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龙吟水泊

第94章 一百零二:离开登州

龙吟水泊 逆天吼 7060 2020-03-04 04:05

  

王勇与林冲、鲁智深二人陪着杨志喝了一会酒,杨志胸中的郁气渐渐的散了,就在地上站起来,身子有些晃荡的道:“几位哥哥,看洒家打拳与你们下酒。”

王勇摆手道:“这拳就免了,你那杨家枪却给我们耍几招好了。”

林冲也道:“是啊,杨家枪取自佘老太君,据老太君用枪胜了杨老令公,让老令公一生不再用枪,后来在杨延昭元帅手里发扬光大,我们平时看得,都是江湖花活,你来点真传的,与我们看看。”

宿金娘冷冷的道:“我的事,大哥以后最好别管!”

“够了!”宿大一掌拍在桌子上,震得茶碗颤动,桌子摇晃,宿家兄妹不由得都闭上嘴了。

宿大户顿着手杖道:“不管你大哥有没有意让你嫁给方涛,他的用意是为了这家好,而且正像他说的,这事无定端,你没来由的,就那样得罪了方剑威,如何得了啊!”

宿金娘也知道自己鲁莽了,但是刚才她看到宿大户和宿良都有答应方剑威的意思,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这才出手的,所以她并不后悔,只是想到自己可以一嫁了事,但是对家里只怕就惹出麻烦来了,于是道:“爹爹,您将我除族吧。”

宿大户抬头向着宿金娘看去,轻声道:“你再说一遍!”

宿金娘就道:“您……您把我除族吧!”

宿大户恨恨的瞪了一眼宿金娘,宿义早就忍不住了,叫道:“爹爹,断断不能这么做啊?”

宿良却不说话,宿大户看在眼里,不由得暗暗摇头,心道:“果然向义儿和金娘说得,良儿太过自私了。”

他长叹一声道:“这不过是掩人耳目的办法,若是应付官府,他们依律而为,还能起几分作用,可是你们以为方剑威会依律而行吗?不要说除了金娘的族,就是把金娘给打死,方家恨咱们,还是不会变的。”

宿良脸上的肌肉不,由得跳了几下,随后宿大户又道:“我不否认,我刚才的确是动心了,但是现在想想,那方剑威怎么可能再把正妻之位给了金娘啊,那样不就是说他们家方涛的所作所为是真的了吗,方涛以后还如何入仕啊。”

宿良还有些不甘心,争辩道:“也许……有梁公公在帮着……。”

宿大户摆摆手道:“好了,不要说了,事已到此,无可挽回,现在我们只能抓紧王焕这一棵大树了。”说完他指着宿金娘道:“武也不要比了,你明天就认输,然后嫁了给那史斌得了,这事不能再拖了。”

宿金娘低着头不说话,宿大户差点没气过去,叫道:“你难不成还要比武吗?”

宿金娘嘀咕道:“我……我都等了这么长时间了。”

宿大户起身就向外走,叫道:“良儿、义儿,找根绳子过来,把我勒死,让我也死得干脆一点,不要被人活活给气死!”

宿良、宿义两个急忙把宿大户给拉住,宿义就跺脚道:“姐,你快说话啊!”

宿金娘就凑过来,道:“爹爹,你就满足了我这个愿望吧,大不了……我明天到了最后故意输给他就是了。”

宿大户气得直骂:“快滚,快滚,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宿义也劝道:“爹爹,您也别气了,您这里只说我姐赢史大哥,却忘我姐前两天可是刚刚败给史大哥,那个时候,史大哥只是用一口刀,还没有展现别的武艺我姐就不行了,现在我姐也没见多大的长进,史大哥的本事一样一样的拿出来,她就仗着那飞叉,那里是史大哥的对手啊,肯定让史大哥打得乖乖进洞房就是了。”

宿金娘气得过去就是一脚,把宿义踢得一个跟头滚出去了。

宿大户长叹一声,道:“我往日过于惯着你们了,现在才闹成这个样子,罢了;我也不来拘你,你只记住你一件事,要是你再赢了,那你这辈子都不要想着嫁人了,就是我们宿家对外也不好交待。”

宿金娘正色起来,就向着宿大户道:“爹爹放心,女儿自有分寸。”

宿大户摆手,让大家都散了,从草厅出来,宿金娘闷头走着,宿义就凑过来道:“阿姊,你还在为大哥生气吗?”

宿金娘摇摇头道:“大哥的表现,我早就料到了,他就是这样的人,有什么可奇怪的。”

宿义道:“那你这是怎么了?”

宿金娘就站住了,看着宿义道:“你说说,我是不是真的武功远远不如那史斌啊?”

