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龙吟水泊

第63章 七十一:婚事

龙吟水泊 逆天吼 7191 2020-03-04 04:05

  

王勇气哼哼的从王伦屋里出来,不住的咒骂着:“奶奶个的,尽给老子出难题,等着老子给你找个母老虎,丑得活像猪八戒他二姨给你做老婆。”

他只顾骂,李江在前面过来,他也没有注意,显些撞个对头,不由得恼火的道:“你拦着路干什么?”

李江也是惶恐,连连道歉,王勇的火气不好再发,只得收了,就道:“你找我有事?可是山寨里安排住处你不满意吗?”

李江连连摆手道:“那却不是,山寨里的安排都好,只是……。”

王勇看到李江犹豫,不由得笑道:“你有什么话就只管说,你现在到了这山上,就是这山上的人,咱们都是一家人,也没有什么不好说的。”

李江这才笑笑,道:“是这样的,小人的女儿,一向对鲍寨主……嘿嘿,您也知道,这女孩儿大了,留着留着,就成了仇了,我想着若是大寨主给做个主,看看能不能……。”

王勇一下乐了,道:“这是好事啊,有什么不好说的。”

李江不好意思的道:“我现在是寨里的人了,总觉得这话不太好出口。”

王勇摆手道:“这有什么不好出口的,这样,等鲍旭回来了,我和他说说这事。”

李江还支支吾吾的,王勇不耐烦的道:“你有什么,只管说。”

李江道:“我和鲍寨主说过了,只是鲍寨说他的终身大事要让他姐姐作主才行,还说这次下山去看他姐姐,顺便就问问他姐姐,若是行得话,下一次就带着九娘去给他姐姐看看……。”

王勇皱着眉头道:“这不是挺好吗,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李江苦着脸道:“不是我不放心,是我家九娘害怕,她自认一直就混在这贼窝子里,只怕鲍家姐姐不愿意答应。”

王勇不以为然的道:“她弟弟也长年在贼窝子里,她有什么可以不答……。”说话一半,王勇突然卡住了,鲍云娘可不知道她弟弟是贼啊,没准真的看不上李九娘的行事作派。

李江看到王勇停住不说,知道他已经明白了自己的顾虑,于是苦着脸道:“您看,您也想到了,这事情就是这个样子,我这女儿年纪也不小了,我是真不想让她再留了,但是咱们这样的出身,也不可能找一个不知根底的……。”

王勇想了想,道:“这样,你带上九娘,我们今天晚上就去见鲍家姐姐,我是鲍家的恩人,有我出面,他姐姐不好不答应。”

李江大喜过望,他本来就是这么打算的。连声答应,连忙回去准备了。

王勇站在思忖片刻,他记得水浒里有说明,晁盖是个不好女色的好汉,身边也没有什么女人,应该不会像王伦说的那样,真的喜欢一个妓女,很有可能是临场玩笑,被王伦给撞上了,王伦那人小心眼,就给记到心里了,他这会去,可是顺便探探晁盖的口风,若是能得话,就把那个什么玉香兰给王伦弄到山上来好了,他在王伦身上,下着一盘好大的棋,虽然现在是一着闲棋,但是一但时机到了,王伦就是他克制宋江最好的一枚棋子,所以他要让王伦活着,还要活得很开心,这才能为他所用。

王勇起身就向着韩伯龙的住处过去,准备把自己要去东溪村的事,和韩伯龙说一声。

到了韩家父女住的屋子,就见韩霞提着一个大食盒子出来,王勇好奇的道:“妹子,你这是做什么去啊?”

韩霞微微一笑,道:“你不是让我叫你叔叔的吗,怎么又叫我妹子了?”相处久了,这些人都知道王勇是个没有什么架子的人,所以都敢和他开些玩笑。

王勇不在意的道:“你孙姐姐不在家,我自然想怎么叫就怎么叫了。”

韩霞必竟不好意思和王勇多开玩笑,就道:“我爹爹今天上午看过那个杜统领了,就安排我给他送饭,说是山寨大灶做得饭太过粗糙,怕他吃不惯。”

王勇笑道:“还是韩大哥安排的妥当。好了,你去吧!”

