩就砍在她的腿上,但是让程远没有想到的是,双钩砍在梁红玉的腿上,发出金铁交鸣的声音,随后被震得荡了开来,梁红玉就从他的头上飞了过去,纵身到了柳元成的轿子前面,落地的时候,双腿一晃,差一点摔在地上。

给柳元成抬轿子的几位看到梁红玉过来,发一声喊,都四下里的逃了,就把轿子给丢在那里,柳元成吓得魂都没了,想从轿子里逃出来,但是踩中官袍,绊得就在轿门前打滑,怎么也不能出去,梁红玉这会大声叫道:“爹爹,女儿给你报仇了!”长刀如电猛的刺进了轿中,就从柳元成的脑门进去,哗啦一声,把柳元成的脑盖就给掀开了。

“贱人!”程远怒喝一声,飞身过来,双钩向着梁红玉的后脑劈来,虽然他看不起柳元成,但是他必竟是奉了朱勔之命来保护柳元成,现在柳元成就这么死了,他回去之后,实在不好见朱勔,于是把一腔怒火都洒在了梁红玉的身上,双钩夹着一股旋风就到了。

梁红玉虽然含怒出手,为父报仇,但是她自来心思慎密,早把程远给计算到了其中,所以一刀捅死了柳元成之后,就地一伏,连刀都没有向外抽,程远的双钩过来,一下把轿子的门框、轿帘都给撕下去了,钩尖扫在了柳元成的身上,上面的钩带得柳元成一歪,卡在了他的胸骨之中,下面的钩就划到了柳元成死尸的肚子里,把肝花肠肚都给扯出来了。

梁红玉趴在地上一转,身向着程远,然后就从腿上把司行方的那对短刺给拨出来了,骤然而起,双刺向着程远刺了过来。

程远冷哼一声,左手钩向外一扯,就把柳元成的尸体给扯了出来挡在自己的身前,梁红玉的双刺同时刺进了柳元成的尸体之中,程远跟着用力一扭钩,柳元成的尸体转动,就把梁红玉的双刺给别住了,而程远的右手钩带着那些秽物,向着梁红玉刺了过来。

梁红玉这会来不及再把兵器抽出来,丢了双刺后退,程远大吼一声,左手用力向下一砸,把柳元成的尸体给砸在地上,这一下柳元成的尸体废了一半,他的钩也拔出来了,随后程远上前一步,双钩同时向着梁红玉劈去。

“打!”

“贼子敢尔!”

一个男子的声音响起,跟着一条流星锤向着程远的后脑过来,而陈丽卿则是一边叫一边把虎爪向着梁红玉掷了过来。

程远听到脑后风起,但是他下了决心要废了梁红玉,所以只用一柄钩回手,去挡打过来的流星锤,另一柄钩则是向着梁红玉劈去。

流星锤先至,就打在程远的钩上,程远被震得浑身一摇,而他劈向梁红玉的那一钩也随之一滞,梁红玉趁机闪了开来,跟着一伸抓住了飞来的虎爪向着程远的钩上劈去。

程远收钩后退,瞪着一双眼睛向着流星锤打来方向看去,就见一条大汉缓步走了出来,他立是一惊,叫道:“石宝!原来她们是你们魔教的人!”他保护朱勔在江南,没少和明教的人起冲突,和石宝也算是老朋友了。

石宝也不说话,就站在那里,此时陈丽卿青錞剑出手,几剑的工夫就把冲过来的人都给斩败了,快步过来,就和梁红玉、石宝鼎足而立,把程远给围在中间。

程远脸色惨变,他和石宝以前就交过手,一直没有能赢过石宝,而梁红玉刚才几招之间,也不输给他,再加上一个他不知道有多少本事的陈丽卿,这三个人要一齐出手,他绝无幸理。

程远强笑一声,道:“怎么,石天王要以多胜少吗?”

石宝指了指刺在柳元成身上的刀和刺,道:“我只是替我圣教把这两样东西给收回来而已。”

程远先是一怔,随后有些愕然的道:“你……她们两个不是你们教中的吗?”他听到石宝这么说,不由得语气都变得和缓了许多,只怕把石宝给说得又转了念头动手。

石宝摇头道:“她们不是我教中人。”

程远哈哈一笑,一脚挑起柳元成的残尸,就踢给了石宝,道:“那石天王,你就把这东西拿回去吧。”

石宝把大刀、双刺都给取了下来,用柳元成的官袍擦净,然后向着梁红玉、陈丽卿两个一拱手道:“在下去了,二位姑娘,你们……好自为之吧!”说完毫不停留的走了,在他看来,陈丽卿也好,梁红玉也罢,都不会输给程远,两人联手,足以取胜,那他就没有必要再出手了,还不如去官道那面看着,省得有官军过来。

