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龙吟水泊

第51章 五十九:抽签

龙吟水泊 逆天吼 7208 2020-03-04 04:05

  

此时宿义就在自己的下处,招待柴进、王勇,还把武松、焦挺也给找来了,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柴进道:“三郎,从我们在外面看得情况来说,这一次的董平、王垚都是了不得的少年英雄,再加上我家王勇,如果不出意外,你妹妹应该就会嫁给这几个人中的一个了,你给我说说,你们家究竟看中哪一个了?”

宿义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王勇道:“王大哥,我不瞒你,我妹妹的确是看中你了,不然她也不会就把过比武招亲拖到今天,但是……家父的意思,对你的身份,并不满意。”

宿义说到这里,看了看柴进,那意思王勇没事找这么一个靠山干什么,王勇明白他的意思,心道:“老子不找这么一个靠山,那真实身份只怕都进不了你们的丰田镇。”

宿义也清楚王勇的身份每感,说完之后又道:“不过这次必竟是小妹掌控比武,她的性子执拗,是不会听我爹爹的安排的。”他的意思是向王勇说明,宿金娘绝对会选王勇,但是他说话的时候,面色犹豫,柴进看在眼里,就道:“三郎,你有什么话,都说出来,别藏着掖着好吗?”

宿义长叹一声,道:“说句实话,我妹妹的性子,我爹根本管不了,她要是看中了王大哥,只要自己坚持,我爹只能由他,但是她现在就咬着,要和王大哥比一场,只有王大哥胜了她,她才会答应这婚事,而我爹也就准备在这上面做文章,必竟王大哥的身份不如前面几人,而他又不会以妻礼相娶,这是我爹实在不能接受的。”

这个难题,当初焦挺到沧州柴庄报信的时候,孙二娘就和柴进说了,所以柴进早有准备,他站起身来,走到门口,和手下吩咐一声,家人出去一会把一个包袱给拿了进来。

柴进接过来,回到酒桌前,把包袱一点点的打开,里面是一个锦盒,柴进小心翼翼的把那小盒打开,立时数道霞光暴射出来,几个人都被那灿烂的霞光给震慑住了,就一起凑了过来,向着盒子里看去,只见盒子里放着一颗莹粉色的珠子。

柴进就道:“这是一颗彩霞夜明珠,是当初我们柴家世宗征南唐的时候,南唐后主呈给我们家世宗老祖的,这夜明珠就够难见了,而平常的夜明珠都是绿色的,这样粉色的夜明珠可以说亘古希少,听家里老人说过,这珠子是当初索罗里国,呈给南唐的国宝,听说是一位高僧于大海深处得来的,我不敢说这样的珠子天下惟此一颗,但是我敢保证,在大宋的国内,却是独一无二的,你就是到官家的宫里去,也找不出来这么一颗珠子,我现在就拿这珠子做我们家兄弟的聘礼,你看如何?”

宿义都傻了,王勇急忙伸手盖住锦盒,道:“大官人,这万万使不得!”

柴进不以为意的道:“一件死物,我们家老祖都没拿它当回事,得回来就丢了宫中的宝库里,一次也没有把玩,后来……出宫的时候,带其它东西,把这个珠子给带出来了,实在不算什么,若能替贤弟换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回来,那才是正经。”

王勇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连声说着不行。

宿义这会也惭然的道:“大官人,你却把这宝贝先收一收,是我请了王大哥过来的,我就把我姐姐已经许给王大哥了,现在却要毁诺,这是我宿义不能做的事!这样,我就去见我爹,不求别的,只求他给王大哥同样的机会,我想以王大哥的能力,绝不会输给别人的!”

武松一掌击在桌子上,叫道:“不错,男子汉大丈夫,岂用他人垂怜,只要有同等的机会,我们自然就能把握得住!”

宿义站起来就要走,柴进急忙过去,把那珠子塞到他的手里,宿义还要拿出来,柴进压着他的手道:“行了,你就带着吧,也给你说话增加点筹码,若真用不到的时候,再拿回来就是了。”

宿义这才拿了珠子,就从自己的下处出来,径直到了宿大户的书房,敲门进去,就见宿大户和宿良两个都在,看到他进来,宿大户道:“我这要让人去找你呢,你来得正好。”

宿义就道:“不知道爹爹寻我何事?”

宿大户就道:“柴家的那个家将不是你在接待吗,你好好和他相处,一定要讨他的欢心,不管他们要做什么,你都要达到他的满意。”

宿义听话一喜道:“爹爹,你答应他和阿姊的婚事了?”

