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龙吟水泊

第214章 二百二十二:斩杀朱汝贤

龙吟水泊 逆天吼 7338 2020-03-04 04:05

  

温斐等人站正堂屋的外面,面面相觑,半响才有一个小心的向温斐道:“温兄,这人……?”

温斐摆手制止那人往下说,示意大家退后,走到离着正堂屋比较远的位置这才低声道:“马上派人去找知州大人,让他随意安排一个假囚犯过来。”

这些护卫的地位都相等,谁也不比谁低一些,几个人都问温斐,只是想着让他担责任,必竟温乌鸦仗着武功卓绝,已经是众护卫之首了,但是这会温乌鸦不在,自然就有人说酸话:“那女人精得了得,只怕我们找一个假人犯来,不能骗过她吧。”

温斐冷笑一声,道:“我几时说要骗过她了,我出来的时候,我叔父还有乌世铁都已经赶过来了,而且对我说了,他们会在暗中下手,想来他们这会已经到了,只是看着大相公被那女人给抓了,不好出手,我们找一个假人犯过来,分散那女人的注意力,只要她一个看不住,我叔父就能把人给救出来了,那时再动手,还不能拿下她吗。”

几个护卫同时点头,虽然他们对温家叔侄很有几分嫉妒,但是也都承认,温乌鸦的武功实在了得,再加上一个乌世铁相助,而屋里的陈丽卿只是一个女人,使用宝剑,必是灵动大过力量,绝不可能挡住温乌鸦和乌世铁的联手,至于陶宗旺,刚才他们也打过了,在他们看来,那不过就是一个一身蛮力的蠢汉而已。

温斐眼见护卫都无异议,心中得意,忖道:“果然有我叔叔在,就能压住他们。”于是就道:“你们快去找人吧,我们都嘴笨,只怕不能稳住那娘儿多久。”

当下众护卫分成三队,一队由温斐带着,还在这里守着,伺机救人,一队则是武功平庸的,就带着家仆满院子晃晃,看看还有没有别的刺客了,两个跑得快些的护卫则是飞奔出去,就寻知州去了。

屋子里头陈丽卿包扎好出来,看看地上的朱汝贤,不由得一怔,道:“你没有的打他吗?”

陶宗旺摇头道:“我打他甚。”

陈丽卿冷哼一声,道:“就是这个家伙和他的老爹兴起了花石纲,闹得江南纷乱,才害死了你娘的,你不是要报仇吗,干么不动手啊?”

陶宗旺摇头道:“我是想报仇,等你办完了事,我杀了他就是了,打他做什么。”

陈丽卿翻了个白眼,道:“你起来,你不打我打。”说着就向着朱汝贤过去,朱汝贤本来趴在地上装死,看到陈丽卿过来,吓得一骨碌起来,就向后退去,口中还一个劲的道:“你……你不要过来!”陈丽卿下手的狠辣,不但对别人,就是对自己那样的决绝,让朱汝贤实在怕了她了。

陶宗旺这个时候指着地上的两具尸体道:“这两个人都是你杀的?”

陈丽卿不以为意的道:“对啊。”

陶宗旺脸色凝重的道:“那乌世铁倒也罢了,那温乌鸦是温州石梁派的高手,只怕他们家里的人知道了之后,不会放过你。”

陈丽卿有些奇怪的道:“你认得他们两个?”

陶宗旺点点头道:“当初我师父就是伤在乌世铁的手里,被我救了之后,这才收我为徒的,后来我师父伤好之后,准备离开的时候,温乌鸦带人找到了我家,和我师父来了一次决斗,我师父败而身死,所以我认得他们两个。”

陈丽卿点点头道:“不错,他们两个却都有好武功。”

陶宗旺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陈丽卿,心道:“你这是在说他们两个,还是在说你自己啊?”

陈丽卿这会也没有心思再去打朱汝贤这条死狗了,就在一旁坐下,等着外面的消息,大概过去两盏茶的时间,外面温斐的声音响起:“那女人,你出来吧,你要的人来了!”

