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龙吟水泊

第196章 二百零四:正遇仇寇

龙吟水泊 逆天吼 7341 2020-03-04 04:05

  

那大汉看到小黑狐被斩了之后,这才收刀后退,把身上的长衫给解了下来,在自己的身上缠了两道,把伤口裹住,陈丽卿冷眼看着,就在他裹完伤口,伸手要去捡刀的一刻,陈丽卿突然抬手,把剑就抵在了大汉的颈下,只要大汉再低一点头,那就是自己往剑上撞了。

大汉的身子一下僵住了,苦笑道:“这位兄弟,我们又没有什么冲突,这是何意啊?”

陈丽卿冷笑一声,道:“你少废话,再动一下,我就杀了你!”

大汉手搭在腰间,道:“我不捡刀,你也不要动手,我们有话好说就是了。”

这会工夫,梁红玉飞奔过来,伸手就去抓那宝刀,大汉眼中冷芒一动,搭在腰上的手突然一抖而出,左手抓着一柄锤头,就挡在了自己的颈下,右手一扬,一柄锤头向着梁红玉就打过去了。

梁红玉身子向后仰去,脚上一勾,把地上的宝刀给挑了起来,刀身一转,就向着大汉的胸口刺去,而那锤头就从她的身上飞过去,梁红玉踢起来的脚不停,一下挑在了锤绳上,脚尖立刻一搅,那锤绳就在她的脚上转了几圈,紧紧的缠住了。

大汉怒吼一声,闪身后退,挡着咽喉的锤头收回来,又倒出一截锤绳,就把那向着自己的飞过来的宝刀给缠住了,而锤绳回收,带得梁红玉一个大劈叉,人字马式坐在地上,大汉还想用力,把梁红玉给拖过来,但是梁红玉罐抽剑在手,向着地上一插,就把身子给稳住了,而陈丽卿这会向前一步,青錞剑的剑势不变,还是抵在大汉的脖子下面,随时可以刺破大汉的脖子。

大汉身子僵直,苦笑一声,道:“两个小兄弟好本事。”虽然他输得有些冤,许多的本事还没有施展出来,但是梁红玉和陈丽卿应变之快,也不得不让人佩服。

“把锤子丢下!”陈丽卿沉声叱道,大汉这会再没有多余的动作,就把流星锤给丢下了,张开双手道:“我这回不动了,姑娘不必生气了。”

陈丽卿眼中冷芒一动,叱道:“你看得出来?”

虽然这会是黑天,只有点点的星月光华,但是大汉仍然能看到陈丽卿眼中的冷芒,那里面蕴藏的杀意让大汉也不由得一哆嗦,连忙道:“我说错了,我说错了。”

梁红玉却道:“这位大哥,你怎么看出来的,说一说,我们也好有个防备。”

大汉又偷眼看看陈丽卿,陈丽卿不耐烦的道:“快说!”大汉这才道:“那个……刚才动手的时候,我看到姑娘的衣服紧了紧。”

大汉说到这里就停住了,再说就有亵渎之意了,但是梁红玉和陈丽卿都是一怔,一时没有明白大汉的意思,陈丽卿还向着身上紧扯了一下衣服,梁红玉一眼看到,不由得脸色一红,急忙把陈丽卿的手给扯了下来,原来她们两个在淮安的时候,女扮男装不过就是一个玩,加上身边总有都监府的人跟着,所有的人都知道她们的身份,自然不会不敬,看出来也不敢说,因此她们两个的易装不过就是随意的换一身男子衣服而已,并没有塞住耳朵眼,也没有裹胸,她们两个惯了,这会换装也没有在意,衣服一紧,就被大汉给看出来了。

梁红玉干咳一声,道:“这位壮士,不知道你贵姓高名啊?”

那大汉道:“在下石宝,江湖人称‘风蛇’未敢请教两位姑娘大名。”

梁红玉道:“我姓红,叫红良玉,她姓李,叫李卿,我们要到常州去,路上遇到这东西了,这是什么啊?”

