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龙吟水泊

第20章 二十二:韩伯龙被拿

龙吟水泊 逆天吼 5762 2020-03-04 04:05

  

邵二向着人群之中挤去,一头撞上一个人的身子,邵二直觉好如撞在钢板上一般,不由得破口大骂道:“那个不长眼的?撞你二爷!”

王勇一伸手钳住了邵二的脖子,道:“我就知道八爷,老子我还是四爹呢,你这二爷是个什么货色,老子却是没有说过。”

邵二只觉得钳住自己的脖子的手好似一把钢钩似的,怎么也挣脱不得,急得怪叫一声,就从怀里抓出一柄匕首来,向着王勇小腹就刺过来,孙二娘一眼看到,眼中寒芒一动,伸手抓了邵二握着匕首的手,向回一拧,邵二惨叫一声,手臂立刻以诡异的角度扭曲着,孙二娘还不算完,就抓住着邵二的手,向着他的小腹刺去,王勇急忙一抖手,那邵二就在人群之中转了一圈,这才躲过了这一下。

孙二娘有些不解的向着王勇看去,王勇解释道:“这个还要给韩兄呢。”说着就向着韩伯龙挤了过去。

此时韩伯龙也挤到了沈林他们下面,大声叫道:“沈观察我要问一……。”他下面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几个衙役突然冲了过来,抓头按脚,就把韩伯龙给按住了,在他们的外围,都是一些泼皮,就把这里给围住了,来来回回的人,跟本就没有发现这里发生了什么。

韩伯龙的妻子杜氏却是感觉到了不对,急忙过来,还有韩伯龙在酒店里的那几个伙计,也都过来了,就推搡那些泼皮,这些泼皮有衙役撑腰,竟然全然不惧,跟着推打回去,同时叫道:“干什么,干什么?要造反吗!”

杜氏大声哭道:“官人,官人!”不顾那些泼皮的拦挡,硬向前冲,才到跟前沈林闪身过来,把她给挡住,冷声道:“这妇人,这里贴了官家告示,这在行官事,你休要在这里胡闹。”

杜氏哭求道:“观察见谅,就请您放我家官人出来,观察要多少银子,我们都交了就是了。”

沈林冷笑道:“你家官人又不是几岁的孩子,还要我来看着吗,你哪里丢了,哪里找去!”

杜氏眼看说得不听,尖叫一声,向着人群就扑,正好在扑在沈林的身上,把沈林扑得向后一退,险些跌倒在地,沈地被激得怒了,暴喝一声,一脚踢在了杜氏的小腹上。

杜氏惨叫一声,向后倒去,孙二娘正好过来,急忙伸手把她给抱住了,这个时候,那个招待王勇、孙二娘那个小伙计杜六尖声叫道:“嫂子身下流血了!”

孙二娘急低头看去,就见杜氏身下,流出殷红色的血来,与此同时,杜氏痛苦的叫道:“孩子,我的孩子……!”而就在杜氏痛苦哀叫的时候,那些泼皮围着的中间,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原来韩伯龙听到了自己妻子的哭叫,想到自己的妻子已经怀胎七个月了,这个时候出事,十有八九是一尸两命,不由得发出一声犹如野兽一般的叫声,双手一挣,把两个衙役给甩了出去。

沈林听到叫声,怒斥道:“蠢货!”两个衙役见他怒了,提起水火棍就在韩伯龙的双臂的肘部各来一棍,立刻把韩伯龙的双臂给打断了,韩伯龙惨叫一声,昏死过去,几个衙役立刻把他用大布裹了,就向着里正家里去了。

韩伯龙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些衙役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就敢这么下手,他在老家鲁山县的时候,第一次告示下来,那些西城所的人就被愤怒的百姓给吓走了,他以为这些人还会有所忌惮,不敢当面就动手呢,却不知道,西城所这种没天良的事干得多了,所以都有了经验了,想着前番到这村子里讹了土地,这一回就使了骗招,但是又担心这骗招被人看破,到时候没有了回旋,所以就先派了数十的泼皮进村,一面联系本村的泼皮,就邵二之流,他骗百姓,一面让这泼皮打外围,他们在里面,直接收拾人,要知道,老百姓逼急了能不怕官,但却没有几个敢与泼皮无赖叫阵的,这些泼皮在场,让人安静了许多。

而韩伯龙自到杜家村之后,就没少和沈林做对,几次让下乡的沈林都弄得没有面子,这回沈林下来之前,就跟那些手下说好了,存心想要收拾韩伯龙,偏偏韩伯龙还自己送上门来,倒也让沈林少了几番安排。

沈林看到手下把韩伯抬走了,得意的一笑,向着那些泼皮一推道:“都让开了,在这里围着做什么。”一众泼皮让开,哪里有韩伯龙的踪影,杜氏本来就痛苦不堪,强撑着才能清醒,这会看到,不由得惨叫一声,昏死过去了。

孙二娘眼看这不平事,眼睛都红了,提了刀就要上前,王勇急忙把她拦住,道:“先把嫂子抬回去!”说着叫了那个酒店的伙计,就抬着杜氏回到了她和韩伯龙的家里。

韩家还有一个八、九岁的女孩儿在家,却是韩伯龙的大女儿韩霞,她看到母亲一身是血的回来了,吓得哇哇大哭,几个人把杜氏给放到了坑上,随后由着那个厨房的胖子向韩霞道:“大姑娘,现在村子里乱成一团,我们不知道这要怎么弄呢,只能先回去顾着家里了,你快去里正家里请郎中过来吧。”韩霞只会哭了,这会哪能说出来什么啊。

那些人乱哄哄的就都走了,他们还不知道这房子是骗他们,急着回去打听交钱的事呢,孙二娘看到人都走了,不由得破口大骂:“都是一些没有胆色,少仁义的家伙,那韩伯龙一心帮他们,他们就这么回报!”

