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龙吟水泊

第195章 二百零三:杀狐

龙吟水泊 逆天吼 4695 2020-03-04 04:05

  

梁红玉神智不清,听着银香他们说话,几次想要起来,但是人好像被魇住了一般,怎么也不能醒过来。

银香战战兢兢的拿着绳子走到了梁红玉的身前,就把绳子弯了一个圈子,向着梁红玉的脖子上套了过去,那绳子也就刚一沾到梁红玉的脖子,一声冷哼声响起,银香身子一哆嗦,急回头看去,就见陈丽卿走了进来,手里提着宝剑,冷冷的看着她,银香吓得手一哆嗦,绳子给丢在地上了。

陈丽卿大步过来,一脚把银香给踹了开来,然后伸手在梁红玉的人中上掐了一下,梁红玉嘤咛一声,这才醒了过来。

梁红玉翻身起来,惨白着脸,轻微着喘着气,半眯眼睛,看着银香,轻声道:“银香!”

银香惨笑一声,轻声道:“小姐,我对你不起!”我说完拔下头上的发钗,向着自己的脖子上插了过去,梁红玉急声叫道:“不要!”陈丽卿手里的宝剑一动,剑梢就抽在银香的手上,那发钗一下飞了出去,陈丽卿冷声道:“哼,你想死就能死吗!”

银香脸色惨白,就道:“好,小姐,你要处置我,就请动手吧!”

梁红玉摆手道:“我们梁家有此一劫,也要求不得你们,这家里还有多少银钱首饰,你们自己去找找,再带上你们的私房,然后离开吧。”

那些丫环仆人不由得都愕然的看着梁红玉,梁红玉这会从梁文仲躺着的大床的栏杆上凹处取出来一个小铜盒,打开之后,向着众人道:“这里是你们的卖身契书,你们都拿去吧。”

银香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梁红玉,喃喃的道:“姑……姑娘,你真的放了我们离开吗?”

梁红玉点头道:“你们走吧,我就是把你们留下,又能如何。”随后又道:“你们放心,我只要还在这里,那些人就不会留难你们的。”

银香几次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是最后还是一语不发,就起身离开了。

陈丽卿恨恨的道:“妹妹,你太心善了,这些人背主求荣,放他们做什么!”

梁红玉也不说话,只是坐起来,看着梁文仲,怔怔然好似傻了一般,陈丽卿看到之后,就不再说话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天都黑了,梁红玉突然开口道:“他们应该都走了,我这里散了资财,把人都放了,他们就不会怀疑我会逃走了!”

陈丽卿听了这话,先是一怔,随后鼓掌:“好,既然如此,我们这就离开。”

“姐姐稍等我一刻。”梁红玉说完,转身进屋,到里面拿了两张毯子出来,一张把梁文仲给裹了起来,然后又到大厅里,把梁同的尸体也取出来,用毯子裹好,自己背了梁文仲,让陈丽卿背了梁同,两个人就从屋子里出来,纵身上房,窜房越脊的走了,本来梁红玉只会长枪大马的武功,这飞沿走壁的本事,却是从陈希真手里学来的。

两个女孩子飞纵而走,半天的工夫,已经到了淮安府的城墙处,陈丽卿早有准备,就从腰上取下来一条钩索,甩手掷上了城墙,然后护着梁红玉先上去,跟着自己也上去了,淮安府的城上,并没有守军,两个人钩索取下来,又反挂到了外墙,顺着城墙下去,向北逃去。

两个女孩儿一口气逃出去十几里地,直到了野外之后,这才停下,梁红玉把背上的尸体解下来,就放在树林子的边上,身子微微发抖的打开了裹着毯子,轻声道:“爹爹!你不要怪女儿不孝,只是到了现在,我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随后梁红玉就捡了树枝干柴,堆在了梁文仲的身下,犹豫片刻,点燃了火堆……。

梁红玉把梁文仲、梁同都给火化了,他身上带着两个木头盒子,就把骨盔给收了,带在身上。

陈丽卿就等着梁红玉焚化完了之后,向着梁红玉道:“妹妹,现在你打算怎么吧?”

梁红玉手掌一握成拳,喃喃的道:“我要给我爹报仇!那个柳元成是罪魁祸首,我绝不会放过他!”

陈丽卿一拍手道:“好帮妹妹!”