正在假寐陈丽卿闻声而起,提起朱汝贤闪身就从屋里窜了出去,陶宗旺却是慢慢的拿起铁锨,就跟在陈丽卿的身后走了出来。

屋子外面,灯火通明,来了数百的官军,就把这里团团围住,当中簇拥着一个官员,在官员的身旁,还押着一个女囚犯,只是披头散发,又在暗影之中,看不出来是不是梁红玉。

温斐看到陈丽卿出来,向着那官员一指道:“这是润州通判宋时祥宋大人,他把你要的人给押来了。”原来护卫报到知州衙门,那润州知州听到朱汝贤有事,几希吓死,但是转过神来,却又不敢来这里,但是又怕不来被朱勔报复,于是就把通判给找了来,让他带着人过去,自己借口调动人马,就在外面接应,那知州一再隐瞒,只说朱汝贤是无端落入个女贼的手里,宋时祥只道是个立功的机会,这才带着人过来了。

此时宋时祥背剪双手,颇有几分威严的向前走了几步,向着陈丽卿斥道:“你这女贼!竟敢掳劫朝廷命官!何其大胆!还不把大相公放了,然后束手就擒,以待官司处置!”

“闭上你的狗嘴!”陈丽卿粗鲁的骂道,宋时祥气得眼睛瞪得老大,手指哆嗦的指着陈丽卿叫道:“你……你这泼妇!”一边说一边向前走了一步,但是他必竟还有一点理智,知道眼前人是个亡命徒,所以走了一步之后就停住了。

陈丽卿看了一眼双方的距离,冷哼一声,回手一掌拍在栏杆的扶手上,雕龙扶手被她一掌扇了下来,就在飞出去的一刻,被陈丽卿伸手抓住,然后用力向着宋时祥掷了过来。

宋时祥身后的润州马班都头程鹏急叫道:“大人小心!”说着飞身向前,拔刀在手,向前一隔。

刀和雕龙扶手一撞,程鹏只觉手上一轻,那扶手竟然一下迸了开来,化成碎屑飞舞,一半打在了程鹏的身上,一半从程鹏身前过去,都打在了宋时祥的身上。

两声惨叫同时响起,宋时祥当时毙命,程鹏多少是练武的,躲过去几处制命的地方,但也身受重伤。

后面的人都傻了,谁也没有想到,陈丽卿竟然一言不合就杀人,此时宋时祥一死,程鹏受伤,剩下最大的官就是州丞伍晖了,于是所有人都向着伍晖看去。

伍晖扎扎着双手,心里又惧又怕,此时陈丽卿冷声道:“把我妹妹交过来!不然我就废了这头猪!”说着把朱汝贤提起来,抓着朱汝贤的左手四根指头,用力一撅,都给撅拆了。

朱汝贤凄声惨叫,身子疼得都缩成一团了,大声叫道:“把人给她,给她!”他可不知道那人是假的。

伍晖突然嘎的一声叫,双眼一翻就晕死过去了,至于是真晕假晕就没有人知道了,大家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几个护卫又向着温斐看去,眼神里透露出来的意思是:“你不是说你叔父要动手救人吗?人在哪呢?”

温斐也心里焦躁,四下望望,心道:“叔父啊,你在哪啊?”

此时早有人出去禀报了润州知州田立了,田立心下慌慌,咬了咬牙,道:“你们让人进去,和那女贼谈谈,先稳住她,然后派人射死她!”

几个报信的人都听出来了,田立就是不想进去,不由得暗骂他胆小无用,但是官大一级压死人,无奈之下只得回去和里面说了,此时应奉局里没有任何一个人能主持大局了,谁也不肯向前,那陈丽卿一言不合就杀人,若是稳不住她,被她杀了朱汝贤,那就城门失火,映及池鱼了。

润州府步班都头薛四想了想,就走到应奉局的那些护卫身边,道:“几位,现在大人却是不能主事了,我们对这里的事实在不摸门,你看……是不是你们过去说说话啊?”