王勇道:“若是韩伯龙在,他们有个主心骨还能好一点,现在……。”他叹了一口气道:“拿些银子给我,我去请郎中回来,嫂子只怕是撑不了多久了。”

孙二娘道:“我们的银钱都在村口那家酒店里呢……对地,那个泼皮还让他走了呢。”

王勇不耐烦的道:“不要管那个混蛋了,这些差役存心害人,有证据也不能把他们怎么样,抓了也没用。”说完又向那韩霞道:“大姑娘,我来问你,你这村子里,可有郎中吗?”

韩霞哭得也差不多了,眼看着娘亲不醒,悲切切的道:“里正家的大郎就是郎中,他们家就在村头。”

王勇点头道:“谢天谢地,是一条路,你随我来,我们先去你爹的酒店,拿了我们的东西,然后就去请郎中。”

韩霞没有主意,就跟着王勇出来了,留了孙二娘在家里看着杜氏,其实王勇虽然不是医生,但是他生活的时代,信息大爆炸,什么没有见过,这杜氏眼看那个样子,就是小产了,加上这么半天没有救治,只怕人是活不得了,但是王勇想着,不管怎么样,也要试一试,所以才带着韩霞出来。

两个人匆匆到了村头酒店,王勇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那店门,他记得出来的时候,店门是大关上的,怎么这么一会打开了。

王勇找了个角度,向着酒店里面看去,就见里面好像是有人,从那衣裳看,还是差役,他急忙按住了韩霞,,把她扯到一棵大树后面,道:“你在这里等着我,却不要走。”

韩霞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老实的在那里等着。

王勇蹑手蹑脚的到了酒店前面,那门板就打开了三扇,还有三扇没有打开,王勇凑了过去,就贴在那没有打开的三扇门上,侧耳向里听着。

“杜六你小子还犹豫什么?”一个中年男人叫道:“你们在这里做什么事,当我这个里正是瞎的,一点不知道吗?你现在说了,就都由韩伯龙扛着了,可是你要是不说,那以后韩伯龙在狱里招了,你们一个也跑不了!”

杜六带着哭音的说道:“可是……可是我要是说了,韩大哥饶不了我啊。”

沈林的声音响起:“你放心,韩伯龙永远都不可能出来了,西城所正想要抓一个敢反对所务的人,来杀一儆百,就算你不说,韩伯龙也是死路一条了。”

“还不快讲!别人都看透了这件事了,你看看你们酒店里,那么多人,现在只有一个人还回来,其余的人早就跑了!”那里正急得破口大骂。

杜六哭叽叽的道:“我们……在这里做了八笔生意,七笔成功了,杀了十个人,还有一个不成功,就是今天早上,有一男一女路过——诺,他们的行李还在那里呢——他们就失手,听韩大哥说,他们好像也是这里的行家。”

里正叫道:“那死人都在哪里?”

“肉都剔了作馒头,骨头都丢到后面的粪池子里去了。”

王勇这会在一块门板上发现了一个小虫子眼,他贴过去,向着里面看去,就见沈林这会走到了他和孙二娘的行李前,把王勇的倭刀给拿起来,仔细的看着。

“你们杀了十个人,没有一个帮手,就靠韩伯龙一个人,这向上说,过不去。”沈林慢慢的说着,里正和杜六的脸色都变得十分的难看,沈林接着说道:“正好这一男一女来了,就说他们是韩伯龙的同伙好了。”

王勇眼中闪过一寒芒,他头一次见过陷害别人,这么随意的。

一个衙役凑到了沈林的身边,小声说道:“观察,这两个人带着倭刀,这是普通人用不到的,若是有些背景……?”

“哼!”沈林不在意的道:“我就是看中了这口刀了!他们有背景又如何?还能大得过西城所吗?”他说完之后,顿了顿又道:“邻县不是报了有一男一女杀了人逃走吗,就说是这一男一女,是那两个人逃犯就是了。”

王勇听到这里,心道:“你算得还真准!”他心想:“到了也不用再听下去了,还是走吧。”想到这里,转身回去,扯了韩霞就走,两个人离得那酒店远了,王勇才把里正在那店里,正配和沈林害韩伯龙的事说了,然后道:“韩姑娘,现在没有办法请那里正家的人来救你娘了,我们还是先回去再说吧。”

韩霞吓得四肢无力,就跟着王勇跑回了家中。

才一进门就见孙二娘站在门口,难过的看着他们,向着韩霞轻声道:“大姑娘,你娘……。”韩霞浑身颤抖,飞奔进去,过了一会大哭声传了出来。

王勇长叹一声,把那些人要害他们的事说了,孙二娘咬牙切齿的道:“我们就和他们拼了解!”

