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龙吟水泊

第30章 三十二:恶斗寿张县:下

龙吟水泊 逆天吼 6766 2020-03-04 04:05

  

王勇看着慌张的人们,一咬牙道:“你们先走,愿意留下的,和我一路,把官给挡一挡!”

韩伯龙急声叫道:“贤弟……。”王勇摆手道:“大哥,不必说了,这会我留下来,还能有活着出去的可能,但是除我以外,没有人还能再的挡住官军了!”

韩伯龙一咬牙道:“好,我和你留下来!”

王勇摇了摇头,凑到了韩伯龙的身边,小声道:“你保着王伦冲出去,小心丁宾!若是被他害了王伦,我们的努力就都完了。”

韩伯龙知道王勇说得是事实,但是心里还是过不去这一关,不由得流着眼泪看着王勇,沉重的道:“那你保重!”

王伦这会也过来了,抓住了王勇的手,用力的摇了摇,道:“我在渔村等着你回来!”

王勇一笑,道:“大哥放心,我一定回来!”

此时渔民之中,站出来五、六十个人,都愿意和王勇留下,王勇郑重的对着他们说道:“你们记住,留下的,我有把握,可能逃走,但是我不能保证救了你们,如果你们不想死,就不要跟着我。”

这五、六十人都道:“三郎不必说了,我们原先对你还有一些戒心,但是现在我们不会放了!”

王勇点头道:“那好,我们一齐去,杀他娘的那些兔崽子,我保证,只要你们还有一个人在,我就绝不逃走!”

那些渔民的热血都被王勇给鼓动起来了,一起哄然答应,就跟着王勇向着园门处冲了过去。

这面韩伯龙护着王伦,招呼众人就到了后墙,他先上墙,把做好的绳子从上面垂下来,叫道:“走,都走!”而他就骑在墙头上,接应着众人。

王伦眼看丁宾,要抢先过去,一把将他抓住,叫道:“让大家先走,我们是首领,就当在后面!”

丁宾气得眼睛都红了,叫道:“王伦,这会你还和我装什么装!”

王伦也不去管他,就扶了王昆过去,道:“二叔,你先走!”

王昆颤微微的抓着绳子向上爬,几个渔民托着他,王伦看着他上了墙这才回头,向着丁宾一脸正气的道:“我们不能像王勇兄弟那样去帮着父老们挡着官军,难道这点小事也做不到吗?”

丁宾看到王伦说完之后,周围的人,都用古怪的眼神看着他,心知王伦说得大家都对他动了怒火,当下不敢再挣,只能是站到一旁,焦急的等着。

这紧急的时候,也没有地方去系绳子,所以韩伯龙坐在墙下,抓着绳子,连接应了几个上来,然后把绳子向外放,把他们放下去之后,自己跟着下去,带着人,就在墙外扯着绳子,这布绳也够长,外面扯着,里面还能放到地上,渔民的身体都十分的灵活,就攀着绳子快速的出去了。

此时前院的喊杀声已经很近了,丁宾急得不住的向外看,同时还盯着王伦,眼看着王伦离绳子比他要远一些,这才安心。

人越走越少,看看就剩下王伦和丁宾和另一个渔民了,丁宾看着那个渔民爬上墙去,立刻向着绳子跑过去,就在这个时候,王伦惊声叫道:“官军!”

丁宾下意识的一回头,王伦手里不知道几时捡了一块砖头在手里,向着丁宾侧面就是一下,丁宾闷哼一声,倒在地上,左耳朵里嗡嗡直响,血不住的流出来,王伦冷笑一声,快步到了绳子下面,抓着绳子就向外面爬去,他的速度飞快,绝不输给韩伯龙。

丁宾虽然被拍躺下了,但是他的大脑还是清醒的,想着要是就这么躺着了,那官军进来,他就死了,于是咬着牙爬了起来,不顾一切的向着布绳冲去,这会王伦已经快到墙头了,丁宾抓着绳子向上就爬,一边爬一边还叫道:“王伦,我和你誓不两立!”