梁红玉摇头道:“姐姐,这是杀官大罪,你没有必要牵扯之内。”

陈丽卿不以为然的一笑,伸手在梁红玉的肩上拍了一掌,道:“你我是姐妹,那你的仇就是我的仇,那个姓柳的作恶多端,我们自然不能放过他。”

梁红玉听到这里,不由得感动的落下泪来,身子一屈,就跪在了陈丽卿面前,道:“姐姐,从今天起,你我就是亲生姐妹,永不相弃!”

陈丽卿急忙把梁红玉给抱了起来,道:“好妹妹,我们本来就是亲的,你还说那些做什么。”她顿了顿,又道:“只是我们两个要怎么报仇啊?那个柳元成知道你跑了之后,必定会小心不被你报复,只要他躲在城里,我们就没有办法刺杀他啊。”

梁红玉冷冷一笑道:“姐姐放心,他不会躲着的,应奉局的主要目标在江南,在苏州、常州一带,这柳元成为了向我爹爹报仇,这才来得淮安,现在我爹爹死了,他要是再在淮安府这么待下去,那他就会失去朱勔的看重,另外在他的眼中,我不过是一个等着被他处置的弱女子,没有什么出奇之处,他是不会去想我逃了之后,还会回来找他报仇的,所以只要我们在去苏州的路上等着,就能等到他,到时……。”

“好,我听妹妹!正好我爹护着夫人他们也去苏州,我们一路过去就是了。”

梁红玉这会取了她早就准备好的包袱出来,把里面的衣服拿出来,就和陈丽卿两个人换了,都扮成了男子的样子,着着生员公子的衣服,陈丽卿拿着自己的青錞剑,而梁红玉则是带了梁文仲的在西北时候的得到一口宝剑在身边,这剑虽然无名,但也颇为锋利,打扮起来,就像是武生员一般,平常不熟悉她和陈丽卿的人,绝不可能认出她们。

两个人就一路向南而行,天亮的时候,找到了一处村间小店,然后就在这里住下了,一觉睡到了天晚,这才起来吃饭,然后天黑之后,又重新上路。

此时正是夏天,月朗星稀,两个姑娘寻道而行,伴着清风,倒也不难走路,正在走着,突然一道疾风吹过来,推动黑漆漆的云彩,就掩了过来,把天空上的月亮都给盖住了。

梁红玉一伸手抓住了陈丽卿的手,小心的道:“姐姐,这风有些古怪,我们小心一点。”

陈丽卿是个傻大胆,大大咧咧的道:“这有什么,就是有古怪,还能怎么你我啊。”

两个就说话的工夫,陈丽卿突然一回手,向着黑暗之中抓了过去,只是她手过之处,抓了一个虚空,但是有什么东西就那样过去了,带起一阵狂躁的劲风,那风劲的声音大的站在一旁的梁红玉都听到了。

梁红玉死死的抓紧了陈丽卿的左手,跟着拔剑出手,随后就挥出去了,雪亮的剑光一晃,然后沾到了几绺毛发,又随着风劲,飘散开来。

陈丽卿也拔剑出手,他的青錞剑是雷君至宝,上面滚动着青色的电芒,立刻把黑暗给撕开了。

两个人同时感觉到,刚才袭击他们的东西已经跑开了,但是她们两个并不敢大意,这东西速度实在是太快,加上天色黑暗,眼睛又看不清楚,只怕稍有不注意就会着了对方的道了,所以她们两个小心翼翼的仗剑而行,感应着周围的变化。

梁红玉一边说一边上下测算,小声说道:“姐姐,这云彩随着我们走,没有它的地方,还是亮着的。”

陈丽卿冷哼一声,道:“这必是什么幻术,看我破它!”说着青錞宝剑就在掌中一转,一道青色光华绽放如莲,飞舞跳跃,一直蔓延开来,由于青光就在黑暗之中跳动,看上去就像是一条条光线,把黑暗都给撕碎了似的。

几乎就在陈丽卿出剑的一刻,一道黑影飞闪而过,同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跟着天空的黑雾尽去,月光洒下,陈丽卿和梁红玉同时看到,一只黑狐飞快的向着远处跑去。

梁红玉叫道;“看来就是那个东西搞怪了!”她说话间一眼看到地上落着一条狐尾,而边上却是点点滴滴的血痕,不由得叫道:“奇怪,你这里斩了一条狐尾,可是那个家伙怎么身上还有一条狐尾啊!”