护卫都看温斐,温斐无奈只得向前,但是走出人群之后,就不敢再前了,对着陈丽卿道:“我们要是把这女犯给放了,你要不放我们大相公……。”

“啊!”

温斐的话音没落,陈丽卿抬手就是一剑,把朱汝贤左脚靴子前半截给切了下来,里面还包着五个脚趾头,陈丽卿跟着一脚踢过去,那半截靴子就到温斐的面前。

“我不想听那些废话!他身上零件有都是,你们要是舍得让我割,那就慢慢来吧!”

就在陈丽卿说话的工夫,薛四猛一挥手,六名弓箭手一齐出手,六枝暗箭无声无息的向着陈丽卿射了过来,一直隐在黑暗之中的陶宗旺就像灵猫一般的窜了出来,手里的铁锨一立,就挡在了陈丽卿的身前,六枝箭都射在了铁锨的面上,嘣嘣嘣的弹了开来,铁铸的箭头,射在陶宗旺的大铁锨上,连个白点都没能留下。

陈丽卿抓起朱汝贤的手,宝剑一挥,他那四根被折断的手指头又下来了,这一回朱汝贤干脆就直接昏死过去了,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再射啊!”

陈丽卿尖叱一声,把那手指头又丢到了温斐的面前。

温斐都要哭了,这完全没法弹啊,他恨恨的一跺脚,转身回来,向着薛四吼道:“去告诉你们家知州,他要是再不来主持大局,大相公有事,他满门都别想跑了!”

薛四也是吓得心惊肉跳,急忙跑出去,就到田立的轿前,把事情说了。

田立的眉头好像跳舞一般的跳个不住,他是知道那人犯是假的,若是交出去,只怕那个女贼立刻就能把朱汝贤给碎剐了,要是朱汝贤真的死了,那他就是把陈丽卿抓来肃皮抽筋点天灯,也无济无事了。

田立一咬牙就从轿子里出来,迈步向着应奉局里走去,一边走一边向着薛四说道:“你……你护着本官,本官若是没事,自有你的好处!“

薛四心道:“你给我好处,只怕你自都没有好处了。”但是嘴上却连连应道:“大人放心,小人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要护着大人。”

两个人走进了应奉局的大院,就到了正堂屋前,田立颤颤微微的向前,走到了阶前,向着陈丽卿一拱手道:“女侠在上,下官这厢有礼了!”竟然就拜下去了。

陈丽卿这会的精神也不好,她腰上的伤势太重,无法完全止血,这会动了几下,勒紧了的布带已经被血给浸湿了,身子一点点的发冷,意识也有些迷糊,所以才急着要把人要回来,这会田立慢条斯理的话让她心烦不已用剑向着朱汝贤指去,叫道:“你少废话,再不把人放过来,我上手就是一剑!”

田立急忙摆手道:“女侠别急,听下官一言……。”

“啊!”

朱汝贤又是一声惨叫,却是陈丽卿一剑刺在他的膝盖骨上了,田立听到叫声,吓得身子一软,一屁股就坐在地上了。

陈丽卿瞪着眼睛,凶神恶煞的叫道:“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田立这会是真哭了,叫道:“姑奶奶,我们没抓到你的姐妹啊,现在这个是个假的啊!”

陈丽卿手里的剑用力一搅,朱汝贤二次惨叫,跟着陈丽卿的剑向上一挑,朱汝贤的膝盖骨被挑得飞了出去,陈丽卿从牙缝里迸出话来:“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敢骗我!”

田立连连打躬,道:“姑奶奶,下官绝不敢骗你,如有二话,天打雷劈啊!”

陈丽卿只觉心若焦雷,耳旁霹雳,身子不由得软了,她就用剑在地上撑住身子,尖声叫道:“刚才说话那个,给我滚出来!”

温斐急忙闪身出来,陈丽卿厉声道:“那天在贺家祖茔你也去了,我妹妹究竟到哪里去了,说!”

温斐这会仔细想了想,道:“可是和杜家双鹰交手的那个女子吗?”

