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龙吟水泊

第54章 六十二:风流二将军

龙吟水泊 逆天吼 6859 2020-03-04 04:05

  

王焕就道:“我早听人说过,一些海外武艺,不求修养心性,只寻求一击杀敌之法,但是一直没有见过,史校尉能否为演示一下啊?”

王勇微微一怔,随后道:“不知道如何演示?”

王焕就到一旁的兵器架子上,拿起一条生铁枪,用力一振,枪身立刻呼呼作响,随后王焕道:“王某就为史校尉做试刀之石好了。”

柴进听了这话,就凑到了王勇的身边,小声说道:“这王焕一向护短,王垚输得太难看,他这是想找回场子。”

王勇也看出来了,心道:“这人太过小气了。”于是抚着刀道:“小可这一刀劈出去,自己都不能控制,实在没有办法保证使相的安全,还是不比的好。”

王焕五个儿女之中,惟有小儿子王垚与他学枪,这让他在武艺上,不免偏心小儿子几分,所以看到王垚落败,难免有些心里不舒服,所以不顾自己的身份,这才上来挑战,刚才他指出王勇那一刀的威力,一来是给王垚找台阶,二来也是为了自己出手做准备,不过不管是年纪,还是身份地位,王焕知道,自己都不应该和王勇交手,所以他看着柴进和王勇说话也并不拦着,在他看他来,柴进一定会劝王勇不要交手,这样王勇说点好话,大家有面子把这件事过去就算了,可是王勇开口,这话无异就是在火上浇油了。

王焕少年时候,风流倜傥,性子也柔和,但是自从爱人被劫之后,整个人心性大变,狠戾决绝,而到老了,养在家里,往日的琴瑟书棋不但没有能让变得平和下来,反而越反变得老而弥坚了,这会听到这话,脸上笑容不变,口中道:“史校尉,要不要我写一个生死状子给你,证明我生我死,与你无干啊?”

王勇忙摆手道:“那自然不用,你这么大的人物,怎么可能死在我的手里呢。”

柴进都有些听不下去了,踢了王勇一脚,悄声道:“你把他惹急了真和你动手,你不是他的对手!”

王勇握着刀,表面上看是在犹豫,但是心里却是在思索着得失,王焕说他刀法没到大成,这话是对的,因为这刀法本来就不是王伯当原有的刀法,不过是在王伯当对刀有深厚理解的基础上,练起来的而已,短短的时间里,自然不能达到最高的境界,其实刚才他要说就那样认了,也许王焕就收手了也不一定,但是王勇一开始就在刺激着王焕。

在场的这些人,见到王焕之后,第一感观都被王焕的气度所慑,并没有想到王焕的性子竟然这么偏激,但是王勇知道,《水浒传》上写着呢,就因为宋江一句王老将军老了,王焕差点把命赔进去,就和林冲奋死一战,而王勇只所以激怒王焕,就在于王焕是水浒世界里真正的第一流高手,八十合平林冲,这证明他有着五虎的实力,可以与关胜、林冲比肩,王勇当初在东京的时候,和王进、林冲都切磋过武艺,他远远不如王进,要知道,后世水浒武评,王进的排名是远低于王焕的,这里一大原因是王进没有战绩,就王勇来看,这个武评是不正确的,因他虽然远远不如王进,但是却能和林冲斗上近二十个回合不分上下,而王焕进入一流的标准就是与林冲武力相当,所以王勇想要踩踩王焕,为借他上位。

但是王勇必竟没有和王焕交过手,和林冲也是友好切磋,而柴进武艺虽然不行,但是眼力不差,这与他的出身有关,可以说是见得多识得广了,他说自己不如王焕,这让王勇有些忐忑了,必竟王勇的本性之中,后世人的小心占了主导,没有真正江湖好汉不怕死的气魄,此时他输倒不在意,只怕玩个伤身损命的,就不好了。

董平这会看得心急,他巴不得王勇让王焕教训得躺在地上起不来才好呢,于是沉声道:“怎么,史校尉不敢打了吗?”

王勇看了一眼董平,心志坚毅起来,他今天可以避免和王焕的一战,可是明天他还要有董平一战呢,这董平也是水浒世界里的一流高手,这是他躲不过去的一战,若是没有信心,那他也不用打了。

想到这里,王勇就向着王焕一拱手道:“小子刀法之上,只有这一刀才是拿手,若是使相非要一比,那小子用完了这一刀,就请使相收手吧。”

王焕道:“我不占你便宜,你只管来攻就是了。”

王勇就把刀重挟起,道:“使相尽管进攻,我这一刀是要后发制人的!”