韩霞自行走了,王勇这才进了韩家,就在韩家吃了饭,又把要去晁盖家的事说了,韩伯龙也颇为赞成,随后又有些感触的说道:“山上男多女少,这成亲的事都要一点点的安排,不然的话,时间长了,弟兄们都会受不了的。”

王勇道:“这个我已经想过了,河南路,长年有水患灾祸,那些普通的庄户人家,颇为难过,我们可以买些他们的女孩回来,先在山上陪养,做一些杂务,比如说做饭、洗衣、缝补这些,这都不是我们能做得好的,我刚才出去看霞儿,你让她给杜壆送饭,可见山上那帮家伙做得饭,你都吃得嫌弃了,有了这些女子,自然就可以把这些杂务做好,然后让弟兄们和她们好好相处,谁和谁看对了眼,我们做头领的就给他们安排,也不强逼谁,这些女人上了山,到时候就告诉她们没有退路了,她们自然也就在山上安家了。”

韩伯龙一拍大腿叫道:“好兄弟,你这脑子是怎么想的,这主意太好了。”

王勇一笑道:“等二娘回来了,还可以让她把健壮的女子操练成女兵,我们必竟是贼,要是有官军来征讨,或者打起仗来,女兵一来可以守山,分担我们的责任,让我们的人马可以倾巢出动,二来还可以保证,在逃跑的时候,我们不会有后顾之忧,不然我们要跑了,我们的老婆被落在后面了,这会可不是三国的时候,我们更不是刘备和吕温侯有交情,妻儿到了敌人的手里也能不死,一但他们落到了官军的手里,可是比死都难啊。”

韩伯龙不住的点头,道:“好,这些我来办。”说完之后突然想到了什么,指着王勇道:“我说你们王家兄弟都不地道啊,你那个大哥每天就养在山上,要这要哪的,一点不达到满意,就要耍脾气,你这个天天向外跑,就把这些杂事都推了给我,你这使长工也待这么使得啊。”

王勇哈哈大笑,道:“谁让韩大哥你能者多劳呢。”两个人说笑一番,王勇就在韩家吃了饭,然后待到了下午,这才领着李江父女下了山,就向着东溪村而来。

他们坐着船出来,王勇看着茫茫的泊子,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向着划船的小喽啰道:“我问你们,这石碣村在什么地方?”

那小喽啰也是这附近的人,他随后一指,道:“顺着这条水路走,过去那道坎子,水道狭窄的地方,就是石碣村了?哥哥问那里做什么?”

王勇摇摇头,道:“我就是随意问问,没有什么。”心中却是暗道:“我要不要把阮氏三雄现在就给收到手中呢?”但是最后他还是摇了摇头,那三兄弟还是留给晁盖吧。

小舟一直驶到了东溪村,这里的水道纵横,都是黄河泛水之后,给衍生出来的,所以基本相通,但是有些地方,太过狭窄,或者水已经不适合走船了,但是一来王勇他们的船是小舟,二来这会刚春汛,正是涨水期,而船上的两个小喽啰是走惯了船的本地人,尽量挑着好走的地方行船,就算是有不好走的地方,他们一个撑着船,一个下去拉拉,也就过去了,于是天黑时分,顺利的到了东溪村。

两个喽啰就把小舟停在了无人的地方,然后五个人下了船就向着晁盖的家里过来,他们不好走大门,就到了小角门处去,王勇敲开了门,向着那门房道:“请速回晁保正,就说老朋友山上王求见。”

那门房有些愕然的看着王勇,显然对这个‘山上王’不太熟悉,王勇笑道:“你只管去回就是了。”

门房回了进去,不过片刻工夫,晁盖、鲍旭二人就匆匆迎了出来,看到王勇,晁盖哈哈大笑道:“好兄弟,你怎么来了?我这里还等着你呢。”

王勇有些愕然,道:“哥哥等着我?可是有什么事吗?”

晁盖看看一旁的鲍旭,尴尬的道:“却到屋里再说。”说完扯了王勇就向里边去,鲍旭则是在后面,看着李江父女,跺脚道:“你们怎么来了?”

李九娘心就是一沉,就捅了她爹一下,他爹急忙小声道:“可是你姐姐不愿意……。”

鲍旭打断了李江的话,道:“不是这话,我还没和我姐姐说呢,这里另有缘故,罢了,先进了屋再说吧。”

王勇越发觉得古怪,但是这会实在不好问,就跟着进了庄子,到了草厅坐下,晁盖就让人杀鸡来待客,王勇就把准备好的礼物拿了出来,道:“哥哥,这是小弟的一点心意,却请笑纳。”

晁盖不安的道:“贤弟太过客气了,你这山上方始草创,什么东西都要花钱,何必给我这里的破费啊。”

王勇笑道:“以我和哥哥的交情,这是应该的。”说话间他看到李九娘坐在那里,十分的不安,就向着鲍旭道:“五哥,让阿姐出来招待一下李姑娘吧,我们这里都是男人,李姑娘坐着也不自在,却请女主人安顿才好。”

王勇是现代人,随意话说得的惯了,张口就来,但是这话一开口,就见晁盖立刻闹了一个大红脸,鲍旭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王勇就有些瞧科,向着晁盖道:“哥哥先让我的这些手下,下去休息吧。”

晁盖连忙道:“对对对,先去休息,一会用酒饭时候,再请几位过来。”说完就让自己的主管把人带下去了,等李江他们都走了之后,晁盖才红着脸向着王勇道:“王兄弟,哥哥负了你的交待。”

王勇皱着眉头道:“你们两个究竟打什么哑谜,能不能说个清楚啊?”