王伦眼中闪过一丝狠戾,回手就抓出一口侵刀来,这是韩伯龙带在身上的,本来官军一来,韩伯龙就抓着侵刀护着王伦,后来王勇丢进来两口官军的配刀,韩伯龙就把侵刀丢了,换了官军的配刀,而侵刀就被王伦给收起来了,这会王伦一手抓着绳子一刀反转就是两刀,他使足了气力,布绳一下就被豁了,丁宾在下面用力扯着呢,布绳一豁,撕拉一声就断开了,爬到一半的丁宾咚的一声摔下去了。

王伦飞快的爬到了墙头上,回头向着丁宾丢了一个冷笑,然后就翻过墙去了,丁宾气得跳脚大骂,才要自己翻墙的工夫,一阵喊杀声,猛的涌了进来,却是官军进了园子了,丁宾来不及再上墙,就向一转头,潜进园子里去了。

王勇带着人堵门,可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他们才到园门口,官军已经撞开了门冲进来了。

王勇大吼一声,直接迎下去,连着劈翻两个官军,后面渔民的勇气被王勇给带了起来,也跟着冲了过来,不要命的只管向着那些官军砍去。

王勇在地上捡了一条大枪,把自己的狗腿刀收在腿带里,舞开长枪,好似一条下山东猛虎一般的冲击着,这园门空间有限,官军冲过来,没法一股的进园子,只队是几个人几个人的向前冲,王勇就抓住这地形之利,不住的杀人,官军虽然在后面的提辖催逼下向前冲,可是不管怎么样,都不能冲开王勇这条大枪的枪圈。

但是官军也不傻,他们就在左边找人家抢了梯子过来,从门两边的墙上向里进,那些渔民人少,哪里挡得住啊,随着官军的越来越多,渔民倒下的也是越来越多,眼看着那些渔民还剩下七、八个人,王勇知道大势已去,大声叫道:“都向园子里去!找地方藏起来!”他话音没落,几个渔民挺着大枪拼死的冲过来,替王勇挡住官军,还有一个渔民抓着王勇的衣服,拼死叫道:“走,快走!”用力把他向着园子里推去。

这会姚尊也进来了,他看到王勇在渔民的身后(被推得),不由得大声叫道:“不许让那个贼走了!”

王勇也有些杀得红眼了,人是一种古怪的生物,不管多大胆的人,第一次看到死人,只要不是自己杀得,都会有些恐惧,但是遍地死人的时候,他们反而没有什么感觉了,王勇就是这样,此时他除了愤怒,没有其他的念头了,听到姚尊的叫声,怒吼一声,一扬手,手里的大枪疾飞而去,姚尊听风低头,枪就打在他的头盔上,直接穿透了头盔,扎到了姚尊的发髻之中,并带着他姚尊向后倒去。

“姚尊死了,姚尊死了!”王勇放声大喊,官军不免有些一慢,王勇胡乱在人群之中一抓,扯了一个渔民出来就跑,这里不是战场,混乱到没有办法辩别主帅的死亡,几乎就在王勇逃跑的一刻,姚尊就跳起来了,把大枪从头上扯了下去,摔在地上,气急败坏的道:“抓住他,给我抓住他!”

官军重新鼓劲冲去,那几个留下来的渔民哪里还拦得住,被官军一阵乱砍,都剁成了肉泥了。

官军冲进园子,踹屋踢门的搜着王勇,姚尊气得连逃走的的那渔民都不顾了。

王勇这会就躲在园子的一间屋子里,这屋子里有一个巨大的博古架了,王勇提了那个他救出来的渔民,藏在博古架子的后面,这屋子的主人,可能是知道官军今天要在这园子里干什么,所以屋子里收拾得干净,值钱的东西都被收走了,博古架子上堆了一堆的杂物,王勇和那个渔民就躲在无博古架子的后面。

离着博古架子十几步外,有一口放书卷的大缸,这会那大缸一点一点的向着王勇挪过来,王勇和那个渔民只顾听着外面,并没有发现那缸向着他们过来。

眼看着那缸就要到王勇的身后了,缸沿就在渔民的脚上增了一下,那渔民猛的回头,一眼看到缸到了王勇身后,跟着丁宾一跃而起,轮刀向着王勇的背上劈去,这会工夫,王勇还在看着外面,而且又不能说话,怕把官军给招进来,那渔民一咬牙闪身就挡在了王勇的背后,丁宾的刀疾电一般一的下来,就劈在了他的脑袋里,被头骨给卡住了。

王勇猛的回头,就抓着渔民向一旁推开,伸手向着丁宾脖子抓了过来,丁宾丢了刀不顾,右手在腰间拔出一柄小插子,向着王勇的小腹刺去。王勇左手扣住了丁宾的手腕,右手跟着向前抓住了丁宾的脖子,丁宾闷哼一声,左手翻起,就扣住了王勇的手腕子,两个人一齐用力,都想把对方的手给挣开,但是又都不敢出声,只怕把官军给招进来。

突然这间屋子的房房被一下推开了,跟着两个官军提着刀牌走了进来,王勇和丁宾都吓了一跳,谁也不敢动了,就那样剑拔弩张的站在博古架的后面。

两个官军粗略搜了一下,就要出去,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官军一眼看去,指着那博古架子叫道:“那下怎么有血?”原来被丁宾劈死的那个渔民倒在地上,血从博古架下面,流了出来。