石宝道:“这是九尾灵狐,这东西最后迷惑人,然后吸人的脑髓,听说吸足一千人的脑髓就能成精了,石某听说之后,特意来除这孽畜。”说到这里,石宝又拱手道:“若不是二位姑娘路过,石某险些就死在这两个东西手里了。”

陈丽卿和梁红玉对觑一会,觉得石宝不像是在说谎,这才把剑撤了回来。

石宝虽然刀锤都被夺了过去,但是看到陈丽卿把剑撤了回去,知道她们信任自己了,仍是很开心,就道:“二位姑娘,从这里向前,有一处村子,那里有我一个熟人,我们却到那里去借住一会吧。”

梁红玉和陈丽卿两个心道:“我们就是白天不敢走,才晚上走的,跟着你去做什么。”她们刚想拒绝,石宝又道:“那里有我一位好友,她曾经在江湖上走过,也是女扮男装,外人都看不出来。”

梁红玉和陈丽卿两个听了这话,不由得心下一动,她们两个一来是没有什么江湖经验,二来也自持艺高人胆大,于是就道:“那好,我们就和你同去。”

石宝指了指梁红玉手里的刀,陈丽卿冷哼一声,道:“还给他,他就是拿着兵器,我们也不怕他。”梁红玉依言就把刀、锤都丢给了石宝。

石宝接住刀、锤,心中暗道:“这两个姑娘,都是没有江湖经验的,不过倒都是好姑娘,我又被她们给救了,我石宝绝不能让他们被人害了才行。”

石宝这里打定了主意,就把链子锤当腰带缠在身上,勒住了大刀,然后走过去,把两只狐狸提在手中,道:“红姑娘、李姑娘,你们跟我来吧。”

三个人向前走去,走了不过一会,就看到了一点灯火,石宝大步向前走去,离着还远,就叫道:“司大哥,司大嫂,我回来了!”

房门打开,一个粗壮的中年女子走出来,看到石宝,先是大笑,哈哈的声音,比男人还憨,梁红玉看到之后,翻了个白眼,心道:“这还女扮男装,看上去就是个男人。”

“石小子,你这伤是那小狐狸弄得吗?你不是说那小东西,你着手就杀吗,怎么还弄得一身伤的回来了?”

石宝苦笑一声,道:“岂直是一身的伤,若不是这两位姑娘出手相救,我这条命都没有了。”说完之后他回手道:“这位是红姑娘,这位是李姑娘,这是司家大嫂。”

他们说话的工夫,就到了司家门前了,透过门里的光亮,司大嫂仔细打量了梁红玉和陈丽卿一番,又大笑道:“石小子,你好艳福啊。”

石宝连忙摆手道;“大嫂不要胡说。”他们几个一边说话一边走进了屋里,那里屋中的灶下,一个大汉正在烧火,灶上的锅里香气四溢,石宝就凑过去,道:“司大哥,这里炖得什么啊?”

烧火的大汉抬起头来,叫道:“我打了一只麋子,正在炖着呢。”那大汉抬头正好和梁红玉、陈丽卿打了个对眼,陈丽卿脸色大变,张口要叫,梁红玉一直在盯着她,急一伸手捅了个一下,说道:“李姐姐,你也觉得这麋子香吗?”

陈丽卿被捅得一激凌,这才醒过神来,把话收了回去,只是看着那烧火大汉的眼睛如要愤火,恨不得过去咬上一口才是。

司行方把烧火棍子给丢下,他是高手,自然有一个感应,陈丽卿的目光让他如芒刺在背,不由得警惕的道:“姑娘……认得我?”

梁红玉笑道:“我们头一次见壮士,哪里认得,我姐姐这是被烟熏着了。”

司行方半信半疑的看着陈丽卿,司大嫂没那心思多猜,道:“姑娘跟我进里屋,不要和他们在这里说话。”说完扯了梁红玉、陈丽卿进了里屋。

司大嫂招呼梁红玉、陈丽卿坐下,道:“两位妹,你们也是江湖人吗?”