晁盖长叹一声,道:“是这么回事,我这不是按照你说得,就在庄上开了一家镖行吗,由于我只接短途的,虽然赚得少一点,但也不辛苦,可是半个月前,我们县里的宋押司找到我,求我帮他护送一个朋友到济州府去,我和那宋押司是自小的朋友,也不好推了他,也就答应了,本来应该我自己上路,但是护送的那家人家,有一个女儿,还有病,行路不便,没有办法,就请了鲍家姑娘同行,可是……到了济州府之后,我却偏偏不好,染了风寒病倒在那里了……。”

“然后是我们阿姐伺候的你,你就动心了可是?”王勇古怪的接口道,心中却是暗暗大叫:“这狗血的屁事,怎么过么巧就翻出来了。”

晁盖点头道:“就是……如此!”其实有一件事晁盖没说,他在病得迷糊之中,冒犯了鲍云娘,虽然那样的小事放在后世屁都不当一个,但是这会却是有些过不去,而且晁盖必竟年纪大了,将近四十,有着男人基本的欲望,平素不接近女色也就罢了,现在一近了女人,又有了要为人家负责的理由,自然就忍不得了。

王勇道:“这是好事啊,把事情办了就得了,还有什么可说得啊?”

晁盖跺脚道:“可是鲍姑娘不同意啊。”

王勇向着鲍旭看去,鲍旭道:“我问过我姐姐了,她说她是被定过亲的人,天王哥哥天下闻名,要是娶了她,只怕累了天王哥哥的名头,若是做妾也就罢了,做正妻实在不敢,而做妾家里老人有言,她不敢违背,所以只能拒绝了。”说到这里,鲍旭又道:“这还不算,我姐姐还商量着要离开这里,让我想办法接她一起住,可是……我接她到哪里去啊!”

王勇哈哈大笑道:“这真是奇了,可见这会春天来了,人人都想着要成亲,我那里一口了就定了两个老婆,五哥这里媳妇追上门,我大哥那里看中了一个女人,却是不知道能不能娶回来,我本来是想要来给五哥说亲的,还想着和晁大哥商量,没想到晁大哥这里也是动了春心了。”

晁盖叫道:“你少说废话,快给我们说说主意。”

王勇道:“这个好办,鲍家姐姐为着她在丰田镇上的事自卑呢,晁大哥只要找一个理由,就说自己还不如她,那鲍家姐姐自然也就答应了。”

晁盖听得一愣一愣的道:“什么理由?”

王勇憋着坏在那里胡说八道:“就说你得了绝症,离死不远了,就想着给晁家留个根。”

晁盖拧着眉瞪着眼的看着王勇道:“你这是什么狗屁主意?”

王勇道:“要不我捅你一刀,选哪捅不死的地方,然后去骗鲍家阿姐……。”

王勇话音没落,外面哗啦一声,几个人同时向外看去,鲍旭动作最快,一闪身就出去了,到了门口正好看到鲍云娘羞羞答答的逃去,这愣子就叫道:“姐姐!”

鲍云娘恨得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还想走得的时候,心中羞恼,壮着胆子道:“回屋去说,少说那些短命的主意。”她话音没落,就听到里面王勇大叫一声:“快进来,不好了,我捅错了地方了!”

鲍家姐弟同时一惊,只道王勇当真下了手了,一齐向着厅中跑,鲍云娘这会也顾不得羞嗔急急的进来,就见王勇扎扎着双手站在那里,手上全是红的,不由得浑身发软,一下就瘫在地上了。

王勇那里还在混说:“阿姐,你这会多亏没答应,不然就要守……。”

“起来!”晁盖厉叱一声,把王勇给推了开来,却是什么事都没有,就走过去把鲍云娘给扶了起来,道:“你别听那厮混说,他自己咬了嘴唇挤了一手的血,并没有伤我。”

鲍云娘羞得难以自抑,挣脱了晁盖就要走,王勇早一步挡在了门前,道:“好姐姐,你也不要再推了,我大哥的样子,你也看到了,何苦再自误呢。”

鲍云娘被王勇拦着出去不得,无奈之下,只得嘤嘤的道:“女儿在家,自然要听顶门立户的男的。”

王勇这才放开,向着鲍旭道:“五哥,阿姐可是说了,她听你的,你给句话吧。”

鲍旭哈哈大笑道:“我自然没有不同意的道理了。”