两个官军对觑一眼,就向着博古架走了过来,在他们两个看来,博古架后面的人,应该已经受死了,他们两个对付大概不难,所以不想再找人过来分功了。

王勇和丁宾站在博古架子的后面,听着那脚步声越来越近,两个人对觑一眼,同时飞起一脚就踹在了博古架子上,轰的一声,博古架子被两个人踹翻在地,就把两个官军给压在了下面。

这两个人可以说是心意相通,就在踹翻了博古架子的一刻,同时发力,扯着对方向着那大缸倒去,他们都以为对方没有能力在这样的情况下,掌控自己的平衡,只要摔在缸上,自己就赢了,只是两个人一起倒下,把大缸直接就给砸烂了,碎瓷割得两个人浑身上下血淋淋得。

丁宾忍不住痛叫出来,王勇咬紧了牙关,手上用力一扭,丁宾的手被他扭得转了回去,小插子刀一下刺进了丁宾的心口。

丁宾不由得哆嗦起来,王勇右手跟着用力,就把丁宾的脖子给掐断了,丁宾最后的喊声被掐了回去。

“罗六,钱八郎,你们两个在那屋里雪现什么了吗?怎么有那么大的动静?”外面有人大声喊着,同时还向着这间屋子走来,王勇就把那小插子刀从丁宾的身上拔了出来,然后一转身飞跃而起,压在博古架子上,小插子刀刺进一个官军的脑袋里,然后对着另一个官军叫道:“别出声,不然你也得死!”

那官军胆都吓破了,一个劲的点头,王勇听着外面的人就快要到了,他贴在那个官军的耳边小声说道:“让他们不要进来!”说着把那小插子刀拔出来,抵在了那个官军的脖子上。

那官军不敢不听,声音颤抖的叫道:“王二,分好了屋子,你过来干什么,我们两个怎么弄,关你屁事!”原来这些官军都是商量好了的,几个人一队,每队进一个屋子,里面搜出来什么,都是自己的,躺在地上的官军不住的祷告,外面的那小子千万想着要来分一杯羹,进这屋来,他还能有一线活命的希望,可是让他失望的是,外面的人骂了一声,然后就走开了。

那官军心里暗骂同伴,脸上却是陪着笑的向着王勇道:“这位爷,他走了,您老放无一条生路吧,我出去只说没看到您就是了。”

王勇冷笑一声,道:“你没看到我,可是你身边的死人你如何解释!”

那官军不由得一阵语塞,王勇怪笑一声,道:“还是我帮帮你吧,你死了就不用费力解释了!”说完一刀插进了他的脖子。

王勇身上的衣服除下来,用绑腿带把碎瓷割出来的伤口包了一下,然后把那官军的衣服除下来,穿在身上,又挑了一块腰牌带好,两把狗腿刀藏在衣服下面,挑了一幅好的刀牌拿上,就从后窗出去,大摇大摆的向着园子外面而去。

进入园子里的,实际上都是姚尊的亲军,他们这会只顾着搜查财物,不单自己要,还要给姚尊备出一份来,所以忙得厉害,没有一个人来理会王勇,所以王勇顺利的向外走着,竟然没有人过来盘问。

不一会的工夫,王勇就走到了园子门口,就见姚尊正坐在那里,边上放着一张几,上面有茶水、点心什么的,他一边吃着一边叫道:“好好搜,虽然杀得都是穷鬼,但这园子是寿张县第一大户,胡家的,只不定里面就有什么呢。”

王勇这会就到门口,才想要出去,姚尊一眼看到,就一招手道:“你过来!”

王勇手紧了紧自己手中的刀,还是向着姚尊走了过来,两个人接近,姚尊刚要说话,一个小兵跑了进来,大声叫道:“都监老爷,都监老爷,那些渔民不知道怎么逃到外面去了,这会正在城门口夺门呢!”

