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龙吟水泊

第42章 四十五:离开丰田镇

龙吟水泊 逆天吼 5009 2020-03-04 04:05

  

宿家安排的屋子自然就要比那客栈的强得多了,只是这一回却只给安排了三间屋子,鲍旭一间,鲍云娘一间,应她的要求,两个人的房间是挨着的,而王勇和孙二娘则只有一间屋子,带着出门的小妾,带着出门的小妾,职务就是暖床,自然就要这样安排了。

一间屋子,王勇就不怀好意的看着孙二娘说道:“还新纳的小妾,还替着主母照顾我!”

孙二娘脸上一红,扭过头故做不清楚他在说什么,王勇就凑过来,在孙二娘的耳边,小声说道:“我新纳的小妾,不知道你打算怎么替你家主母照顾我啊?”

孙二娘羞恼的瞪了一眼王勇,大步到了床边,双脚一蹭,就的鞋子给扒掉了,然后上床钻进了被窝,王勇站在床边,看着孙二娘,一手回抱胸前,一手抚着下巴说道:“这倒是有几分小妾的安稳样,就这么照顾?你可是决定……哎!”他话没说完,一个枕头打在了他的脸上。

“主母说了,大丈夫行事,劳其筋骨,苦其心志,我就是看着你劳筋骨、苦心志的,你睡小榻吧!”

王勇恼火的道:“不带这样的,这就是你这小妾的照顾吗!”孙二娘哪里理他,就把被子蒙头,装起睡来,王勇无奈,嘀咕道:“这哪像新纳的小妾啊,根本就是新纳了一个妈啊!”发完牢骚之后,就抱着枕头被子到小榻上去睡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王勇早早的起来,看到孙二娘还在睡,就推门出来,早有当值的丫头过来,小声道:“公子,老爷吩咐了,您昨夜半宿舍没睡,让您只管休息,不必早早的起来。”

王勇摇摇头道:“我没事,你安排早饭,再去看看我的同伴醒了没有。”

一个姑娘拿着铜盆,装了面汤过来,请王勇净面,同时道:“鲍家两位客人已经起来了,正在屋子里说话呢。”她们也都认得鲍云娘,知道她的身份,实在不知道叫她什么,就只以客人代称。

王勇想了想道:“你让鲍家大郎过来,我们两个一起吃早饭,鲍姑娘的,你给她送到屋里去用好了。”

丫环答应着退了下去,过了一会,鲍旭走了进来,向着王勇一礼道:“王大哥!”

王勇就拉着鲍旭到饭厅坐下,这里已经摆了七、八样粥品,还有一个馒头、饼食之类的东西,王勇就让伺候的丫环都退下去,然后招呼鲍旭吃饭。

两个人都不是什么精致的人,抓着馒头什么的,就往嘴里塞,唏哩糊噜的灌粥,一会的工夫就吃得饱了。

王勇抹了抹嘴巴,向着鲍旭道:“兄弟,我问问你,你打算如何安置令姐啊?”

鲍旭沉吟不语,王勇看看那些丫头都退得远了,于是靠近了鲍旭,说道:“你一直没有和你姐姐说你在枯树山上的落草,就是不想让你姐姐。为你担心吧?这会你要是说了,她虽然无处可去,不得不跟着你,但是只怕她也不会开心吧?”

鲍旭咬紧了牙关,半响才道:“我姐姐不做妾。”

王勇愕了一下,不解的看着鲍旭,鲍旭好像有点不敢看他,道:“我知道我们姐弟二人,这条命都是被你救得,但是……我姐姐不做妾,这是我爹的遗命,所以……。”

王勇当时就变了脸色,伸手在鲍旭的脑袋上就是一把掌,骂道:“你个混蛋!你氢我当成什么人了?你以为我救你姐姐,就是为了看上你姐姐了吗?”

鲍旭委屈的道:“可是……恩公,你要是没看上我姐姐,你干么这么问我啊?”

王勇都气乐了:“废话!我问得不是好话吗?到了这个时候,你还不想想,怎么办吗?”