“九尾灵狐!”陈丽卿不由得叫道:“这东西是九尾灵狐,据说这东西是天地异兽,天赋就是能动用幻术,而且血脉可以入药,有医死人,肉白骨的能力。”

梁红玉听了这话不由得起了兴至,叫道:“我们快去,把它抓住!”陈丽卿不用他催,就跟着追了出去,梁红玉紧紧的跟在后面。

两个女孩儿飞快的向前冲去,大概跑了一里多地,就听到前面有刀剑相交的声音,那只被砍伤了的黑狐一下停住了,回头看看梁红玉和陈丽卿,竟然转了个头跑去。

陈丽卿跟着那灵狐要过去,梁红玉一把扯住了她,道:“姐姐,我看那小狐狸是怕我们到那声音响起的地方去,我们偏不去追它,就过去看看。”

梁红玉一边说一边扯着陈丽卿就走,陈丽卿先还担心的叫道:“妹妹,这一招能管用吗?”只是他话音没落,就见那小黑狐转过身来,向着他们两个追了过来,口中还不住的发出一阵阵的叫声,她们两个要是站住,那小黑狐立刻就回身再跑,若是不站住,那小黑狐就不顾一切的追过来。

陈丽卿看到小黑狐的样子,不由得拍掌笑道:“这小东西还真听话,好好,你来,你来!”

就这样两人一狐,向着刀剑相交声音的地方跑过去,不过一会的工夫,就到了地方,只见一个穿着一身锦衣的大汉正在和一只巨大的黑色狐狸交手,那大汉手里提着一柄金华灿烂的大刀,那刀的身子,造型奇特,看上去就像是凤凰的翅膀一样,而刀身中空,每劈出去一刀,就会发出嗡嗡的响声,那声音并不是鬼域一般的叫声,而是一阵阵的清鸣,好像凤啼似的。

那刀一看就不是寻常的刀,锋利不见,仍然可期,可是那只和宝刀对阵的狐狸的身上,生着一幅巨大的爪子,每一段爪子的尖,都像小刀子一般的分明,每每的和锦衣大汉的刀碰到一起,立刻发出金铁交加的声音。

梁红玉和陈丽卿都有些怔然,她们本来以为这里是两个人在交手,没想到却是一狐一人,而且那狐狸一派高手的作派,完全看不出是个畜牲,最可怕的就是那狐狸的指甲,在陈丽卿看来,就是自己的青錞剑也可能不如它的爪子。

那大汉听到有脚步声过来,身子一凝,向后便退,黑狐怪啸一声,疾电一般的向着大汉扑到,与此同时,一直追着梁红玉、陈丽卿的那只小黑狐不知道从那里闪了出来,向着大汉后颈扑去。

梁红玉就在小黑狐出来的一刻,随手一挥,一柄折扇飞去,正好横在了小黑狐的嘴里,畜牲毕竟是畜牲,再灵气也达到人的地步,那小黑狐被折扇横口,立刻咬了下去,折扇碎开,但是大汉这会已经闪了开来了。

“麻烦二位姑娘,帮我挡住这小畜牲!”大汉沉声叫道,梁红玉就向着陈丽卿道:“姐姐,若是任由那两只狐狸攻击这大汉,他们赢了我们就危险了。”

陈丽卿二话不说,飞身而进,手里的青錞宝剑就向前刺去,直取小黑狐的眼睛,小黑狐急向后退,陈丽卿剑招不变的追了过去。

梁红玉这会大声叫道:“我姐姐挡不住那小狐狸多久,你还不下狠手,我们就走了!”

大汉哈哈一笑道:“好个丫头,我就下一个狠手,给你看看!”随着他的话音,大刀斜拖,划出一道惊虹,黑狐急向后退的一刻,刀身变转,向前刺去,猛的刺进了黑狐身体之中,从柔软的肚子进去,从坚硬的后背出来,但是大汉这一刀虽然得手,却不得不靠近了黑狐,黑狐的一只爪子也抓在了大汉的身上,直插进肩头之中。

大汉闷哼一声,抓住狐爪从身上扯了下来,血疾箭一般的流了出来,大汉置若罔闻,回身就是一刀,他这一刀劈得虽然是空处,却把小黑狐的退路都给封死了,陈丽卿趁机一剑,把小黑狐斩为两段。龙吟水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