姚尊猛的跳了起来,叫道:“老子还以为他们都在这园子里呢!”说话间拨剑出手,一剑劈在了小几上,把那小几给劈成两段,叫:“马上赶到城里……。”他的话音没落,王勇突然大吼一声,整个人就像一颗炮弹一般的向着姚尊撞了过来,蛮牌就挡在身前。

姚尊虽然给吓了一跳,但是反应还是很快,回手一剑向着王勇刺去,宝剑轻易的穿过了王勇手里的蛮牌,向着王勇的小腹刺去,王勇身子略偏,那剑就从他的腹部过去,把他的衣服都给划开了,凉气直侵他的肚皮。

王勇就是看到了这剑是柄好剑,这才动了杀了姚尊的念头,这会他推着蛮牌向前,手就在剑刃的上方滑过去,被剑气立时给割破了,但是蛮牌撞在了姚尊的身上,把他顶向后退去,重重的撞在了柱子上,王勇手里的刀跟着过去,一刀捅进了姚尊的胸口,从前进去,后面出来,直插到了柱子上。

姚尊张大了嘴,不敢相信的看着王勇,王勇就把他的剑夺了下来,也不要剑鞘了,手掌一转,挥洒下一片银光,把围下来的声姚尊的亲兵给逼退开来,然后一头冲了出去,向着街上就跑,那些亲兵都慌了手脚,姚尊是他们的主官,他们是亲兵,要是姚尊死了,他们都要去陪葬了,所以手忙脚乱的,只顾来求姚尊,加上其他的亲兵还没有到,哪里有人顾得去追王勇,就让他给逃了。

再说王伦他们从园子里出来,就到了大街上,这些人都分散开来前进,这条街上,被姚尊手下的三百兵士给围住了,他们站在街上,一个个无精打采,小声的抱怨着没让他们跟着进去发财,就在这会王伦他们过来。

早有两个兵士横枪拦住路,叫道:“你们是什么人?”王伦刚要说话,一个兵士突然指着王伦叫道:“他不是那个书生吗?”原来这个人是保着蔡居厚先来的,所以见过王伦。

后面的韩伯龙听到这话,二话不说,抽刀上去,一刀就把那兵士给劈翻了,周围散着走的渔民发一喊,就都冲了上来,官军并不严密的防线,一下就被冲开了。

王伦和韩伯龙两个丢下几条人命,带着余下的一百多人,就向着城门跑,于路之上,就向着周围的店铺丢火把,把屋子都给点着了,后面过来的官军被救火的人给撞散了,竟然没办法追上他们。

眼看着就要到城门口了,一梆锣声响起,跟着一队官军杀了出来,却是守寿张的土兵,在他们的两个都头的带领下,就围了上来。

韩伯龙这会已经身上着伤了,但是他知道,一但被阻住,后面被火挡下的官军再上来,他们就走不了了,于是一咬牙叫道:“弟兄们,和他们拼了!”说着仗着刀就向前冲。

就在这个时候,四周杀声四起,杜迁带着人冲了过来,这些人都拿着好朴刀,一路砍过来,把拦路的官军都给劈砍翻在地,杜迁一马当先,冲过来一刀把一个都头给劈成两片,然后大声叫道:“都路我来!”

韩伯龙、王伦就跟着杜迁向外冲,这会进城的渔民,已经是十不存一,只有几个人还跟着了。

一行人就杀到了城门口,这里也打得不可开交了,宋万带着一伙人,就和守城门的人官军杀在一起,原来宋万招集了他的手下,然后又去藏兵器的地方,拿也兵器回来,再寿张县外,就已经晚了。

宋万眼看进不了城,急得就在外面,打转转,正好杜迁派人打听到官府把那园子给封锁了的消息,知道不对,立刻带着人先抢门,宋万在城外听到动静,只道王勇他们遇到危险了,干脆跟着抢门,寿张县的城墙,不过就比宋万高两个头多一点,来得厢军只有一队,都去了园子,土兵在街上,守城的就是临时征集来的民勇,哪里挡得住两边进攻啊,而且宋万的人都是私盐客,不要命的家伙,不过一会的工夫就被他们把城门夺下来了。

夺了城门之外,杜迁、宋万匆匆一见,然后杜迁带着人向城里接应,宋万就在这里守着城门,蔡居厚那里得到消息,把自己的护卫都派来争夺城门了,所以杜迁他们过来,正好看到打得不可开交呢。

杜迁一马当先,带着人就冲上去了,睿眨眼工夫,就砍翻了一半的官军,那些官军不敢再拦,就向着两边散开,王伦带头冲出城去。

宋万眼看大家都往外跑,就是看不到王勇,不由得扯住了韩伯龙,叫道:“王兄弟呢?”

韩伯龙摆手道:“我们先走,他自然能脱身!”不知道为什么,韩伯龙就是相信这里困不住王勇,反而自己这些人留在这里,还会成为王勇的负担,所以不顾宋万的反对,扯着他就冲了出去。

寿张县里被闹得一片混乱,街上被烧了数十家房屋,被误杀得百姓近百人,官军死伤数十,最麻烦的就是姚尊死了,蔡居厚接到消息之后,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整个人都呆了,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不要说弹劾杨戬了,他自己想要保住官职都难了。龙吟水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