宿义沉吟一会,道:“阿姊,我和你去你的绣楼,我有话对你说。”

宿金娘有些孤疑的道:“你搞什么鬼啊?”可是宿义不由分说,就把宿金娘给拉到了她的绣楼,上去之后,把屋里的丫环都赶了出去,那小桃本来都走了,但是她自那天方涛闯进绣楼之后,就一直不放心,于是想了想,又回来了,就凑在宿金娘绣楼的门外,悄悄的听着。

宿义把人都打发出去之后,这才道:“阿姊,实话告诉你,你明天这场比武,你赢定了。”

宿金娘愕然的看着宿义,道:“你什么意思?”

宿义不答反问:“你知道那史斌真正的身份吗?”

宿金娘心里一跳,就道:“他真正的身份是什么?”

宿义犹豫了一会,他原本没有把这当成一回事,但是现在想想,自己明知道王勇的身份一被说破,他和宿金娘就是必然没有关系的,还坐看他和宿金娘往来,把关系越拖越近,这并不是一件好事,就像宿大户说得,若是这件婚事不成,宿金娘真的别想嫁人了,所以他感觉说不出口。

宿义犹豫,宿金娘可是急了,就踢了宿义一脚,道:“你有什么话,快说!”

宿义一咬牙,这才道:“他不是柴王府的王官,而是上年大闹郓州,一刀斩了郓州兵马都监姚尊的大盗王勇,现在他就在郓州的水泊梁山落草,是那里的大寨主!”

“啊!”

宿金娘还好,门外的小桃惊叫出声,宿义一闪身就到了门口,伸手把门拉开,跟着从腰间抽出一柄刀来,向着小桃腹中刺去,宿金娘急一伸手把他的手给挡住了,叫道:“别动手!小桃跟了我这么多年,是不会出卖我们的?”

宿义眼中冷茫闪动,道:“我只知道,死人才能保证秘密!”

小桃这会才回魂,连声道:“姑娘,救我!我不说,我绝不说出去!”

宿义就看着宿金娘,宿金娘犹疑片刻,道:“放了她吧!”

宿义无奈,只能收手,宿金娘就向着小桃道:“你记住,这件事要传出去,我们宿家一家都是死,你也要被发配官卖,明白吗?”小桃连连点头道:“姑娘放心,小桃什么都不说就是了。”

宿金娘指了指一旁的小榻,道:“你就到那里去躺着,记住;从今天开始,你一步都不能离开我,否则你被他杀了,就不要来怪我。”

小桃恐惧的连连点头,宿义虽然觉得不妥,但是看到宿金娘的态度,也没有办法,只得默许了。

宿金娘这会回过头来,看着宿义,道:“把事情给我说明!”

宿义就把丁立的来头说了个明白,宿金娘还有些疑惑的:“那他身上的带得剑?”

“那是姚尊的,人被他杀了,剑被他抢了,这剑是姚尊的老祖留下的,他老祖是大宋开国上将,当初战死了南唐,由于时间太久,所以这剑一时失了,也没有人去查。”

“那柴进为什么和他走得那么近?还给他一个柴王府王官的名头?”柴家有世袭的王位,虽然柴进不是王子,但是柴家的家将还是被称为柴王府王官。

宿义道:“这柴进在江湖有上‘小旋风、盖孟尝’的名号,专一爱收拢江湖亡命,自称门下也有三千客,想来也是和王勇有关系……对了,柴家的丹书铁卷只有一份,本来都归嫡支掌管,仁宗朝的时候,杨六郎发配云南,天子下诏斩首,但是被柴家给保了下来,后来查出此事,仁宗大度,只罚丹书铁卷,改归为庶支保管,神宗朝的时候,当时的柴王随郭逵南下平叛交耻,立下大功之后,求神宗把丹书铁卷还给嫡支,神宗皇帝以仁宗天子圣命,不可转违为由,给了嫡支到庶支争夺丹书铁卷的权利,两支每三十年一争,前番柴进的父亲去世,因庶支不能决断勇烈将军的位子归谁,嫡支暂时停止了这一次的争夺,听说现在柴家嫡支的小王爷叫柴桂,使得一口好刀,武勇非凡,早就传了信给庶支,要北来夺丹书铁卷,我估计柴进一再的召慕能人,可能就是为了对付嫡支吧。”

宿金娘冷哼一声,道:“我不管他柴进要做什么,我立了一回比武招亲,到了现在,才知道自己看中的人,是什么身份,这太过笑话了吧!”

宿义低着头道:“姐,你要就怪就怪我好了,都是我求了王大哥,他才来的,我给他的信上就说明了,让他把所有的竟争者都给打跑,最后再输给你,把这件事赶紧给压下去就得了,可是……现在闹成了这个样子……。”

“行了!”宿金娘冷声道:“不用说了!他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吗!”