程远看到石宝当真走了,不由得长出一口气,就向着石宝刚才站得方向增过去,同时向着梁红玉和陈丽卿道:“二位,我也是奉命做事,与你们没有什么仇怨,我现在就走,二位姑娘能不能就放我一马,日后山高水长,也好相见。”

陈丽卿冷笑一声,道:“你差点伤了我妹妹,还想活着离开!”说话间飞身而进,青錞宝剑‘力劈华山’剑用刀招向着程远的头上斩了过去。

程远只觉一股劲气向着自己的就轰下来了,不由得脸上失色,双手擎钩,急向着那剑上迎去,轰的一声,剑钩相交,火星子飞窜起来一尺来高,程远被砸得生生的向着地下进去一寸,土把他的双脚都给埋起来了。

程远身子发颤,不敢相信的看着陈丽卿,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女孩如何就有怎么强的力量的。

陈丽卿根本不容人去想,青錞平放向着程远的心口刺去,程远这会双钩来不及拉回来护身,急向后仰,那剑就在他身上过去,把他的衣服都给划开了。

陈丽卿跟上一步,一掌向前送去,贴在了程远的身上,掌力外吐,巨大的劲力一下轰进了程远的身体里。

程远的身体被掌劲震得向后疾飞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口中喷出一股血来,双钩也跟着左右飞开了。

梁红玉闪身过去,就把双钩给抢到了手里,她刚才看到陈丽卿的青錞宝剑斩在这双钩上,而双钩无损,就看中这对钩了。

程远费力的想要站起来,但是用尽了力气,才站起来一半,又一屁股坐下了,四肢百骸无一不疼,倒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

陈丽卿走过去,用剑指着程远,冷笑道:“就你这样的东西,也敢在姑娘面前说想要离开,哼,太自不量力了!”

程远苦声道:“姑娘,饶我一命吧!”陈丽卿冷笑一声道:“你伤了我妹妹,我饶你不得!”说完一剑下去,就把程远的脑袋给削下来了。

梁红玉看到程远死了,再回头看看周围的官军也都逃得远了,不由得身子一软,就跪在了地上,呜呜的哭道:“爹,女儿给你报仇了!”

陈丽卿就在一旁看着,待梁红玉哭到身子发软,要倒在地上的时候,这才道:“行了,差不多就可以了,再哭下去,你的身体就受不了了,老爷活着也不想看到你这样。”

梁红玉又抽泣了一会,这才站起来,就贴到了陈丽卿的身边,小声说道:“好姐姐,你别生我的气了。”

陈丽卿恨恨的道:“你个臭丫头!我们两个在这里,那柳元成就是身上翅膀也逃不走,何况是被人用轿子抬着走,你为了他连命都不要了!”

梁红玉糯糯的道:“好姐姐,我知道你是担心我,我当时真的是昏了头了,以后我再也不会这样了。”

陈丽卿就受不得梁红玉这个样了,一腔恼火只得散了,点着她的脑袋道:“你是我陈丽卿的妹妹,绝不许你有事,知道吗!”

梁红玉连忙应了,乖巧的点头道:“是、是是,我是陈丽卿的妹妹,就是天王老子找来,也不能伤害我。”

陈丽卿恨恨的掐了一把梁红玉的鼻子,道:“你这个小油嘴!”

两个人重新回来,捡拾可用的东西,她们都是女孩儿,对那些死人衣甲一概看不上眼,就从他身上搜了一些银两带在身上,其中柳元成的大轿里竟然有三、四个大包袱,里面都是金银珠宝,丙个女孩儿把珠宝分了一包,又把金银装了一包,其余的一律不要。

梁红玉又过去,想要把柳元成的脑袋给砍下来,但是刚要动手,忽然看到柳元成的身边有一张纸条,她急忙拿起来细看,那上面还是石宝的笔迹“教中已经决定,调人马来杀你们,江南一带,我教势力极大,就是官府也不敢明与之抗衡,你们尽快向北,离开江南,才能避开此次祸。”

梁红玉读过之后,沉吟片刻,道:“姐姐!姐姐!”

陈丽卿这会正把那个被梁红玉丢了的流星虎爪捡回来,用死人的衣服擦得干净了,然后往腰上缠呢,听到梁红玉的叫声,急忙过来,道:“怎么了?”