鲍云娘这会才出门口,听到鲍旭的话,不由得更羞,急急的逃了。

王勇坏笑着向晁盖道:“这回哥哥可以安排成亲的事了。”

晁盖哭笑不得的瞪了他一眼,道:“你这个促狭鬼,这种主意都想得出来。”不过心里还是高兴的,就叫了总管过来,让他开始准备。

王勇这里拿了十几张盐引给鲍旭,道:“五哥,没有让姐姐就男方这里出嫁的道理,你去村子里打听打听,有没有空的房子,先租下来,就先在那里住几天,等着姐姐出嫁了之后,你再回山。”说到这里,王勇又小声道:“你告诉李江父女,让他们帮着张罗姐姐出嫁,姐姐看了他们那般当用,自然就会同意你们的婚事了。”

鲍旭深以为然,就出去备办了,王勇又向着晁盖道:“我还得回去,等你大婚的时候,我再过来就是了。”

晁盖知道他的身份不好在这里多待,自然点头答应了,王勇又道:“哥哥,我还有一件事要问你。”

晁盖道:“你有什么事,只管说就是了。”

王勇就把王伦看中玉香兰的事说了,道:“我不知道哥哥和这女子是什么关系,所以想问问哥哥,若是哥哥有意于她,那我就不动了。”

晁盖一拍大腿道:“这话说来话长,当年我在泰山玉皇观学武,那山上吃素,我熬不得,就到山下的一个小店里去买肉吃,那小店里的有个女儿,见了那么一两面,后来回家也就没关系了,去年春天,我到郓城完粮,正好看到那女儿,在一个瓦子里,听她说她爹爹赌钱输光了家产,把他典给了人贩子,那天正好是要给她**,我看她可怜,就给他一笔银子,把她保下来了,然后也就不来往了,后来听说那女子就仗着我的名头,拒不接客,有那平时和我好的朋友去了,听到那妈妈逼他,就给银子保下来,时间一长,那妈妈也认为是真的,就不敢动她了,我一来没必要为这点事去澄清一回,二来想着她也可怜,也就没做理会。”

王勇笑道:“我就说哥哥不能沉迷于女色吗。”

晁盖道:“这样,我让人进城去,问问她可愿意,若是愿意,我就让人把她赎出来,让贤弟带走就是了。”

王勇急忙取了盐引晁盖,道:“我身上就是这个,哥哥只管拿去用,不管多少钱,只要赎回来就行。”

晁盖也不推辞,就让人拿了钱进去,这办这事。

王勇在晁盖的庄上住了一天,办事的人把玉香兰给赎了回来,向晁盖回禀道:“回保正的话,本来那妈妈还想要拿拿价,正好宋押司赶上,硬给勒着价,让我们赎了。”

晁盖一笑道:“他在县里自然有面子,这也不算什么。”

王勇听到耳朵里,就道:“这宋押司,可是江湖上闻名的‘及时雨’吗?”

晁盖点头道:“正是我那兄弟,他为人仗义,豪爽轻财,端得是好英雄。”

王勇就听着晁盖把那宋公明好一通的夸,心中只是冷笑,晁盖还不尽兴,又道:“这样,等到我大婚的时候,我让你见见我这宋贤弟,你就知道他的为人了。”

王勇苦笑一声,道:“哥哥,你那天请那么多的公人过来,让我们这些做贼的就和他们见面,您觉得这合适吗?”

晁盖也不由得笑了,道:“你放心,我那兄弟,不会在意这个的。”

王勇也不和晁盖争辩,就向着办事的人道:“你可和玉姑娘把情况都说了?”

那办事的人摇头道:“小人只说要赎,宋押司恰好就和几个朋友在那里喝酒,立时勒着那妈妈把人赎出来,小人也没有来得及说什么,想着人已经回来了,还是到家再说吧。”

王勇听了这话,就让那办事的人把玉香兰给引上来,然后把闲人打发下去,就把王伦的情况说了。

玉香兰本来以为晁盖是自己赎了她,却没有想到竟然是给一个没了腿的山贼赎的,不免有些失望。

但是她是在那样的地方出来的,心思不免多了一些,想着若是不答应,她知道了晁盖通贼的事,只怕晁盖不能放过她,就更不用说还有一个大贼头子在坐呢,而且晁盖要亲了,她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思,还不如上山,先图眼前,再计较以后,于是就爽爽快快的答应了。

王勇心下高兴,又给玉香兰买了两个丫头随身服侍,然后带着她们,回梁山去了。

鲍旭这里留下开始张罗鲍云娘的婚事,刚一开始,李九娘在这里帮忙,鲍云娘还没有往心里去,到了后来看出一些端倪,盘问了鲍旭之后,知道了李家父女的意思,立刻应下了,就由她着做主,定了亲事,安排到了入秋的时候成亲。龙吟水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