王焕道:“没必要,你只管进攻,我接你一刀就是了。”说话间王焕用手一捋大铁枪,长枪缓缓的抬起,那枪本来只是一个最普通的铁枪,在宿家都不是武器,而是用力练力的玩艺,和石锁相等,但是这一会,那枪就好像有了灵魂一般,跟着王焕立在那里,如山如岳,如渊如渚,身上的气势好像如洪泄水一般,一下就把王勇身上的气势给冲散了。

王勇不由得心中暗惊,忖道:“好厉害的眼力!”王勇那一刀,化自东瀛的‘迎风一刀斩’东瀛刀法分为两种,一种以疾而见长,比如地‘拔刀术’根本没有一点气势可言,就在一个快,还有一种,就是像‘迎风一刀斩’这样的刀法,它们最重气势,只有怀吞龙食虎之气,才能保证一刀下去,对手无可避让,只能在你的压迫下受你一刀,如此一来,自然不会是你的对手,可是王勇身上,现在一点气势都找不到了,如何出刀啊,王勇暗忖:“怪不得他说让我先出刀,原来他算准了我的无力了。”

王勇正在夫惶恐之际,就听柴进突然叫道:“且怪!”

所有人都回头,向着柴进看去,柴进上前一步,就挡在了王焕和王勇的中间,王焕的气势不得不为之中断,王勇只觉得压在身上的大山好像一上就搬走了一样,一口闷气立时散了开来,他握住了刀柄,开始徐徐蓄势。

柴进笑吟吟的向着大家一拱手道:“小可有一句话说。”

王焕这会已经看到了王勇重新蓄势,明白了柴进的心思,不由得微微的一笑,就把枪收了回来,道:“好,你有什么话,只管说就是了。”

柴进道:“这次比武,是有彩头的,就是宿家的小姐,王使相突然插了这一下,虽然说是随意切磋,但是我兄弟这一刀过去的之后,败给使相,那自然会信心不足,以至后面的比武,也有可能输给董统领,就算侥幸胜了,那绝招被人看去了,也会被人克制,王使相这样做可是不厚道啊。”

王焕微笑着道:“小儿战败,王某这就要带他离开,所以只能是这会见识一下了,公平与否,就管不得了,还请大官人见谅。”

柴进一笑道:“您是使相,这也没有什么,但是既然有利益相关,那就不能白打,总要也见点彩头才是。”说着话,柴进就从腰上解下一口剑来,道:“这剑名曰‘轻水’是开国大将潘美佩带的,后来给了他的义子,然后兜兜转转,到了我的手里,我就拿它出来,做个彩头,若是我兄弟败给了王使相,那这口剑就是使相的了。

王焕看了一眼柴进手中的剑,柴进微微一笑,把剑拔出来一半,立时一道寒乍破,让人的眼前一亮,王焕不由得赞道:“好剑!”随后随手把大铁枪向着地上一立,就从身后取出一条手臂长的短枪,向着柴进的面,用力一挥,那枪立刻长了出来,竟然变得王焕立在地上的大铁枪一般长短了。

宿义不由得叫道:“这是‘九耀神枪’!”

王焕点点头道:“这就是我当初走江湖时候用过的九耀神枪,虽然这枪不像大官人那剑一样,是名人用过的,但是这枪占了一个巧字,倒也难得,本来我想着我儿若是赢了宿家小姐回去,就把这枪送给我儿,但是现在我儿败了,那我就把它拿出来,做一个彩头,若是胜了我儿的人,能再胜了我,那这枪他自然有资格可以拿去!”说着挥手一掷,那枪就飞出去,立在了柴进的身前。

王焕把大铁枪放下之后,柴进就感觉到他身后的王勇,气势暴涨,一股凌厉的气势,就像一把刀一般,向着他的逼了过来,激得他后背被割了一般的疼。

柴进知道王勇的气势已蓄足,他还记得王勇说过,这刀法,他也控制不住,不由得暗道:“这小子要是抓不住,把那刀给劈出来了,我就惨了。”想到这里,他急忙抓了那九耀神枪道:“既是王使相用过的,那也和这剑一样贵重了。”说完急闪身退了开来。

王焕淡淡一笑伸出手去,抓住了那条大铁枪,缓缓的提了起来。

王勇此时已经把气势培养到了顶点,但是他仍然没有把握在王焕出手之后,能不能保执这个气势,所以他看到王焕在地上拔出大枪立刻大吼一声,不等王焕把枪从立式变得横式,就冲上来了,那刀就挟在肋下疾电一般的劈了出来,带着一股虹光,向着王焕的头上斩去。