梁红玉摇头道:“我们是常州丰家的表亲,被送到黄山祥至庵祈福的,这次得到家师同意,回家给老人拜寿的。”

司大嫂笑道:“我就说吗,你们两个这身打扮就不像个江湖人。”

梁红玉笑道:“我们就是听了石大哥的话,特意来和大嫂学本事的,不然这样上路,实在不便。”

司大嫂笑道:“这个好说,当初嫂嫂也曾在江湖人走过,这些晓得,你们两个先坐着,吃了饭之后,我再教你们。”

司大嫂说完起身道:“我去看看那肉熟了没有,若是熟了,就端两碗来给你们吃。”说完挑帘出去了。

梁红玉就那样笑咪咪的看着司大嫂出去,突然起身,就到了门前,贴在门上,向外听去,断定外面没人之后,这才回来,小声道:“姐姐刚才怎么了?”

陈丽卿咬牙切齿的道;“那个烧火的,就是当初带着人围攻都监,帮着陈起伤了公子的那个家伙。”

梁红玉嘴唇哆嗦,低低的说道:“你说得是真的?”

陈丽卿道:“当时我向着他射了一箭,看得清楚,就是他。”

梁红玉抓着宝剑思忖片刻,道:“姐姐,他们有三个人,都有好武功,我们两个人,只怕打不过他们,这会只能忍耐,却不可动手。”

梁红玉和陈丽卿两个说话的工夫,司大嫂就在这屋外的墙边上,手里拿着一个窄窄的铜管,抵在墙上听着里面的说话,听到梁红玉和陈丽卿的话之后,悄悄的把铜管撤了下来,蹑手蹑脚的走到了灶间,低声把梁红玉和陈丽卿说的话和司行方说了,然后踢了司行方一脚,道:“你这个遭了瘟的,几时出手,伤得那女娃儿的爹了哥了?”

司行方沉着脸把他和陈起在淮安府的事说了。

司大嫂转头向着石宝:“这两个丫头武功如何?”

石宝不解的看了看司大嫂,道:“武功不错。”

司大嫂咬牙切齿的道:“那就留不得了!”石宝张了张嘴,刚要说话,司大嫂摆手道:“你不必说,却听我说,这两个女人岂有不寻仇的道理,这里关乎着你司大哥的性命,不是你说什么,就能是什么的。”

石宝一下卡住了,若是事关他自己他可以不顾一切,但是这事关司行方,就不是他能定的了。

司大嫂从怀里摸出一包药来,就指了指那锅肉,道:“盛两碗,我给她们加了料送过去,让她们躺下,生死再论,你们两个看如何?”

司行方不说话的看着石宝,石宝半响主言,司大嫂干脆就去锅里盛了两碗肉,然后把药分着撒了进去,也不用筷子,就用手指在碗里搅了搅,然后端着就走,石宝不由得向起一站,司行方就一伸手押在他的肩上,却不用力,也不说话,石宝站在那里,追司大嫂不是,不追也不是,只能是看着司大嫂进了里间。

“来来来,吃吃这肉。”司大嫂端着两碗肉过来,分别递给陈丽卿睡梁红玉,梁红玉这会强颜欢笑的道:“这肉好香啊,谢谢大嫂了。”

司大嫂哈哈笑道:“这有什么好谢的,你们两个生得水灵,我要是当年和你们两个一样,那就好了,好在现在能认你们两个做妹子,也不屈了我了。”

司大嫂一边说话一边催着两个姑娘吃肉,梁红玉笑着说道:“大嫂,这肉倒是闻着真香,只是还要麻烦您给我们拿个筷子才好吃肉啊。”

司大嫂刚才自己都是用手指头搅和的,所以并没有带筷子过来,这要是司大嫂认识得那些江湖汉子,接过来一扒拉,就把肉给吃了,哪里还会去想有没有筷子,这会梁红玉一说,司大嫂不由得脸上的笑容一僵,心中暗骂:“果然不愧是官家的小姐,这吃东西的狗屁毛病就是多。”但是她刚才就想着能不动手,就不动手,所以这会脸色变了变之后,连忙道:“都是我糊涂了,二位妹子先等等,我这就给你们取去。”

司大嫂转身出去,陈丽卿立刻小声向着梁红玉道:“这女人既然那贼的女人,那这肉只怕就吃不得了。”

梁红玉把自己碗里的肉向着上倒了半碗,然后放在陈丽卿的身边,自己把陈丽卿的肉碗端过来,小声道:“你却躺下,这肉吃得吃不得,我们马上就知道了。”

陈丽卿依言躺下,闭目装死,梁红玉听着外面的脚步声将近,立刻叫了起来:“好姐姐,你这是怎么了?”