宿义还想再说什么,只是宿金娘根本不听了,就把他给赶了出去,他们姐弟两个都不知道,虽然王勇是那样答应的,但是他从一开始就存把宿金娘娶走的心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众人重新到了演武场,先都到那观武的台上坐了,就凑到一起说着闲话,大概半个时辰过去,宿金娘就带着她自己训得三百女兵过来了,众人就见宿金娘穿着一身火梨花白的盔甲,背上背着五柄飞叉,就骑着一匹玉花梨宝马,马后有人给她扛着那月轮火尖枪,显得英武潇洒,到了台前,就从马上下来,缓步走了上台,给众人见礼。

到了王勇这里,宿金娘心里窝着一股火,但是又不能暴发出来,所以给王勇见礼的时候,狠狠的剜了他一眼。

王勇根本没有看到,就捧着柴进给他的轻水剑向前,双手呈到了宿金娘的面前道:“若是其他女子,小可这时见面,当捧一些饰物才是,但是宿姑娘是英武之人,正配这剑,小可故就捧了这剑,来送与姑娘。”

宿金娘看着那剑,并没有接,而是指了指王勇腰间的尚方剑道:“这是你赢来的,是别人的东西,我不要,我要你自己的东西!”

王勇就是一滞,这剑是他抢来的,要是给了宿金娘,只怕不妥,宿金娘看出他的犹豫,就像挑衅一般的说道:“怎么?舍不得吗?”

王勇深吸一口气道:“这有什么舍不得的,只是这剑另有来路,只怕姑娘带着不好。”

“我不认为有什么不好!”

宿金娘冷冷的说道,王勇心道:“你都不怕,我怕什么。”想到这里,就把轻水剑放下,把尚方剑解了下来,仍是双捧着送到了宿金娘面前。

宿金娘毫无礼仪的单手把剑抓了起来,就在手里摆弄两下,然后看着王勇道:“你这剑给了我,若是赢了,还能带着我和剑加去,若是输了,你就不心疼吗?”

王勇淡淡的一笑道:“一柄剑而已,有什么可心疼的。”

这会他们两个人有些古怪的样子,已经让大家看得不对了,王焕就笑道:“要我说,还打什么,就我侄儿一个人了,宿姑娘就嫁了我侄儿算了。”

宿金娘冷哼一声,道:“一个人又怎么样,他要输了本姑娘一样不会嫁他!”

宿大户听了这话,差点跳起来给宿金娘一拐棒,王勇这会有些瞧科,就笑道:“姑娘说得不错,总不能让姑娘这样的能耐,嫁一个没有用的废物!”

宿金娘冷哼一声,把腰间的剑解下来,丢给了小桃,然后把尚方剑就系在腰上,系好之后,向着台下一摆手道:“请吧!”

王勇也不穿甲,也没有拿大戟,而是提了那九耀神枪,就跟着宿金娘向下走去,宿金娘看到他这个样子,只道他真的要故意输给自己,不由得心里有气,就放慢了脚步,等着王勇过来,小声说道:“王大寨主,你要是不全心全力的比武,那我就在这里喊破你的来历,我看看那个时候,王使相还会不会拿你子侄看待了!”

王勇心道:“果然,她是知道我的身份了。”于是一笑道:“姑娘放心,我绝不会假战来污辱姑娘就是了。”

“哼!”宿金娘冷哼一声,就到自己的雪花梨身前,翻身上马,王勇也上了黄砂马,曲端大槊一挥,刚要宣布比武开始,王勇一抬手道:“稍待!”说完催马到了兵器架子上,在上面挑了一张好弓回来,又拿了一壶箭,然后背在身上,这才带马回来。

宿金娘听到曲端一声开始,立刻催马而上,手里的月轮火尖枪,随着她手中的震动,枪尖好似真的化成了火焰一般,向着王勇的身上灼了过来。

王勇手里的九耀神枪摆开,快速的劈过去,枪刃正好打在了月轮火尖枪的留情结子上,月轮火尖枪被一下给震开了,王勇立刻挺枪向前直刺过去,连变招都没有,好像那一劈一刺,就如天然形成的一般。

王垚惊呼一声,道:“这是我们王家枪!”

王焕这会也眯起了眼睛,他发现王勇手里的枪,熟极而动,就好像那枪就是王勇使了十几年的兵器一般,不由得捻着胡髯轻声道:“好小子,当真有几分本事!”