梁红玉就把那纸条递了过去,陈丽卿仔细看看,冷哼一声,道:“他们不来也就罢了,只要来了,我就让他们回不去!”说到这里,又豪气干云的道:“我早就听说魔教高手如云,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试试,这会就和他们好好比一比好了。”

梁红玉笑道:“姐姐自然是了得的,那些人来了,也不是姐姐的对手,可是我们必竟人少,要是和他们硬拼,那姐姐也会累不是,所以我们还是避了锋芒的好。”

陈丽卿道:“你不用迁就我,我也不是傻了,就要和他们拼命,你有什么办法,只管说出来就是了。”

梁红玉晃了晃纸条道:“我听说那魔教教主方腊手下有四护法八天王,其中‘神机护法’方貌方七佛心思诡密,实不是一般的人能比的,我们身在江南,就处于他们的中心,一但想走,只能向着江北逃命,这个石宝那样的笨蛋都能想到,他们岂有想不到的道理,所以我们只要向着江北走,肯定会被他们大力截杀的,所以我们一路向西,到九江去,那里已经是魔教伸不到手的地方了,加上他们想不到我们会向那里走,所以他们绝不会截杀到我们,但是……。”

陈丽卿道:“但是什么?”

梁红玉道:“先生去苏州,我估计,他也应该向回转了,而以先生之能,也应该听到我们被魔追杀的消息,我想先生担心我们,一定会急急的赶回来,只怕他不知道我们去了那里,要是走散了就麻烦了。”

陈丽卿也焦急起来,别看她对明教的人都不在意,那是因为她就天生这个性子,但是她自己也知道,以明教的能力,要是直接对上,就算是陈希真,他们三个人有天大的武功,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梁红玉这会也安慰道:“姐姐别急,从这里再向南走,就要到常州府了,我们就去常州,露个面,和他们明教的人交个手,然后遁走,我想先生知道消息之后,一定会赶去常州,我们只要走得慢些,再差不多的地方,再闹点动静,以先生的智慧,一定能看出我们的意图来。”

陈丽卿有些担心的道:“那……会不会让方七佛也猜出咱们的意图啊?”

梁红玉不以为然的道:“如果他猜出来了,那他就会把截杀的主力调到东边来,可是我们那样就顺便转路北边就是了,反正脚在我们身上,我们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他岂能真拦得住啊。”

陈丽卿听到这里,不由得拍手道:“还是妹妹的主意好,就依你言!”

当下两个女孩儿带好了金银,仍然于路南下,就向着常州的方向而来,她们这会学得乖了一些,打扮的小心了一些,看上去当真像两个文生公子了,一路走来,倒也没有什么人在意。

不止一日,两个女孩儿就到了常州,她们是存了心要在常州闹一场的,所以进了城之后,故意露了一点女孩儿的样子,在客栈住下之后,就等着明教的人找上门来,可是让她们丙个始料不及的是,明教的人一直没有动静,谁也没有找来,而陈希真也没有动静,两个人不由得急得都像热锅上的蚂蚁了。

最后梁红玉一咬牙道:“姐姐,我们两个就住在店里不动也不行,不如这样,我们两个今天就出去逛逛,若是有魔教的人找上来,我们就成功了,若是没有,我们直接去苏州,找上先生之后,我们再行离开。”

陈丽卿早就待得凡了,于是点头道:“好,我们就出去,看看那些魔教的崽子,究竟卖得什么药!”

两个人出了客栈,就要常州的大街小巷子里游逛了一天,也没有什么动静,到了晚上,梁红玉扯上了陈丽卿,就去常州府最有名的酒楼‘汇宾楼’吃酒。

这汇宾楼是的近三年之内,才在常州兴起的,他背后的主人是常州一霸‘铁刀将’钱振鹏,这铁振鹏是常州武魁,哲宗朝最后一个武状元,本来那一年就当得个官职,偏偏他做得武论之中,对王安石的军事改革颇有微词,那个时候正一心主持新法的哲宗天子完全不能接受,一笔勾了他的功名,把他打发回家,还批了‘永不起用’四个字,自次,他的前程算是完了,只能是回来在家里闲住,但是他们钱家在常州势力非常大,虽然是闲住,也没有敢来得罪他。

本来依照钱振鹏的家业,没有必要出来开什么买卖,但是钱振鹏不知道什么原因,就在三年间开了这家酒楼,而且很快就成来了常州的第一大大酒楼。

梁红玉、陈丽卿两个到了酒楼的时候,正是华灯初上之节,人来人往,酒楼里显得特别的热闹,这酒楼有三层,一楼散坐,都给那些普通的酒客,二楼包厢雅间,招待贵宾,三楼则是赏景、包酒席的地方,既有大桌,也有小间,又有风景可看,十分的秀美。

梁红玉进了酒楼的一楼,四下看看,就见这里就和江湖小馆差不多,闹得厉害,只是大了一些,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就拉着陈丽卿,向着二楼上去了。龙吟水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