宿大户摇了摇头,道:“我正是因为不答应,所以才让你要好好待他。”

宿义先是愕随后不解的道:“爹爹这是什么意思?”一旁的宿良解释道:“是这样的,明天爹爹将安排他们抽签,两人一组,拿到同样拿到红签都对战,胜都挑战小妹,但是六根签里面,有两根黑签,拿到黑签者立刻出局,而史斌必然拿到黑签,这样不比就被赶出去局,他一定不服,所以爹爹让你安抚住他。”

宿义不由得急了,叫道:“爹爹,当初是您让我去探得阿姊的口风,知道了阿姊看中的就是史斌,然后你让我给史斌送得信,让他快来,把阿姊给娶走,省得出事,可是现在无缘无故,你就要把他给踢出局,这……这不太合适吧!”

宿大户道:“为父也知道,这样做不好,但是他的身份……,若是他娶了你小妹,对你父亲没有好处,只怕道君天子,不会再信任你父亲了,我们家一切都要靠着你父亲,所以这个人还是剔除的好。”

宿良也道:“本来我和爹爹都以为他是什么将门之后,现在才知道,不过就是一个家将,本来这么低的地位,配小妹就已经是屈了小妹了,还不能娶小妹为妻,这也太欺侮人了,没把他直接轰出去就是好的了。”

宿义忍着气道:“爹爹,大哥,你们别忘了,阿姊把这件事给闹得多大,以她的性了,你们觉得,她不能得偿所愿,这事能完吗?再闹下去,那才真是给父亲添麻烦呢!”

宿良不以为意的道:“不是人都走了吗,还怕什么。”

宿义叫道:“你没听宿勇说人为什么走了吗?都慑与史斌的武力,这才走的!”

宿大户皱着眉头道:“行了,别吵了!”他长叹一声道:“他给我们家解了难处,我自然会补偿他,但是;这个婚事绝对不行,你姊姊年纪还小,不懂得妻妾之理,以后她就会知道我是为了她好了,试想一个小妾,还不是第一位的,大宋律有言,妾通买卖,难道等着她被人玩够了买掉吗!”

宿义跺脚道:“史斌就不是那样的人!”

宿良冷笑道:“你能保证?而且就算他不是那样的人,妾以色侍人,生得孩子都不是自己的,以后小妹年老色衰的时候,没了那人的宠爱,还怎么活啊?”

宿义眼看说不通,急得不住的跺脚,他知道,这会宿大户下了决心,那就不是自己怀里那颗珠子能挽回得了,相反这个时候自己拿出来,只能引发宿良的贪心,把珠子给扣下,但是除了珠子,他又全无办法,不由得急得神色都变了。

宿大户也不忍看着小儿子这样为难,摆手道:“你却退下吧,我这里另想办法弥补他就是了。”

宿义无奈,只得退了出来,他在家里虽然有不一样的地位,但是由于他一向只是习练武艺,不管俗事,什么都由着父兄作主,这会实在驳不得,但是一出来,宿义想到自己在柴进、王勇、武松、焦挺他们面前说得大话,这会回去,不要说让宿大户答应,就连一个平等的机会都没有给五勇争取到,他可怎么说啊。

宿义越想越烦,就站住了,坐在一旁的台阶上,想着该如何是好,突然他灵机一动,忖道:“这件事必然是爹爹和大哥瞒着阿姊做得,就抓着阿姊存心要和王大哥打一回的机会,动得手脚,事后阿姊就是不满,他们也有得说,既然如此,那我就把这事推给阿姊好了。”想到这里,宿义愁眉尽展,就从前院溜到了后院,向着宿金娘的绣楼而去。

到了宿金娘的楼下,宿义向着楼上望了一眼,就见灯光还在,知道宿金娘还没有睡,于是就上楼来,他和宿金娘在家中最好,这绣楼常常出入,丫环看到,只是向着楼上叫了一声:“三公子到了!”提醒一声宿金娘,省得她有不方便,但并不拦着宿义。

宿义到了楼上,敲了敲门,就站在门口等着,听到里面宿金娘叫道:“进来!”宿义这才推门进去。

宿义一进来,就见宿金娘慌里慌张的坐梳妆台前站了起来,台上的胭脂盒子下面,压着一张纸,上面隐约可以看到字迹,宿义眼珠一转,就凑了过来,道:“阿姊,怎么还没有入睡啊?”

宿金娘哼了一声,道:“你不去陪着客人,到我这里来做什么?”