王焕也不出声,手里的大枪就向下一压,人向前冲,枪刀在空中一撞,发出震耳的一声脆响,一道毫光跟着向上飞起,随后两个人就分开了。

王勇保执着出刀的架式,就站在了王焕刚才的位置,而王焕只是向前一步,并没有走运,此时空中那道毫光落下,就摔在地上,发出叮当的响声,众人一齐看去,却是大铁枪的枪尖被斩下来一截。

“好刀!”一声尖锐的叫声响起,众人一起看去,就见演武墙边透花格子外面,有人影一闪,看那打扮应该是女子。

王焕淡淡一笑,道:“看来犬子就是赢了,也管用了。”说完一挥手,大铁枪从他的手里飞了出去,就回到了兵器架子上。

这个时候,又有一阵喀喇喇的声音响起,众人一齐看去,就见王勇手里的倭刀刀身,泛起一条条蛛网一般的痕迹,从刀的底部向上爬,一直爬到了刀尖,然后整柄刀变成了细碎的小片,就向着地上落去,而王勇还抓着长长的刀柄,而两手虎口津津的出血,把刀柄上缠着的白绳都给染红了。

“史大哥!”

“贤弟!”

“你受伤了!”宿义、柴进同时叫了出来,而演武场的外面发出一声惊呼,随后孙二娘手搭花墙一跃而过,就到了演武场中,向王勇跑了过来,而透花格子处,还有一道身影一动,看那意思也想要过来,但是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停住了。

孙二娘飞奔过来,用力把王勇的手给抓开,原来王勇的手臂震麻,手指无法自行张开,所以才一直那样握着刀柄。

王焕得意的一笑,走过来道:“少年人,你还是没有能完全掌握这一刀啊!”

孙二娘恨恨的看着王焕,冷声道:“还待怎样!”

王勇就伸手推开了孙二娘,小声道:“二娘,不要无礼。”他话语温柔,说得孙二娘眼睛一红,差一点哭出来,王勇手哆嗦着,向着王焕一礼道:“我义父教我武功的时候,就曾说过,天下武将之中,称得上一流高手的,有二十位,使相王焕就在其中小子无状,自以为是,向使相挑衅,受此教训也是该的,而且刚才那一下,对小子颇有好处,小子这里谢过使相了!”

王焕看着王勇的眼睛,从他的眼睛里看得出来,王勇没有说慌,刚才二人的一战,已经王勇多了许多的领悟,不由得暗道:“那里出来的这么一个武学奇才啊,竟然能在这一下中领悟,只怕他以后的刀法,要更上一层楼了。”

王焕好奇,道:“能评天下高手的,必然也是一位了不得的人物,不知道却是哪一个啊?”

王勇一笑道:“义父王进,他收了我,上了族谱。”

王焕哎呀一声,看着王勇道:“这可差了,你义父是我族弟,你……你。”王焕不由得跺脚大悔,他这一下,把王勇明天再战董平机会就算是给断了,可是王勇上了族谱,那就也是王家的子弟了,这要是传出去,族里子弟比武,他大伯的偏着自己的儿子,打伤了族侄,他可怎么脸见人。

董平这会心里暗乐,猛的看到王焕回头向他的看过来,不由得心中一凛,暗道:“这老鬼不会是要把我也打伤了,赔给他这侄子吧?我虽然不怕他,但是我也没有必要和他动手。”想到这里,他就向着王焕一拱手道:“小将告退。”不等王焕说话,匆匆离开了。

王焕不由得点着王勇道:“你这孩子,你若是早说,我也不至于和你动手啊。”

王勇也苦笑道:“小子实在不知道您和义父有这层关系啊。”

柴进这个时候过来,道:“使相,你这打伤了自己的侄子,但是你侄子也把你的枪给斩去一截,这九耀神枪我可不还了。”

王焕苦笑一声,道:“我也好意思向回要啊。”王鑫还好,王垚听到这话,不由得把一张皱得和包子一样,那枪他都看中好久了,没想到还是飞了。

王焕看着王勇那手,更是自惭,回身向着宿大户道:“员外,能不能给我们安排一下屋子,我要给我侄儿恢复一下手臂。”

宿大户万想不到会是这个结果,看着王勇心道:“也许女儿嫁给他也不错,这小子的关系不少啊。”嘴上却是连着道:“使相放心,这就给您安排。”

王焕本来是扮成曲端的亲兵来的,这会就才曲端说了一声,打发了他回去,然后就搂着王勇道:“你只管放心,大伯就是再怎么样也不能让你明天上不了场,我少年的时候,在少林寺学艺,得到了一种秘药叫‘生肌润血膏,这样的震伤,只要涂上,一个时辰之后就可痊愈,到时候我们让那董平好好惊一惊。’

孙二娘不由得问道:“您说得是真的吗?”