陈丽卿强打精神道:“不错,就是她。”

温斐就道:“那日里杜家双鹰带着他进入到官军的包围之中,本来官军是要一齐下手拿下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身上飞腾起一道道的金光,把围上去的官军都给冲开来,随后她就死缠着杜家双鹰不放,双鹰被她打得遍体鳞伤,既逃不走,又没有人能救下他们,最后杜家双鹰被逼得没有办法,就下了水了,那女人竟然也跟着追进水里,三个人随着长江水流,向南而去了,等到我们在贺家祖茔清荡完必之后,也曾派船去找他们,但是一连找了三天也没有找到,后来……大相公恼了,说是两个男人,竟然连一个女人都打不过,找他们回来有什么用,所以就招回了搜寻的队伍,那三个人就下落不明了。”

陈丽卿浑身颤抖,眼睛瞬间全红,看着倒在地上的朱汝贤叫道:“你不让找的!你不让找的!”

朱汝贤虽然已经被砍得半身残废了,但是神智还在,看出陈丽卿已经到了颠狂的边缘,急忙叫道:“女侠饶命,我这就让人去……。”下面的话没说出来,陈丽卿的剑就下来了,狂风暴雨般的一阵胡砍乱剁,停下来的时候,朱汝贤已经变成肉馅了,就连他身下的地砖都给砍烂了七、八块,朱汝贤的肉都被混到那些地砖里去了。

“哎呀!”田立怪叫一声,身子一软倒在地上,朱汝贤一死,他这个知州不但做到了头了,就连性命只怕也不保了。

薛四一咬牙,大声叫道:“放箭!”这里最没有资格管事的就是薛四了,但是这会所有管事的都闭嘴了,只有薛四反应过来,大吼了一声。

早拿拿着弓箭准备的那些官军几乎就是下意识的一齐放箭,几十只箭一齐向陈丽卿射去,陶宗旺急冲过来,抱住了陈丽卿,原地一转,用自己的后背对着那些箭,几十支箭,一支不落的都射到了陶宗旺的背上,入肉半分就都被弹了开来,陶宗旺的外号叫‘九尾龟’当初他和他师父学得本事之中,那大铁锨还在其次,真正的绝招,就是‘龟壳神功’只要练到极致,就可以刀枪不入,陶宗旺虽然还没有达到那样的程度,但是挡这几支官军的软弓射出来的箭,还是不费力气的。

陈丽卿此时全身力气全失,身子在陶宗旺的怀里倒了下去,陶宗旺急忙把她抱住,就向身上一扛,转身就跑。

薛四看到众人还在呆滞之中,不由得叫道:“你们还傻愣着做什么?要是连凶手都跑了,我们就真等着大朱相公把我们分尸吧!”

这一声总算是让众人清醒过来,于是一齐就向着陶宗旺围了过去,州丞伍晖这会抓爬了起来,大声叫道:“抓人,给我抓人啊!”他倒是来了精神了。

陶宗旺扛着陈丽卿冲了出去,一只手按在陈丽卿的身上,一只手轮着大铁锨舞得风雨不透,把那些护卫和官军都给撞了开来,好像一头莽牛一般的向外撞去,他的力气太大,那些官军只要冲过去就会被他给扫开,而那些护卫这会都有些心不在焉,攻击的力量很小,原因是他们都是江湖人,这会朱汝贤出了事,他们只要逃了,朱勔就是再有本事也找不到他们,没有必要留下来等着朱勔的报复。

在这样不齐心的围剿之下,陶宗旺连三道围堵,就到了大院的围墙处了,薛四眼看不好,一边大声指挥着人上前进攻,一边让人通知在外面的许德豹,让他安排官军阻拦,这院子里面障碍太多,官军没有办法靠人数取胜,而只要落了单,谁也挡不住陶宗旺。

薛四也是老公人了,他仔细看看地形,立刻下令在院子里的官军排成几排,就挡在了院子大门的要道口,不必管别的,只要堵住陶宗旺不能冲出大门就行,刚才陶宗旺连闯三道阻碍都是从门硬冲出来的,并没有穿房越脊,所以薛四猜测,他并不是飞贼,这方面要差上许多。