宿义嘻嘻一笑,道:“我有一件小东西要送给你……。”他说话的工夫,就凑到了梳妆台来,趁着宿金娘没有提防,突然一伸手把胭脂盒子给拿开了,下面压着的那张纸露了出来,上面胡乱的写着‘王勇’,‘史斌’两个名字,把纸都给写满了。

宿金娘急忙把那纸抢到了手中,脸上泛起一丝红晕,宿义坏笑一声,道:“阿姊,你这是动了……。”

宿金娘回头向着宿义眼睛一立,宿义立刻把话给收了回去,宿金娘就把那纸向着香炉里一丢,然后道:“我就是纳闷,他倒底叫什么,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宿义不以为然的道:“他叫什么又能怎么样,反正与你无关了。”

宿金娘有些奇怪的向着宿义看过去,宿义故意不看她,道:“阿姊,你看这是什么。”说着就从怀里把那颗夜明珠给取了出来,打开锦盒放在了宿金娘的眼前。

宿金娘看到那灿若星辰的光华,不由得惊呼一声,就道:“你……哪里来得这个东西?这是……无价之宝啊!放在咱们家里,就是招祸的东西啊!你快送回去!”

宿义摇头道:“送回去干什么,这是那个史斌送给你的。”

宿金娘不敢相信的看着宿义,道:“你别骗我!”

宿义冷哼一声,道:“你拿着这东西去找爹爹的大哥,问问他们,咱们家有吗,再问问别人,他们见过吗?”

宿金娘还是一脸不信的道:“可是……他送我这个干什么啊?”说到这里,脸上一红,道:“要送……也得送给爹爹啊!”

宿义翻了个白眼,道:“要是聘礼,他就送给爹爹了,这是他送给你的信物,让我告诉你,看到这东西,就和看到他一样,然后他就要走了,以后你不管嫁给谁,能有这个东西在手,就像是他还在你的身边一般……。”

宿义的话没说完,宿金娘抓起珠子向着地上就摔,宿义一伸手接住,吓得出了一身的冷汗,叫道:“你干什么啊!”

“哼!”宿金娘冷声道:“拿走!他既然看不起我,我也不要他的东西!”

宿义叫屈的道:“我的姐姐,你这从哪里看出人家看不起你了?这样的宝贝,拿去求娶公主都够了,如何就看不起你了!”

宿金娘叫道:“他明明就来了,明天就要比武了,他就是下场应付应付我,也比这样羞辱我强啊!”

宿义长叹一声道:“阿姊不知,不是他不上场,是他上不了场。”

宿金娘不解的向着宿义看去,宿义接着道:“爹爹已经给你看好了,就要让你嫁给那个王垚,姚文季也行,反正不能是前朝后裔身边的家将,所以明天要让他们抽签,六个人抽签,抽到红签,上面有号码的,相对而战,而签桶里有两根黑签,抽到黑签的,就要出局,不能下场,直接离开,我去爹爹那里才知道,爹爹和大哥已经定好,史斌国必抽到黑签。”

宿义说到这,停了一下,看着宿金娘的反应,果然宿金娘脸色大变,拳头紧握起来,于是又道:“你也知道,我和这个史斌一见如故,就做了好友,于是我就和他说了,他说既然爹爹不同意,应该是因为他定亲在前,不能让你为正妻的关系,这是爹爹爱护你,他不能与之相抗,只能负了你了,所以让我把这个东西给你拿来,做个留念之物,然后他明天应付完了抽签,就要离开了。”

“你说得是真的?”宿金娘冷声问道。

宿义发誓一般的说道:“我还能骗你吗!就这珠子,他本来就是拿来做聘礼的,只是不行了才让我拿来,不然他直接给了爹爹,就依着大哥的性子,就算他不答应,也不可能放过这珠子啊。”

宿义说完又长叹一声,道:“其实爹爹也是为了你好,那王垚是王节度的幼子,你要是嫁过去,自然就能享福了,就算其他几个人,也是官身,不像嫁给史斌,他是家将,你也要属籍在柴家,还是个妾,所以你就依了爹……。”

“闭嘴!”宿义话没说完就被宿金娘给打断了,她恨恨的道:“哼!我说过的,这比武招亲是我的事,一切都要我来做主,外人不得插手,爹爹和大哥真以为我是说笑吗?”

宿义暗暗做了个鬼脸,心道:“有门!”嘴上却道:“你行,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岂能自己做……我没说!”

宿金娘突然转头,冷冷的看着宿义,宿义立刻把话给咽了回去。

宿金娘冷笑道:“我倒要看看,哪个媒人敢来给我说亲!”说完一伸手把珠子给拿了过来,道:“你走吧!”