王焕古怪的看着孙二娘,王勇急忙就让孙二娘过来见礼,又说了她的身份,王焕听到王勇已经定亲了,身边还带着这么一个艳丽的小妾,然后跑过来要娶人家良家黄花大闺女儿当妾,不由得用守崇拜的眼神看着王勇,把王勇看得小心肝直颤,心道:“这是干什么啊?”却不知道,王焕少年风流,名动两京,被人称之‘风骚一曲汴梁醉,流恋牡丹洛阳行’这汴梁是东京,而洛阳在宋为西京,曾有一夜携两京十大名花,水上巡游的韵事,但是到了他这几个孩子身上,一来王焕的性子变了,让这些孩子没熏陶的地方,二来贺怜怜出身不正,总怕别人说她教出来的孩子也不好,所以对这些孩子管得极严,所以这些孩子都一个个严肃有余,活泼不足,就一个王垚,因为最小,才会管得松一点。

王焕就是在王垚身上看到了自己少时的一点影子,这才对王垚那般宠爱,但是现在听到王勇的风流,简直就在他少时之上,不由得对王勇越看越喜,连声道:“侄儿放心,伯父一定让人没事。”

当下王焕就把王勇带到了静室,把那少林寺的药取出来给他涂上,然后给王勇好好的按摩了一会,催发药性,果然王勇的双臂很快就恢复过来了。

王勇趁着王焕给他按摩的时候,把一个茶杯给碰到了地上,然后偷偷的把一小片瓷放到王焕手侧,王焕根本就没有想到王勇这样不疼不痒的暗算他一下,全没注意,当真就让那瓷片割破了手掌,血就沾到了那瓷片上。

王勇连声道歉,只怪自己不该把碎瓷班错了地方,王焕被割破的地方,还没有指甲盖大呢,王焕根本就没有在意,摆手道:“行了,我也给你按摩过了,我先去洗手,一会出来吃酒。”

王焕一走,王勇立刻把沾了血的瓷片收了起来,原来王焕一出现,他身上的小盒子就滴嗒乱叫,王勇就知道,王焕这南阳侯的名头不是白叫的了,这才算计了他一滴血出来。

宿大户到了用饭时候,就过来相陪,王焕这个人接人待物上不差,就把宿大户给哄得欢欣不已,乐呵呵的喝了几杯酒之后走了。

等到酒席散了,王焕向着王勇道:“孩子,你的刀让伯父我给毁了,明天你要和那董平交手,我看此人,也有几分本事,你临时找刀应该是来不及了,不知道你会不会使枪?若会一些,我也可以指点你一些,那九耀神枪倒也用得。”

王勇一听这话,就知道王焕对董平不熟,不由得不然以他今天的表现,王焕绝不敢相信他能赢,好在他有了准备,就向着王焕道:“伯父放心,我真正擅长的兵器还没有用出来呢。”

王焕惊呀的道:“那你真正擅长的兵器是什么啊?”

柴进这会插嘴道:“明天比武开始,使相自然就看到了。”

王焕大笑道:“好,我也不问了,谅那董平小小的一个统领,也不可能有什么本事,我明天就看侄儿的了。”当下各人回屋,各自安歇。

王勇就等人睡了之后,把他收回的血就滴到了小盒子上,立刻小盒子动了起来,好一会之后,一股魂烟升起,但却没有冲出来,因为它们感应不到,附近有与灵魂相应的人。

王勇就按着上次的经验,把意识投入了魂烟当中,尽力提取其中的力量,只是这个不比上回朱灿的,他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这才提出来不到三分之一的力量,然后就再也不动了。

王勇觉得这应该是伍云召的实力太强,灵魂也比较凝实,这才不能偷出来多少,于是只得罢了,不过这三分之一的力量,也足够他消化的了,等消耗完之后,王勇的实力又高了一截,他自忖要是这会和王焕交手,绝不会败得那么惨。

天色明了,大家吃过了早饭,歇了一会之后,就又到了演武场而来,一进场子,王勇就看到了董平,只见他坐在一张大椅上,两个亲兵正在给他擦试着战甲,而一旁的弓箭壶内,还挂着那对小旗‘英雄双枪将,风流万户侯’不由得自忖道:“昨天对付了一个老风流,今天又对上一个小风流,昨天那场老风流吃了一点亏,看来都要在这个小风流的身上找回来了。”龙吟水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