鲍旭这才老实一点,说道:“我也没有办法,我姐姐自然不能接受我做贼的事,工可是……。”

王勇道:“所以我有一条明路指给你啊。”

鲍旭怀疑的看着王勇,看得王勇又想抽他,他才道:“只要不是做……那我听听哥哥的指点。”他看到王勇要翻脸,急忙改口。

王勇这才道:“我说一人,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他姓晁名盖,家住郓城县下东溪村里。”

鲍旭点头道:“我知道,托塔天王啊。”

王勇点头道:“我和这晁盖是过命的朋友,我写一封信,你送到晁盖那里去,让他安置你的姐姐,这信里我会写明,我要和他合开一家镖行,专一为商旅押送货物,保驾护航,镖行的总舵,就放在晁家,你姐姐就是我的代表,帮我核查帐目,这样你姐姐在那里住着,就不会不自在了,你看如何?”

鲍旭不由得感激莫名,拱手道:“哥哥,你果然是好人,却是我误会你了。”

王勇摆摆手道:“你也别拿我当好人,也不是什么好人,我帮你安排了你姐姐,你就要做我的手下,给我做事。”

鲍旭长叹一声,道:“哥哥,本来你说了话,我不能托辞,可是我做不到!实在……。”

王勇奇怪的道:“为什么做不到?”

鲍旭道:“我师父在枯树山给我留下有二百来弟兄,他们都是跟着我师父落草好的老弟兄了,虽然枯树山那里,我们也没有当成一个家,丢了倒也没有什么,可是我不能不管他们啊,要是死也,也就罢了,要是活着,那我就要和他们共同进退。”

王勇玩味的看着鲍旭,轻声道:“你以为我是什么人?我是前初大闹郓州,带着渔民起义的王勇,现在的梁山之主!”

鲍旭一下就怔住了,不敢相信的看着王勇,王勇气得冷哼一声,道:“你那是什么眼神看着我?”

鲍旭道;“到是听说过年初郓州渔民闹了一场,可是从来没有听说什么梁山之主……。”

王勇抓起筷子在鲍旭的头上敲了一下子,心里却是哀叹不已,他这名声也太小了,在丰田镇他习惯的报了真名,竟然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头,这鲍旭同样是落草的贼,也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这让王勇自觉挫败不已。

鲍旭讨好的道:“哥哥,你和我说说,你的山门在哪里,是什么来头?”

王勇无奈只得小声和鲍旭把梁山说了一遍,自然在他的描绘之中,是把小说里梁山大成的景像,偷几分说来的,听得鲍旭甚为意动。

鲍旭点头道:“好,我就投哥哥你的大寨好了!”

王勇道:“我这次出来,是有要事要做,一会我们就和宿家告辞,他们家也不适合久待,离开之后,你护着你姐姐到晁保正的家里,就和你姐姐说,你也加入了镖局,但是你要保镖行走,所以不能在家,把你姐姐安顿了之后,你就回枯树山,整理你的人马,我要到沧州去,等我从沧州回来,专门到你的枯树山,然后咱们在一起回梁山,你看怎么样?”

鲍旭一拍大腿道:“就都哥哥的安排。”

两个人商量好了,然后王勇打发鲍旭回去和他姐姐说这件事,自己拿了饭,回到卧室。

孙二娘这会才刚醒来,她昨天晚上躺下之后,就一直心里忐忑,这不像在客栈里,他们好几个人都在,这会就她和王勇两个人在这里,她一会想着王勇要是摸到床上来,她该怎么拒绝,一会想着王勇要是不听她的拒绝,霸王硬上弓她该怎么办,她怕允了王勇,王勇就把她当成轻浮的女人,又怕拒了王勇,王勇生气,就不理她了。

越想越难,一夜无眠,直到了鸡鸣时分,王勇也没有动静,孙二娘本来的想法,都化成了乌有,不由得暗自伤神,觉得自己没有吸引王勇的魅力,五味杂陈,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偷偷的哭了一会,这才昏沉沉的睡去,这会刚一睁眼,就见王勇进来,下意识的一闭眼睛,就缩到被子里去了。

王勇走到床前,就倚着孙二娘坐下,身子前倾压低了声音说道:“我昨晚没过来,是因为这是别人家,我要给你个真正的洞房才是。”

孙二娘听了这话,先是一喜随后羞恼难耐,一下坐了起来,向着王勇斥道:“你说什么!”