宿义故意的道:“那个……这珠子你给我啊,你不是不要吗,挺珍贵的玩艺,让你摔了挺可惜的,我还给人家去。”

“走!”宿金娘向外一指,宿义一摆手道:“我走,这就走!”起身出去了。

宿义一下了秀楼,也不去见王勇他们,就回到自己卧室,倒头就睡,他知道,宿金娘一但出手,那谁的话也不好使了。

第二天一早宿大户让人把王勇、王垚、姚文季、董平、方涛、黎子远六人都请到了宿家的大厅,一一落座之后,宿大户笑咪咪的道:“几位都是少年才俊,能来到我们丰田镇,这是我们宿家的福气,小老儿这里先谢谢你们对我们宿家的厚爱了。”

六个人一齐站了起来,向着宿大户行礼道:“员外客气了。”

王勇说话的时候,向着站在宿大户身后的宿义瞟了一眼,宿义微侧身子,不让一旁的宿良看到,给王勇丢了个眼色,表示没事,王勇于是安心的坐了下来。

宿大户接着道:“几位都是才俊,只是小老儿只有一个女儿,若是先跟那个打了,她输了……当然;这是必然的,谁叫几位都是少年英雄了,可是这对后面的人不公平啊。”

董平连忙道:“员外此言极是!”他这次来是为了功名富贵来的,就怕有人在他前面,把美人捞了去。

宿大户笑笑道:“所以老朽就让人做了几个签字,你们先抽签,号数相对的,两两相战,胜者再与老朽的女儿交手,你们看如何啊?”

王垚道:“家父说过,武艺是一种本事,运气也是一种本事,所以这是再公平不过的了。

宿大户满意的点点头,又向其他人看去,王勇等人也都道:“全听员外安排。”

宿大户道:“不过,你们是六个人,这不方便相战,所以这次抽签,抽到红签者留下,按号对战,抽到黑签者,只能不好意思了。”

董平脸色立时一变,这抽签不看实力,他没有办法掌握,这要是抽到了黑签,又怎么啊?只是宿大户这一回不等他们再说话,就叫道:“把签拿出来!”

随着话音,帘子一挑,宿金娘亲自捧着签桶出来了,宿大户不由得一怔,宿良急声道:“小妹……。”王垚他们都是第一次见到宿金娘不由得被她的美丽给震住了,董平更是不加,看着宿金口水都流出来了,心中暗道:“看来没有功名,这女人也娶得了。”

宿金娘根本不看那些人,就把签桶子向着中间的桌子上一放,道:“要让你们就这么抽签,也是对你们的不公,好容易打进来的,却被一根签给败了,这实在不妥,所以你们看!”

宿金娘向着签桶一指,六根签子,竟然都是头都朝上的,黑的、红的一眼可辩。

宿金娘指着签桶道:“你们现在出手,抓到黑签的就是黑签,抓到红签的就是红签,不可以更改,全凭自己的武艺,请吧!”

王勇、董平、王垚、姚文季、方涛、黎子远分别对觑一眼,然后站了起来,就走了过来,到了桌子的边上,宿金娘向着王勇看了一眼,缓缓后退,心道:“我给了你一个公平竟争的机会,能不能行,就看你自己了。

王勇看到宿金娘的样子,微微一笑,就道:“几位,我看我们浪费时间了!”说着话,他突然一伸手,就向着桌子上一拍,签桶就在桌子上一跳,然后六根签子都飞了出来,王勇手掌一翻,掌心向上,其中一枚红签就向着他的掌心跳了过来。

董平急一伸手,就向着王勇掌上的红签抓去,王垚则是回手一捞,就把一支签子抓住,退后一步,展开手掌,正是红签,他得了第一名。

姚文季跟着向着一根红签抓去,方涛黎子远两个同时出脚,就踹在了姚文季的肚子上,突然的袭击,让姚文季闷哼一声,就滚了出去,方涛趁机抓住了一根红签退后,黎子远则是向着一根黑签一弹,那黑签就飞到了姚文季面前,沉声道:“这个给你!”然后就向着另一枚红签抓去。

这会王勇和董平两个人以擒拿手的方式连斗数招,两个人谁也不能拿到那枚红签,此时眼看黎子远就要拿到另一枚红签了,如果这样,他们两个之中的败者,势必只有一根黑签好拿了,董平脸色一变,袖子一振,袖套里就跳出一柄匕首,向着王勇的腹部划去。

王勇一直在和董平争这枚红签,就是想要把董平给挤出去,他料定董平知道自己的实力之后,也会想着把自己给挤出去,所以就吸引住了董平的注意,这会看到董平用了刀了,就在腰间一拍,他腰上缠着的鞭子的头部一下弹了出去,就抽在了董平的腕子上,董平疼呼一声,手里的匕首就飞了出去。

王勇一伸手抓住了那枚红签,跟着一脚踹过去,正中董平的肚子,把董平给踹了出去。

此时黎子远已经抓到红签,董平被踹得后退,就撞在了桌子上,他回手一掌,就抽在了桌子上的签桶侧部,签桶疾飞出去,打在了黎子远的手腕上,黎子远惨叫一声,却是腕骨给打断了,那红签就从他的手里掉了出去,董平回手接在掌中,而这个时候,最后一枚黑签落下,就掉在了黎子远的脚下。龙吟水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