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龙吟水泊

第73章 八十一:夫妻相会

龙吟水泊 逆天吼 7306 2020-03-04 04:05

  

王勇回到梁山之上,就派了人去打探听林冲的消息,得知林冲好好的在沧州牢城之后,就告知了林娘子。

林娘子和张教头是不知道王勇是这个买卖,一天到晚的提心吊胆,听到了林冲的消息之后,不由得安心了许多。

王勇就道:“嫂子只管放心,我想林教头有柴大官人照顾,应该到了年底的时候,就能安顿下来了,我已经和柴大官人说好了,只要一安定,他就派人通知我,然后我就送你们到那里去,你放心,林教头对我这里,一切全知,不会说什么的。”

林娘子总算安心下来,却不知王勇心道:“到了年底,你老公就自己来了,你们的团圆还用我送吗?”

安顿好了林娘子他们,王勇这才回家,只是刚一进屋,就见宿金娘气鼓鼓的出来,正好和他撞了个对头,王勇急忙把她抓住,道:“怎么了?这是要找谁打架去啊?”

宿金娘恨恨的道:“本来要找别人,现在找你也是一样。”

王勇不解的道:“我看你拿着枪出去,猜你要惹祸,没想到还真猜中了,什么事找我也是一样啊?”

宿金娘道:“我听姐姐说了,这山上女人也能坐一把交椅,你昨天说了,让我坐在姐姐肩下,可是姐姐已经倒数了,难道我还要再向下倒数吗?我倒要看看,那坐在我前面的,有几分本事!”

王勇哈哈大笑,把宿金娘给拉回屋里,道:“让女子坐一把交椅,是为了让你们能方便的统带兵马,但是你是我的妻子,不管你坐到第几位,这权利是不会小的,那又何必压那些跟着我起义的老弟兄们一头啊。”说到这里,王勇指了指迎出来的孙二娘,道:“你问问二娘,坐在她上首的,那些是不是都我们的哥哥,这起义之初,没有他们,怎么能有今天啊,这起码的尊重还是要有的。”

宿金娘恼火的道:“那就让我们吃亏!”

王勇哄着道:“以后人多了,就都在你的下首了。”

孙二娘拉了宿金娘道:“好了,你也不要用闹了,那些兄弟里,真能和你动手的,也就是鲍旭了,若是鲁大师、杜统制,只怕你就是打上门他们都不会和你动手,杜迁、宋万两个哥哥的武功平平,若是输了给你,还让他们要脸不要了。”

王勇接着道:“我的意思,让你们两个组建一支女军,以后巡山卫寨,保护家小就都交给你们了,正好,你们两个,一个马军,一个步军,倒也搭手。”

宿金娘也没有再说什么,其实她也是心里闷得慌,她是大家女儿,现在一下成了押寨夫人了,自然心里总有不得劲,现在有了事做,倒了能好一点。

王勇把两个女孩揽入怀中,轻声道:“我知道,你们做这个女寨主委屈了,但是我被逼到了这里,只能是走下去了,不然就这样下山,那就是无牙之虎,无鳞之龙,一个胥吏都能治我于死地,你们更要受那些大头巾的污辱,但是你们放心,我不会就一直让你们这样的。”

孙二娘轻声道:“又有什么委屈的,我们既然是你的妻子,你做大官,我们就做官太太,你做贼,我们就做押寨夫人,只要和你在一起就行了。”

宿金娘嘴硬,说不出这样的话,就拉了孙二娘道:“好了,姐姐,我们去挑兵吧。”说完扯着孙二娘走了,王勇看着她们的背影,轻叹道:“我也是没有办法,我要不是这样做,怎么压制宋三那个矮子啊。”

王勇嘀咕一会,起身倒了茶喝,他这里以前没有下人,只有一个亲兵照顾他的生活,宿金娘嫌那亲兵不够精细,给打发了,准备过几天她陪嫁的人到了,再把这里安排起来,好在王勇不在意这些,什么事也都愿意自己做,倒也没有什么不便。

“二寨主!”杜壆一边叫着,一边推门进来,王勇急忙又给他倒了一杯茶,道:“杜兄,你来有什么事啊?”

杜壆坐下之后,道:“我找过家岳了,他解决不了,我才来找你的,我们山上的马太少了,就算是有点,还以挽马为多,不堪一用啊。”

王勇眉头皱起,轻声道:“是啊,没有足够的马,我们还说什么发展马军啊。”

杜壆道:“我大宋就是缺马,虽然步兵也可以一用,但是最好还有一支马军。”

王勇道:“杜兄,以你之见,我们从哪里能搞到马呢?”

杜壆道:“有两个渠道,一个是买,一个是抢,买马不太容易,辽国控制的太厉害,就是朝廷买马,也非常困难,还有就是抢,抢的面就大了,官府、豪强、绿林都行。”

王勇道:“杜兄想从那里下手?”