王勇摆手道:“不行,这村子里的人怕极了西城所,我们要在这里动手,这村子里的人,都会是这些差役的帮手,我们还是先走得好。”

孙二娘恨恨的道:“那如何出得这口恶气!”

王勇苦笑道:“恶气留着当屁放吧,不然把命玩没了,那就是好气也没有得出了。”

当下孙二娘进去扯了韩霞出来,王勇用大布裹了杜氏的尸体,由韩霞带路,自小径向着村外而去。

三个人鬼鬼祟祟的出来,一路自小路而行,走了不过一会,就到了一处石桥的边上,王勇突然把孙二娘和韩霞给抓住,孙二娘有些奇怪的看着他,王勇指了指那小石桥,向着韩霞道:“你自己过去。”说着拉了孙二娘就向着河堤下面而去,借着河边苇草的掩护,淌了下去,闪到了小石桥的下面。

韩霞虽然不知道王勇要做什么,但还是抹了抹眼泪,就向着石桥上去,向着对岸上而去,才走了一半,两个壮硕的青闪了出来,就把小石桥给堵住了。

韩霞吓了一跳,向着那两个人看去,竟然都是酒店里的人,她心中发狠,冷冷的道:“你们拦我干什么?”

两个人就有那个长了护心毛的胖子,他恶狠狠的道:“韩姑娘,你爹连累了我们,现在你要是走了,我们就要倒霉了,不如你和我们走一趟,只要保得我们没事,我们几家都感谢你!”

韩霞恨得指着两个人骂道:“你们这些贼!我爹带着你们弄来银子的时候,你们为什么不这么说!”

另一个人被骂得不由得低下头去,黑胖子叫道:“多说无益,你和我们走吧!”说着就冲上来了,只是才向前跑了两步,就卟嗵一声,跟着看到孙二娘翻身从桥下上来,挡在了他的身前。

黑胖子吓得怪叫一声,转头就想跑,只是一回头看到王勇就站在他的身后,他的那个同伴已经被一刀给剁了,不由得双膝一软,跪倒在地,连声叫道:“爷爷,奶奶,手下留情!”

孙二娘冷哼一声:“你们这些无义小人,还想让我留情,却去死吧!”说完上前一步,一刀把他的脑袋给劈了。

王勇把死尸踢开,道:“我们快走。”孙二娘用刀尖微微的指了指小石桥对面的一棵大树,王勇向她微微的摇了摇头,孙二娘虽然不解其意,但还是拉了韩霞,跟着王勇匆匆的走了。

等王勇、孙二娘两个走得远了,那棵大树后面,邵二闪了出来,他小心翼翼的走到了小石桥边上,看看两具死尸,不由得一阵恶心,差一点没有吐出来,此时风吹树过,邵二吓得浑身发抖,也不敢再留,一溜烟的跑回村子里去了。

邵二进了村子,就到了里正家里,正好沈林他们到韩家抓人没果,刚刚回来,他把情况一说,沈林也不停歇,就带着人到了小石桥,仔细看看,沈林的神色不由得凝重起来。

里正心惊胆战的道:“观察,可是有什么不妥吗?”

沈林沉声道:“这两个人是杀人老手了,你们看,这两个都是一刀毙命,而且过刀之处,刀口极为平整,这一来是杀人的人,手法极熟,二来是心态极稳,二者有一点做不到,都会在杀人的时候,留下一点刀痕。”

说到这里,沈林深吸一口气道:“只怕我是一语中地,真的说对了。”

那里正被沈林说得害怕,小心的道:“观察什么说对了?”

沈林看了一眼那里正道:“他们两个真的就是昨天在东明县,杀了十几个人之后,逃走的那一男一女!”

在场之人都是一震,一个衙役急声道:“观察,那我们怎么办?”

沈林看了一眼那衙役道:“怎么办?这样的江洋大盗,不是十几个人一伙,就是武功特别高强,不是我们能惹得起的,而且……他们是东明县缉拿的逃犯,就是我们舍了命拿了,也不会有我们什么好处,我们在这里拼得什么命!马上赶回县里!我不信他们还能到县里去找我们!”

里正慌张的道:“观察,你走不得啊!你要走了,那人要是回来,我们村子怎么办啊?”

沈林冷笑一声,道:“那你就自求多福吧!”

里正都快要哭了,道:“观察,你就不怕他们在半路上截您吧?”

沈林得意的一笑道:“他们要是想劫人,那刚才就动手了,可是他们没有,这就说明他们还有人手,想等着人手全了,省得在我们这里吃亏,我这会回去,正好他们集结不到人手,不可能有危险,再等下去,我就不敢保证了!”说完沈林不顾里正的阻拦,带着人回到村子里,押上韩伯龙,带人指证韩伯龙的杜六,还有见过一男一女,江洋大盗的邵二,匆匆出了村子,走大路回县里去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