王勇这九耀神枪划开,就好如天边一道惊虹一般,宿金娘给缠住了,不管宿金娘如何冲突,都不能从这枪虹之中冲出去,宿金娘不由得暗自心惊,想到昨晚上宿义说得那话,他有种种本事,还没有完全拿出来呢,自己绝不是他的对手,不由得就是一阵气闷。

宿金娘此时也顾不得能不能嫁,就把一摇,万丈火光都从她的枪身上扬了起来,这是宿金娘看家的本事,这枪唤作‘火漫千里峰’她师父使出来,能把半个天空都给埋在火中,宿金娘虽然还答不到那个地步,但是把王勇的枪虹给反包起来,还是做到了的,可是不管她的火焰如何飞扬,王勇的那道枪虹就是不被摧毁,仍然在她的火焰之中飞舞着。

王焕看了一会,轻笑道:“我这侄儿怜香惜玉啊!”

在场众人这会也都看出来了,王勇根本就在放任宿金娘用枪,有意让她把自己的本事都发挥出来,而王勇应付起来,游刃有余,完全不当一回事。

又斗了一会,宿金娘也感觉到了,她银牙一咬,手里的月轮火尖枪用力一振,半天火影就像被掀过来一般,向着王勇脸上飞扬而至,王勇急喝一声,手里的九耀神枪使了一个‘如封似闭’守得如同山岳一般,把火焰都给挡回去了。

宿金娘这会带马拉开一些距离,然后双手向后一长,各抓了一柄飞叉在手,用力的向着王勇掷来,两柄叉就在空中扭动着,幻化成蛇一般轨迹,飘忽不定飞了过来。

王勇把大枪向着马前一掷,那枪就标在了地上,跟着他摘弓搭箭,连射六箭,两柄叉各中三箭,叉尖、叉箍、叉尾一同中箭,被箭上的力量冲击的向着一侧飞去,落在地上。

“再招!”宿金娘尖叫一声,又是一扬手,两柄叉飞了出来,这会的两柄叉,却是直线过来的,王勇只用了四箭,就给射落了,但是王勇心里警钟鸣响,他觉得这事不对,依宿金娘的性子,岂能就这样就算完了的,必然留了后手,他不由得小心起来。

宿金娘把背上最后一柄叉取下来,这一回却是双手掷出来的,大叉子带着一股劲风,向着王勇打过来,竟然比前四柄叉子重了一倍还多。

王勇叫道:“好!”随着叫声,手里抓了八支箭在手,先将四支咬住,然后把余下的四支一齐射了出来,跟着又取下咬着的四支,也跟着射了出去。

八支箭一齐射在了叉子上,那叉子被震得跳了起来,叉头和叉身竟然分开了。

王勇才要放下弓,就见宿金娘用力一振手臂,那叉头又跳了起来,向着他卷了过来,这会他借着太阳才看,那叉头后面连着一根细丝,却是链子叉。

这会王勇再取箭已经来不及了,看着那叉头就向着自己的胸口打来,王勇不由得高声赞道:“好!”说着话,手里的弓拉了开来,人在马身上横着向一侧倒去,那叉子头就在他的身上过去,而王勇跟着放开弓弦,那叉子头上的细丝,立刻被急弹回来的弓弦给缠住了。

王勇抓住了弓,左右一绞,就把叉子给绞住了,宿金娘大急,用力向回来夺,王勇就势催马,黄砂马跟着宿金娘用力回夺的劲头向前冲去,眨眼就离得近了,宿金娘这才明白王勇是故意让她拉得,情急之下,回手拨剑,这会二马已经近了,王勇快速的手把手里的弓向下一压,弓角就抵在了宿金娘宝剑的剑柄上,宿金娘刚把剑拉出来一半,就被他又给顶回去了。

宿金娘还待抓枪,王勇抓着叉子头后面的细丝,用力一扯,宿金娘哪里还坐得住,就向着马下摔去,王勇一伸手把她给接住,就抱在怀里。

宿金娘被陌生的男子抱着,一股浓烈的男子气瞩,向着她的鼻息里冲来,宿金娘不由得心慌手抖,竟然无力再挣扎了,王勇这会就低声说道:“娘子,我没有假和你打吧?”

宿金娘本来败了心里难过,听到王勇的话,不由得笑了出来,随后狠狠的瞪了一眼王勇,道:“还不把我放下来!”

王勇哈哈大笑,就把宿金娘给放下来了,王焕为老不尊,就在台上叫道:“宿姑娘,这可是你输了!”

宿金娘一张小脸涨得通红,就向着宿大户一礼,小声说道:“孩儿……就听父亲的安排了!”说完羞惭的跑了。

宿大户心道:“这会听了我的了?早听我的,就不要这小子了!”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就向着王焕道:“使相,那这婚事……?”

王焕笑道:“自然是成了!来、来来,大官人,你来写婚书,我们早些给他们定下来!”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龙吟水泊》,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