杜壆道:“官府不好下手,有城池护卫,我们的人,还不足以攻城破地,而豪强占据一方,也有强大的工事,我们一时半会要是拿不下来,也会被人所乘,最好就是绿林,就算是官府知道我们下山了,只要他们知道我们的目标,就会认为我们是狗咬狗,因此不会向下我们出兵,而绿林之中,很多人都是当年的马户,他们手里不单有马,还有马种,只要把这些集合在一起,我们就能得到一批立刻可用的战马。”

王勇不得不佩杜壆,他不愧是王庆的兵马大帅,在眼光上,他比别人就要高一些。

王勇道:“这样,我们就找你岳父,大家商量商量。”

当下他们两个出来,就到了聚义厅,然后把鲁智深、韩伯龙、鲍旭、杜迁、宋万、朱贵几个人都给找来了,王勇就把杜壆的提意说了。

杜迁皱着眉头道:“这会不会让人说我们欺压绿林道啊?”

王勇摇摇头道:“我们上山落草,不是为了和绿林道一样,他就为了烧杀抢掠,图一个一时快活,我们要做就要做出一个结果来,那我们就要不同于那些贼,我想我们梁山打出一个旗号,就叫‘替天行道’若是朝廷有道,给我们一个出身,那我们这替天行道,就是替天子而护卫百姓,若是天下真的像我说的,会大乱起来,那我们就是替苍天行道,就看苍天会不会给我们这个青眼了!”

众人一齐点头道:“好,这个旗号一来让我们的与众不同,二来却也让我们进退有据,最好不过!”

王勇接着道:“既然是替天行道,那我们就是义贼,而那些贼,就是盗贼,我们就要帮着百姓平定这些盗贼,所以我们专向那些恶名昭着的山寨下手,这样绿林之中,也不能对我们的所作所为,有什么话说。”

众人又是点头,王勇心道:“宋三,老子先把你的创意给拿来用了,我看你到了山上,还有什么来忽悠人。”

韩伯龙道:“既然要向那些恶名在外的山寨动手,我们第一个破的,就要是一个最大的恶贼,这样才能让人知道我们的名号。”

王勇笑道:“这个就要问鲍五哥、宋大哥了,他们两个久在山东绿林,肯定对这样的山寨都有了解,还有朱家哥哥,他手里掌握着山下酒店,本人又走了许多地方,应该对这些都了如指掌才是。”

鲍旭先开口道:“我对黄河南边的不熟,北边我倒知道两个山寨,都在博州境内。”

韩伯龙摆手道:“河北不行,那里太远,我们没有办法供应粮草。”说到这里,韩伯龙正色的道:“我们既然要替天行道,那打劫村坊的事,就要尽量少做,如果不是出了名的恶霸豪强,我们就不要破他们的村坊,不然那话就是一个笑话了。”

王勇点头道:“不错,不单粮草成问题,我们走得那么远,官兵也会趁机向我们动手的,还是在这京东西路的好,最好就能在这济、郓、濮三州之内。”

几个人不由得沉思起来,宋万突然道:“我想起来一家,就在这里不远,虽然不在济、郓、濮三州之地,但也使得。”

王勇一下来了精神,道:“哪里?”

“这山在青州地面,名曰‘二龙山’归临朐县管辖,那山上有一个宝珠寺,庙里有一个和尚叫‘金眼虎’前一年蓄了头发,做了强人,此人最是好色,做和尚的时候,就坏人家的名节,现在在当地被百姓恨之入骨,我们若是除了他,必有好名声。”

鲁智深也道:“洒家云游的时候,路经青州,管了一档子闲事,结识了青州地面的一座桃花山的两个寨主,大的叫‘打虎将’李忠,次的叫‘小霸王’周通,他们寨上也有二、三百匹好马,洒家情愿去劝他们两个,归顺大寨。”

王勇拍手道:“好,既然有桃花山,那我们只要带足走的干粮,也就行了,从这里到青州,三天奔驰,来回足够了。”

当下王勇、鲁智深、杜壆、鲍旭四个人点了一千人,让韩伯龙、杜迁、宋万、朱贵留守山中,王勇不敢回去和孙二娘、宿金娘她们说,只怕她们也要跟着过去,于是立刻下山,都打扮成客商的样子,分成三路,向着青州而行,鲁智深只做行脚,当下自走,先去桃花山联络。

三天工夫,一行人就到了临朐县境内,王勇让杜壆、鲍旭两个带着人马整顿,准备攻打二龙山,然后自带了五六个伴当,向着桃花山的方向而去,准备和鲁智深会面。

走了半日,王勇猛的想起来那‘操刀鬼’曹正就在二龙山脚下,于是打听着路径,一路寻了过来,就到了二龙山脚下的村子里。

一进村坊,果然有一村酒店,就在那村坊的当头,王勇带着人进去,就叫道:“他酒家,却打一角酒过来。”

一个妇人就在灶下闪了过来,道:“客人打一角酒,要些什么下饭?”