陶宗旺此身上已经都被血给染遍了,这血有他自己的,但更多的是别人的,他一路闯过来,能躲开的攻击尽量躲开了,躲不过去的就仗着龟壳神功硬抗,只是进攻的人太多了,他的龟壳神功也没有练到家,还是被砍伤了多处,但是陈丽卿身上却是没有再受一点伤,陶宗旺也算是豁出性命来护着她了。

陶宗旺眼看出去的要道被堵住了,而身后的官军也就要围上来了,他的体力已经有些不支了,再被围住,能不能闯出来就不一定了,于是陶宗旺一咬牙,就向着一面墙冲了过去,到了边上,把陈丽卿从身上放下来,叫道:“你先挺住!”

陈丽卿这会神智有些不清了,看一眼陶宗旺喃喃的道:“我们都死了吗?”

陶宗旺急声道:“我们还没死,你要是不挺住,我们就真死了!”

陈丽卿的意识回归,尽量让自己清醒一些,挥剑砍杀冲过来的官军,陶宗旺这会气贯后背,转过头来,背对着应奉局高高的院墙,猛的大喝一声,疾步向后退去,一下撞在了院培上,轰隆一声巨响烟尘飞起,半堵墙都倒下了,陶宗旺则是跌坐在地上,不住的咳血。

烟尘起处,陈丽卿的眼睛被遮住了,看不清周围的东西,但是一股本能让她感应到了巨大的危险突然临近,陈丽卿急忙侧身,这会宝剑已经递出去了,无法收回,只得集全身力量,一掌向着那危险来处拍去。

烟尘之中,也伸出一只手来,只是这手黑如染墨,热辣滚烫,就向着陈丽卿拍了过来,陈丽卿的手掌一下和它对上了。

两股劲力冲击,陈丽卿只觉一股热流,就顺着手掌劳宫穴冲进了身体之中,她不由得一阵的恶心,就软倒在地,于此同时,温斐从烟尘之中冲了出来,大笑道:“我打中她了!贱人,你中了我们石梁派‘墨浆黑煞掌’这条命是死定了!”

温斐一边叫着一边向着地上的青錞宝剑冲去,刚才他就看到陈丽卿这剑无坚不摧,知道是个好宝物,这才想要为捡这个便宜。

温斐的手刚把青錞宝剑给抓起来,一道人影就从他的身后过来,跟着一柄拂尘缠上了他的脖子,而那人影则夺了青錞宝剑还向前去,勒住了温斐脖子的拂尘就把温斐的脑袋给勒下来了。

人影跟着就到了陈丽卿的身前,一把托住了向下倒去的陈丽卿,叫道:“卿儿,爹爹来了!”

来人正是陈希真,他刚才就到了,正好看到陈丽卿在逼着那些人交出梁红玉,他离着远,也看不出来陈丽卿受伤了,想到要是陈丽卿能把梁红玉给救出来,那对他们大有好处,于是就忍着没有出手,后来看到院子外面有大量的官军,于是就潜出去,于路设下了几张道苻,想着一会走得时候,便于脱身,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就这么一会工夫,再回来陈丽卿已经是换了一个样子了。

陈希真知道,他们只有几个人,一但许德豹的官军围过来,就算是他们拼尽全力,也只有死路一条,所以这会耽搁不得,他就抱起陈丽卿,右手运剑,一道道星芒一般的剑光飞洒开来,把围上来的官军都给刺倒在地,闪身就到了陶宗旺撞开的地方,拂尘一抖向着陶宗旺道:“随我来!”

陶宗旺却是没有抓那拂尘,跳起来抓了大铁锨当先冲了出去,陈希真紧紧的跟在后面,薛四眼看刺客就要逃了,不由得大声叫道:“不要让他们跑了!”他话音才响,陈希真眉头一皱,一挥手,拂尘上的丝线被抖出去三根鬃毛,在他的劲气之下,就如同长箭一般射去,但是在黑暗之中又无法查觉,一下都射进了薛四的双眼、咽喉之中,直透了过去。龙吟水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