司大嫂这会推门进来,看到梁红玉焦急摇着躺在那里的陈丽卿,再瞄一眼,桌子上只剩了半碗的肉,不由得心里瞧科几分,就过来道:“红家妹子,李家妹子这里怎么了?”

梁红玉做出手足无措的样子,道:“大嫂,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刚才李姐姐饿得急了,就着碗吃了几口肉,然后就嚷着头晕,刚把肉碗放下,就倒在床上了,喊也喊不醒她,你快帮我叫叫她吧。”

司大嫂心道:“你要是这会也躺下了,我就省了事了!”她一边想着一边向前走去,心中暗忖:“那姓李的看着就比这红姑娘要结实,这会她倒下了,这红姑娘更文弱一些,莫若我就动手把她制住算了。”

想到这里,司大嫂一边向前走,一边道:“我就来看看这姑娘怎么了。”说话间到了桌边,伸手挑起那肉碗,向着梁红玉的脸上就劈过来了。

梁红玉虽然想到了司大嫂可能出手,但是没有想到她竟然这么快,这会她还不能躲,因为陈丽卿就在她的身后倒着,若是躲了,这肉碗就扣到陈丽卿的身上了,急切之间,梁红玉手掌一抬,宝剑带着剑鞘出手,就点在了碗上,那碗被点得歪斜,里面的肉都洒了出去,而碗则是被剑鞘挑了起来,就在剑鞘上转个不住。

“大嫂这是什么意思?”梁红玉冷冷的丰司大嫂说道,她本来就因为司行方而恨司大嫂,这会更是毫不保留了。

司大嫂怪笑道:“大嫂没有什么意思,只是让你也吃就是了!”说着拔步向前,大手向着梁红玉的手上抓过来,对那剑完全是不当一回事。

梁红玉后嫁半步,身子已经撞上陈丽卿卿了,手上一颤,碗就向着司大嫂飞去,司大嫂一偏头,碗从她脸侧飞过,她骂了一声:“小贱人,你找……。”下面的话都没有说出来,她的动作就停了,呆呆的向下看去,原来人红玉退后的时候,双腿微开,陈丽卿突然起身,宝剑就从她双腿之间刺了出来,全无声息的刺到,正好刺进了她的身体之中。

司大嫂先是一滞,随后大叫出来,不顾一切的向前冲了过来,梁红玉纵身而去,陈丽卿挺剑向前,司大嫂这一冲,正好加力,宝剑就把她给穿透了,于此同时梁红玉闪身落下,宝剑就从司大嫂的头顶刺了进去。

此时内室的门被一脚踹了开来,却是司行方听到声音之后,撞门而入,梁红玉这会来不及拔剑,就松了宝剑,飞身纵开,陈丽卿用力抽剑,然后一脚踹在了司大嫂的身上,司大嫂就向后飞去,直撞向进来的司行方。

司行方下意识的一把抱住了司大嫂,梁红玉这会把另一碗肉端起来,向着司行方泼了过来,司行方反手拍飞,抱着司大嫂想从屋里撤出去的工夫,陈丽卿已然到了,一剑出手,青錞宝剑就从司大嫂的身上刺穿过来,向着司行方刺到,司行方无奈之下,只得放开司大嫂,梁红玉跟着过来,把剑从司大嫂的头顶拔出来,随后咬牙切齿叫道:“恶贼,还我大哥命来!”说完挺剑就刺,陈丽卿把司大嫂的尸体甩开,跟着过来,双剑合壁一齐向着司行方攻到。