王勇道:“你有肉食吗?有得话却只管炒来。”

那妇人答应了,先打了酒过来,然后又到灶下炒肉,一会的工夫,酒肉都得了,王勇向着几个伴当小声说道:“赶紧吃,吃完了不要给钱。”

几个伴当都有些愕然的看着王勇,王勇摆手道:“少问。”

几个伴当心道:“不问就不问,白吃谁不吃。”于是大口的吃了起来,一角酒,斤把肉哪里经得起他们这么吃,一会的工夫,就什么都没有了,王勇带头,起身就走,几个伴当虽然心里纳闷,但也跟着走,那妇人在灶下看到,急声叫道:“客人,你们还没有给钱呢!”

王勇回头道:“你们家可是姓曹吗?”

那妇人点头道:“正是姓曹的?”

王勇点头道:“那就对了,你家男人欠我的银钱,他就该我白吃,你再烙五百斤大饼,我要带走。”

那妇人都听得傻了,不由得叫屈道:“我们又不认得客人,如何就欠了客人银钱,客人这是讹诈啊!”

王勇笑道:“就是讹诈,你让你家男人出来说话,不然我就走了。”说着话指了指身边这几个,道:“你看看你能拦得下哪一个?”

那妇人气得浑身乱抖,道:“你不要动,我家丈夫是个狠得,你既然找死,那就在这里等着他好了。”

王勇摆手道:“你只管去,我就在这里等着。”

那妇人进去,过了一会,就引着一个汉子出来,那汉子赤着上身,身形精瘦,但是肌肉一条一棱的,显得精壮无比,手里提着一条杆棒,后面还五、七个后生,都拿着草叉之类的兵器,也气势汹汹的过来了。

王勇看看拿杆棒那人,道:“你就是这酒店的老板曹正吗?”

来人正是曹正,他有些疑惑的看着王勇,拱手道:“在下正是曹正,不知道阁下是哪一位?”

王勇笑道:“我叫王勇,认得一个叫林冲的。”

曹正更是惊异,道:“阁下认得我师父?”

王勇道:“我刚才不肯给饭钱,就是想引你出来。”说着掏了一把碎银子丢到桌子上,道:“这位大嫂,这是银钱,多得就算是你刚才被我们气到的补偿了。”

那妇人倒有些不好意思了,急忙道:“既然是再外子的朋友,那这钱却是要不得了。”

王勇笑道:“一码是一码,我们也是有事来求曹兄弟的。”说着话他向前一步,道:“我想请曹兄弟给我拿个主意,破了那二龙山宝珠寺。”

曹正有些不解的道:“你是……官差?”

王勇一笑道:“却坐下说话。”当下几个人重亲坐下,王勇就把自己的来历说了,又说了林冲的遭遇,曹正听得恼火,狠狠一掌,拍在桌子上,道:“这高俅老贼,竟然害得我师父如此!”随后又叹道:“我因为得了一个财主五千贯钱,来这里做客,没想到折了本钱,回不得东京,就流落在这里,就招在这家做女婿,完全不知道我师父的情况,若是我在东京,断不会让我师父落这么个下场。”

王勇相信曹正没有说大话,曹正虽然武艺不是最后,但是他为人机警,有他在那里提醒,加上他在东京有一帮三教九流的朋友,应该是能帮上林冲的。

王勇就道:“曹兄弟,你在这里,也没有结果,不如就和我到梁山上去吧。”

曹正低头不语,不肯接话,王勇笑道:“我知道,你这样就被哄去心里不甘,没事,我不让你上山,我在郓州府里,给你开一个肉铺,供应你活猪、活羊,你就给我当个耳目,你看如何?”

曹正苦笑一声,道:“我要是不去呢?”王勇哈哈大笑,道:“我都知道你在这里了,也找上门来了,你还能不去吗?”

曹正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好吧,我去就是了。”

王勇又道:“还请你给我想一个破二龙山的办法。”

曹正就道:“其实你们不来,我也要搬走了,那邓龙好色贪淫,对我浑家几番都有非礼之念,我必竟人手少,不好和他硬拼,这才想着要走的。”他说到这里顿了顿,道:“你说你有人马,那就好办了,我只要说有一个美女献给他,邓龙肯定让我送人上山,我就带着人,到那山上,然后你们的人看火号,一齐攻上去,自然就能拿下这二龙山了。”

王勇皱着眉头道:“这主意倒也可用,但是这女人倒那里去找啊?我们的女头领没来啊?要不等等?”

