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鬼道丫头甜腻腻

第六章 枯藤(六)

鬼道丫头甜腻腻 何幼之安 2332 2020-04-13 08:37

  

俗话说的好,伤筋动骨一百天。浊月终于拆了胳膊上的夹板。活动了下身子就打算蹦蹦跳跳去找萧忆玩,走过黄铜镜时候不自觉的顿了顿,却没有转过头看向镜中自己。

也不知道是接受了还是没接受,浊月已经懒得带上眼罩了,在墨伊关怀的眼中也只能揶揄说自己带着不舒服,而且没什么必要。

其实自己也在深夜里接受了没有左眼的设定,之喃喃道“就算没了左眼也不影响本小爷的绝世美貌”随机那上好的黄铜镜便碎了。

每每提起这件事萧忆总要笑个前仰后合旋即便被绑着胳膊的浊月用石子丢个半晌或是半夜装神弄鬼来吓唬,虽说这萧忆天不怕地不怕一副三个不服七个不忿的样子,不过他倒是最怕鬼神之说。外加这淮荆更是鬼神传说最多的地方,东街店秦娘子吃了西街苏二娘的糕饼第二日噎死变为厉鬼索命,要不就是没事有个跳井的,为此不少盗墓贼干起了挖井的致富之路。

那时候浊月还总拿一包瓜子和墨伊前去围观,走到那事故人家瞅了瞅便随意坐在挖井人的身边问他“盗墓多发家致富好出路啊,干嘛干这个累死了!”

那盗墓贼切了一声,抬起头警惕的看了看周围低声对浊月说“我闻着你个小娘子身上也是有一身血腥味,就不妨告诉你”浊月翻了个白眼继续听他说“这可是有大大的区别,本大爷人送外号鼠贼。”说完还瞄了一眼浊月,浊月连忙吐了嘴中的瓜子皮鼓了鼓掌含糊不清的叫了声好。

鼠爷满意的点了点头“本大爷走南闯北这么些年还从来没见过这么邪门的事,你们这淮荆周围百里内都没有大墓。嗐,别说是大墓了,就是那正常的墓碑都没有见过。”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走到浊月身边坐了下去,自熟的从墨伊身上拿走了另外一袋五香瓜子惹得墨伊紧皱了眉头“反倒是这淮荆的城内,但是莫名其妙的多。多到什么地步,你踩得每一步都踏在别人的尸体上。不过都是一些散落的尸体,为此我走了城内多出地方深更半夜实践出的真理。没有墓碑,更别提墓室了,尸体基本都是这十年内的。不过外界倒是没有传言说淮荆死过这么多人。再提了,死了这么多人,理论来讲这是极阴之地,不该再有人家而且这淮荆还只有这一种槐树。更是骇人。”

彼时浊月也才十三四的年纪对于后面说了什么也没有额外在意,只记得这鼠爷后来面色惊恐的看着浊月身后,煞白的脸色颤抖着嘴唇抖抖嗖嗖的说出了一句“槐无木,是为鬼。”

再就是没过几个月那鼠爷便不见了踪迹,不过这淮荆的跳井事件倒是没有丝毫减少。

这些事情确实说出来传呼其神的不过仔细想来,传言便是传言,你说信便是信,你说不信便是不信实在也是没什么真理可言。

浊月吃着墨伊不知道从哪找到的五香绝味瓜子盘腿这在萧忆新换的床褥上“最近我紫苏姐姐在干嘛啊,怎么好久都不见她了。上次她答应我做的软酪我都惦记许久了。”

萧忆愤愤的看着浊月气不打一出来没好气的回了句“不知道。”

拍了拍手后顺道在床褥上蹭了蹭手“这都七月份了,淮荆怎么还没有热起来呢,风吹来依旧凉飕飕的,实在想不通。”

萧忆也疑惑地走到窗外伸手感受了下吹来的风,打了个寒颤却没有回头的说“也许淮荆就不会热起来吧,毕竟这里..”

仿佛是意识到什么突然闭了嘴,浊月眯了眼睛看着萧忆的背景没有问。最近这段时间萧忆实在是太不正常了,总说话说道一半便停住,不然就是说些她听不懂的话。

浊月也试过追问,可最后往往都追问不出什么反倒是惹了自己一身难受,这种人可真是太过于可恨了。

反正也什么都问不出来不如出去转转,也不管萧忆刚好的腿走路不利索便拉着去了紫苏的桃苑了,一进门便闻到了一股血腥味。没等萧忆反应过来浊月便冲去了血腥味最浓重的地方,楼上天子阁三号。

一脚将门踹开后便发现紫苏手中提了个刚杀的母鸡,头上还有两根鸡毛简直是狼狈不堪。

看到她那上好的桃木门被某个大力少女踹开后七零八碎的样子,浊月和紫苏也是大眼瞪小眼半晌那只鸡终于不再挣扎而是长咯一声归西去了。

浊月终于反应过来一边倒退一边小心翼翼讨好“姐姐,美女姐姐,天仙下凡的姐姐,我就是来看看你,我..”.

没等浊月说完话,紫苏已经伸着满是鸡血的手揪住浊月的耳朵用力拧着,咬牙切齿的说“浊,月,你,信,不,信,我,把,你,一,起,炖,了!”

那声音仿佛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萧忆冲上来时候看着面部表情疼到纠结一起的浊月,再看面目狰狞还插着两个鸡毛的紫苏一时没忍住大笑了出来。

然后,当然是被一起赶了出去,罚他们两个不许吃晚饭。

柴房里萧忆翘着腿躺在木柴上嘴里叼着根稻草慢悠悠的问“凭什么你踹坏了她心爱的桃木门而我也要跟你一起被罚啊。”

浊月四处走了走发现实在是没有能逃走的地方也是认了命走到萧忆身边,用脚踹了踹他示意给浊月挪个地方。萧忆往身边挪了挪正好留下了一个供浊月躺着的地方“谁让你幸灾乐祸,紫苏姐姐那么在乎个人面貌没有挖你双眼都是对你手下留情,你应该谢谢你祖先。”

萧忆疑惑地转头问她“谢我祖先干嘛?”

浊月翻了个白眼对于他这种不理解自己话的意思便是轻蔑“谢你祖先冒青烟留你这眼珠子。”

听完浊月的话萧忆一个呸把嘴里的稻草吐出去大吼了句“我应该把我祖先挖出来换个地方埋!这样我就遇不到你不用被关着这里了。”

看着暴跳如雷的萧忆浊月也不在意,看着天外变成红色的艳阳呦呦开了口“我给你讲鬼故事吧,萧,忆,哥,哥”

萧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