王勇把手里的粥碗向前一递,道:“我说这肉粥不错,很是清香。”

孙二娘恨恨的看着王勇,王勇笑而以对,让孙二娘万千火气,都不由得散了,只是轮粉拳在他身上高举低落的打了两下,然后拿起粥来,就坐在床上喝了起来。

王勇等到整个宿府的人都起来了,就来见宿大户,提出了告辞,宿大户对王勇这个摸不清什么来厉的人,实在也不敢多留,于是就恭恭敬敬的把王勇一行给送出了家门,还给了五十两的程仪。

宿义向着宿大户道:“爹爹,孩儿和这王兄一见如故,就送他出镇子吧。”

宿大户知道自己这个儿子借着宿元景的关系,也结交过一些世家子弟,想着他要是和这个不知道来历的世家子弟交往好了,也是一件好事,于是就点头道:“好,孩儿就替为父,送王公子去吧。”

一行人就出了丰田镇,宿义和王勇边走边谈,越谈越是投机,眼看着离着镇子已经远了,宿义就道:“王大哥,我看你和小嫂子是步行,不过你们去哪里人,不骑马实在不太方便,我就让人给你们备了两匹马,还请王大哥笑纳。”

早有人牵了两匹马过来,宿义指着马道;“我们家是本镇的马户,这两匹都是骟马,已经报了损折,就留在家里,性子最是温和,大哥和小嫂子就算是不太会骑马,也能操控得当了。”

王勇看那马,一黑一白,要说实分雄壮,倒也不是,不过代步也还是可以的,他自觉和宿义没有必要客气,就道:“那就多谢贤弟了。”

宿义犹豫一下,又向王勇道:“大哥,你得来历,我今天早上听你和鲍家大郎说起了,这身份实在惊人,小弟以为,不可常与人提,还是多加小心的好。”

王勇先是一怔,随后想到,那些丫头都是宿家的人,自然不可能宿义过来的时候,给他做提醒,想来必然是他和鲍旭说得入神的时候,宿义过来了,把他们的话都给听去了,他对宿义也没有想着要瞒着,就笑道:“贤弟知道了,也不算什么大事。”

宿义拍了拍王勇的手道:“大哥还是小心的好。”然后又向着鲍旭道:“鲍大郎,我让人估了你家的家财,然后又算了当赔你们损失的份额,共有五十两,我就让人给你们置了一辆马车,也方便你们姐弟行走,你看如何啊?”

鲍旭明白,宿义这是看在王勇份上,这才给他这个马车,不然的话,管他去死,所以也不客气,就拱手道:“多谢宿二公子!”然后扶着他姐姐,就去一旁上了马车。

宿义还要送,王勇拦住道:“好了,贤弟,自来没有不散的宴席,你就是再送,也有分手的时候,这样;你既然听了我和鲍旭的话,那就应该知道,我过一段时间,还会回寇州,不如你我定一个地方,在那里见面。”

宿义想了想就道:“我家里不太方便,不如就去寇州州城,那里有一个‘天华居’酒楼,我们就在那里见面好了。”

王勇点头道:“好,我回来的时候,必然会去天华居,只盼贤弟不要误了就是了。”

当下两个人拱手而别,宿义就站在丰田镇的镇街门口,看着王勇他们一路走远,这才转头,他本来想要进镇,可是一抬头就看到宿金娘正站在城门上,也在向着王勇走远的方向看着,不由得一笑,就上城楼,向着宿金娘道:“阿姊,你这是在看什么啊?舍不得我那王家哥哥吗?”

宿金娘冷哼一声,道:“我是怕他对我们家不利,这才在这里看着他赶紧滚蛋的!”

宿义笑嘻嘻的道:“姐,你就不用这么嘴硬了,这王勇是真的英雄,你看看他,不过几招就能胜了你,只怕天下都没有这样的人物了,你若是不肯接受他,那再到什么地方去找这样的人啊。”

宿金娘恼火的道:“你什么意思?觉得我就该给他当妾不成?”

宿义讨死的道:“那倒也不是,只是阿姊你立的规矩不好,若是找不到能胜你的,那还不如就做了王勇的妾呢,不是长听人说吗,宁为英雄妾,不为凡人妻……。”

宿义话没说完,宿金娘飞起一脚向他踢过去,只是宿义早有准备,就向后一退,把那一脚给让了开来,笑着道:“好姐姐,你不愿意听,我不说了就是,你何苦要发火啊。”

宿金娘冷哼一声,道:“我回去就向爹爹说,我要比武招亲,我就让你看看,这天下比那王勇英雄的人多了去了!”说完傲然的走了。

宿义惊愕的看着宿金娘的背影,急声叫道:“阿姊,你不是说真的吧?唉,你别胡闹啊,父亲说了,要在京中的武将世家之中,给你选一个老婆……啊呸!要给你选一个丈夫,一定会让你满意的。”他一边说一边跟在宿金娘的身后下了城楼,紧追着她的脚步回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