司行方急向后退,口中高声叫道:“石宝!”他躲过了梁红玉的一剑,却没有躲过陈丽卿的一剑,被青錞宝剑在身上划了一下,衣服全被破开,肚皮上被划出一道深深的血痕来。

石宝听到喊声过来,正好看到梁红玉第二剑,从一个刁钻的角度,向着司行方的身上刺过来,他急忙拔刀在手,用力一格,喀喇一声,梁红玉的宝剑被他的泼风刀给劈去了前端一截。

司行方得到石宝的接应,总算是喘了一口气出来,他的兵器在他和司大嫂的屋子里呢,这会来不及去取,就从一旁把拨火药味的叉子抓过来,闪电一般别住了陈丽卿的青錞宝剑,可是陈丽卿用力一挥剑,两个叉的火叉子立刻被斩去一根,司行方吓了一跳,闪身跳了开来,而这样一来,两个女孩儿就和石宝直接对上了。

梁红玉看着石宝恨恨的道:“当时就该杀了你才是!”

石宝这会也看到司大嫂的尸体了,不由得苦涩的道:“若是你们刚才杀了我,而不是被我给引到这里来,那就好了!”

陈丽卿冷声道:“少废话,看剑就是了!”青錞宝剑飞风逐电的向着石宝刺去,而司行方则是和梁红玉对上了,四个人就在这小屋里打了起来,斗得是难解难分,先一开始,司行方还存着几分轻视之意,但是动手一长,他不由得暗自震惊,这两个女孩的武功高绝,竟然和他不差什么,而石宝那里,由石宝有些放不开手脚,加上他身上有伤,更是被陈丽卿给逼得手支脚拙了。

两个男人不住的后退,眼看着就到了小屋的门边上了,司行方突然大喝一声,一扬手,那火叉就向着梁红玉飞去,这叉子来势迅急,梁红玉根本就没有办法闪避,只得横剑一隔,她的宝剑立在身前,正好就劈在了火叉子中间的位置,那火叉子一下被他的剑给抵住了,巨大的力量震得梁红玉身子一颤,宝剑也发出一阵阵哀鸣,裂纹就在剑上泛了开来。

司行方回手拍开了大门,闪身出去,叫道:“石宝,走!”这会他们都没有胜算了,但是司行方想着这两个姑娘是官身,若是有什么接应,他们就要被抓了,所以才急着离开,石宝一咬牙,向着陈丽卿道:“姑娘,对不住了!”说完猛劈一刀,逼退陈丽卿,然后也纵身出去了。

梁红玉震落了火叉子,追了过来,叫道:“不要逃!”她才追到一半,就听石宝叫道:“不要来,我的锤到了!”随着话音,那流星锤呼啸而来,向着梁红玉的面门打了过来。

梁红玉惊呼一声,向后倒去,手里的宝剑撑地,可是刚才宝剑被司行方的火药味叉子给震得裂了,这会剑身一撑地,立刻碎裂开来,梁红玉身上失去了支撑,一下倒在地上。

石宝只发了一锤,然后就走,陈丽卿大声叫道:“吃我一剑再走!”说着话纵身而起,身若飞龙,就向前冲去,青錞宝剑霹雳一般的冲去,把门边的墙壁给冲开一段,然后冲出来,只是石宝和司行方二人已经落荒而逃了,那里还能看得见人啊。

陈丽卿恨得骂了又骂,然后才回去,这会梁红玉已经在屋子里转了一圈了,把看得上眼的东西都给翻了出来,其中就有司行方的那对灿金短刺和司大嫂的一口长刀,她的剑正好坏了,这会就把双刺别在了腿上,把长刀背在了背上。

陈丽卿进来之后,叫道:“妹妹,我们刚才离开这里吧。”

梁红玉这会倒是不急了,就从锅里盛了一碗肉出来,道:“我们吃了东西再走。”

陈丽卿有些惊愕的道:“这……这是他们的肉,能吃吗?”

梁红玉笑道:“这肉不只是给我们吃,他们自己也要吃的,岂能在锅里下药啊,我们只管吃就是了。”陈丽卿觉得这话有理,于是也找了个碗过来,盛了肉大吃。

两个姑娘也是饿了,就把半锅肉都吃了,然后在屋子时在浇上油,把司大嫂的尸体丢在了肉锅里,一把火把房子给点着了,然后离了小屋,向南而去。龙吟水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