曹正一笑道:“那倒不必,王寨主长得清秀,正好就可以扮成女子,不然的话,让女头领来了,也怕伤了名节。”

王勇猛的抬头看着曹正,就看到他那一双小眼睛里,精光闪动,知道他是存心报得,不由得冷笑一声,道:“好,就依曹兄弟就是了!”

曹正倒是一怔,他本来就是一说,准备着让自己的老婆过去,没想到王勇真就答应了,这会不好改口,道:“那就请王寨主进屋,让我浑家给你打扮。”

王勇吩咐手下回去叫杜壆过来,然后就进了屋了。

杜壆、鲍旭两个人正在那里整顿军马,鲁智深带着李忠、周通两个到了,这二人倒不是真心愿意就去梁山,只是他们打不过鲁智深,听说梁山有一千多人马过来,只怕惹急了开战,于是商量了一番,就决定跟着鲁智深过来看看,若是没有那些人马,他们再脱身,若是有的时候,那就跟着他们好了,两个人见到杜壆他们,不由得心凉半截,梁山的人马透着就有一股骠悍之气,看上去比他们的人马狠得多了,心中先自认了命了。

这个时候,王勇的伴当回来传信,众人就跟着他,到了曹正的家里。

众人才曹正见了礼之后,四下里不见王勇的影子,鲁智深不由得叫道:“曹兄弟,我家寨主呢?”

曹正忍着笑道:“几位上眼!”过去打了门,就见一个婀娜的大姑娘走了出来,手扶着云鬓,就向着众人见礼,鲁智深、杜壆、鲍旭三个人都看得傻了,曹正就道:“大姑娘,你这头发好黑啊?”

王勇低着头道:“曹家嫂嫂给抹得头油。”他故意拿着腔调,几个人听得别扭,想笑又都不敢,曹正又一提裙子,道:“姑娘小脚挺小啊!”

王勇又道:“三寸金莲是木头接的。”

这回几个人都忍不得了,不由得都暴笑出来。

杜壆指着王勇道:“王老弟,你这实在是装人像人,装鬼像鬼了!”

王勇道:“别废话,赶紧行事!”

当下曹正就让人做了个肩轿,驮着王勇,向着二龙山宝珠寺而去。

鲁智深、杜壆、鲍旭三个带上人马在后面跟着,李忠拉了周通只说是回山去收拾,先一步离开了,两个人算计好了,二龙山比他们桃花山要严密,若是这里被他们破了,那他们就降了,若是不能破,那就再说吧。

曹正就带着王勇一路到了二龙山上,到了半路,被拦路的喽啰给挡住了,曹正上前,陪着笑脸,说道:“请大哥回寨主,我们是这里治上的百姓,小人叫曹正,知道寨主喜好美人,特意送了我的妻妹过来。”

那喽啰头目一眼向着王勇看去,就见红装美颜,看上就娇媚的很,不由得连声道:“你等着,等着!”说完急匆匆上山去了。

那邓龙正搂着一个抢来的女人取乐,听到喽啰的回报,不由得大喜道:“那曹正的媳是个好看的,他的妻妹,想来也是不错,快让他们抬上来!”

当下喽兵下去,就让曹正他们把人给抬了上来。

到了大殿之上,邓龙只看了一眼,就被王勇那样子给迷住了,立刻叫道:“好,好个美人!”

曹正陪着笑脸道:“这是小人的妻妹,只愿嫁个好汉,小人想着寨主是我们这里惟一的好汉了,所以就送了她过来。”

邓龙满意的道:“好,你有这份孝心,实份难得,本寨主自然不会亏了你的。”曹正只是陪笑,连说不敢。

那邓龙早就控制不住自己了,就向着王勇摸了过来,伸手向着王勇的手上摸去,本只道能摸一个柔柔软软的小手,哪知道手上却是一凉,急低头看去,却是王勇把九耀神枪抓在手里向着他递过来,他一把就抓到了枪头上。

邓龙尖叫一声,向后就退,王勇手上一抖,九耀神枪给抖了出来,正好把邓龙给穿了个对胸,然后单手一用力,就甩在地上。

二龙山那些贼人还在茫然之中,曹正他们早从椅子下面,抽了刀剑出来,胡乱杀人,同时向着庙外冲去,把信火给点了起来。

山下的鲁智深、杜壆、鲍旭三个带着人马一齐向上冲,二龙山的喽啰哪里挡得住啊,被吩吩砍翻在地。

王勇大声叫道:“我们只杀淫贼邓龙,其余人下跪免死!”

这些喽啰如听玉音,争先恐后的跪了下来,杜壆指挥着人,把山上的财物、马匹都给抄了,把喽啰给押上,然后放火烧了宝珠寺,随后王勇他们一齐离开了二龙山,转路就去桃花山,汇合李忠、周通了。龙吟水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